<bdo id="as883"></bdo>

    <div id="as883"><span id="as883"><button id="as883"></button></span></div>
  • <dl id="as883"></dl>
    <address id="as883"></address>
    1. 金庸小說作品全集 > 金庸小說 > 金庸小說修訂版 > 連城訣 >
    連城訣

    《連城訣》修訂版

    本書作者:金庸

    版本:修訂版

    出版時間:1980年

    出版社:三聯出版社

    小說簡介:

    《連城訣》,長篇武俠小說,當代著名作家金庸著。最初于1963年刊載于《明報》和新加坡《南洋商報》合辦的《東南亞周刊》,書名原叫《素心劍》?,F收錄于 《金庸作品集》中?!哆B城訣》描述了農家子弟狄云因為生性質樸,屢被冤枉欺騙,在歷經磨難之后,終于看穿人世險惡,回歸自然的故事。此書語言質樸生動,情節緊湊,故事感人,全書充滿了一股悲憤之氣,讀來令人如鯁在喉?!哆B城訣》寫世態,寫人心,寫至情至愛,動人心魄,遠遠超出了一般武俠小說的表現范疇,甚至亦非“性情”二字所能概括,可說是金庸作品中的奇特之作。本書為修訂版《連城訣》小說。其他版入口:舊版《連城訣》小說、新修版《連城訣》小說。

    徒弒師、父殺女、為奪連城訣,師兄弟反目成仇;奪人妻、害友命、滿個人私欲,大俠們暴露猙獰。悲乎,天良喪盡,大悲無聲,問世間,情為何物,財有何用?來也空空,去也空空。狄云和戚芳是一對熱戀情人。因為師父戚長發和師伯萬震山為爭奪《連城訣》的尖銳矛盾被卷入萬府。萬震山之子萬圭為奪戚芳,陷害狄云入獄,成為狄云的主要復仇對象。丁典和凌霜華熱戀,但丁典身藏《連城訣》被凌霜華之父凌知府囚于獄中,和狄云成了生死之交的朋友。狄云逃出獄后遇血刀老祖和水笙。被卷入雪谷中和“落、花、流、水”四俠的雪下大戰,憤懣之中狄云無意間踢死血刀老祖。狄云和水笙被困在雪巖下山洞中半年,并奮起學會血刀心法,加上神照經內功,技蓋江湖。出了雪山,走上他報恩復仇之路。經歷了太多的磨難,再出江湖的他成熟冷峻,運用各種手段,一個又一個謎被揭開。狄云復仇,將萬震山,萬圭封入夾墻,但戚芳心軟,打開夾墻放了丈夫萬圭,卻被萬圭所殺。狄云痛苦萬分殺死萬震山,萬圭中毒而死。戚長發和言達平等人也在互奪連城訣中相殘而亡。在水笙連串的跟蹤和幫助中,狄云的心被她溫暖。雙雙攜手步入雪谷,去尋找一個干凈的暖情世界。

    看網友對小說連城訣 金庸小說 / 金庸小說修訂版 / 連城訣 的精彩評論

    Cyder:
    我最早讀的金庸小說
    leftdio:
    絕對不看第二遍
    理想主義者之死:
    這是金庸所有小說中看得最揪心 最不忍卒讀的一本書。展示了為奪寶藏極端扭曲的人性 師徒父子夫妻相殘 和人與人之間的極端不信任。主人公更是所有小說中最屌絲的一位 不是啥幫主教主 也不是頂天立地的大英雄 只是一個不斷蒙冤的淳樸鄉下少年 有些愚忠 對壞人又總心慈手軟 終釀成悲劇。還好最后的結尾給了人一絲溫暖。
    盧胡阿娜:
    意料之中的走向,沒勁兒
    大短褲征服宇宙:
    沒有傳說中的差嘛
    niujiazju:
    這是金庸小說里面最壓抑的一本書吧,或許最貼近現實,每個人的人生都會遇到重重劫難,而所謂的名門正派也會在很多時刻做出讓人匪夷所思的卑賤舉動。這本書我讀過好幾遍,給我的啟迪很深。
    味兒都:
    篇幅不長,情節不很復雜。
    李倦容:
    不真實的又倉促的結局,卻仍讓人期望與羨慕,才是最憂愁的事吧。
    :blobcatangry::
    男主簡直慘成渣了
    春三十:
    通篇都是一個慘字
    VALkao:
    我還是喜歡這樣的設定。。。
    格格巫:
    第一次閱讀已經經過25年,連城訣有了公認的高地位,哈哈。對于人性的探索,連城訣進入的深度一點都不淺,偽善、貪圖便利和殘酷競爭本來就是真相,很早以前就感覺連城訣要超過所謂的射雕三部曲,超過很多金庸著作。哈哈
    電動小馬達:
    雖然沒有天龍射雕那么大氣磅礴,但是卻很連貫流暢。狄云很像郭靖,就是看不慣好人受欺負。
    mymike:
    一個老實巴交的小伙,被人嫉妒,被人奪愛,被人陷害,九死一生,機緣巧合習得絕世武功,有冤報冤,有仇報仇,有恩報恩……這是武俠版的基督山伯爵。
    舊居:
    小學六年級的那個午后,一個人坐在爸爸單位的圖書館書庫里,第一次讀完金大俠的小說!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