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as883"></bdo>

    <div id="as883"><span id="as883"><button id="as883"></button></span></div>
  • <dl id="as883"></dl>
    <address id="as883"></address>
    1. 金庸小說作品全集 > 金庸大全 > 門派大全 > 射雕英雄傳 >

    全真教

    門派大全:射雕英雄傳    作者:金庸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白色 選擇字體: 宋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 恢復默認
    全真教
    道教
    Yin and Yang.svg
    入門
    道教教派,開宗于王重陽 。以“三教合一”、“全黃老之真”和“苦己利人”為宗旨,去鬼道而歸老莊,并逐漸包容合并了太一道、真大道和金丹南宗,開啟了道教濃墨重彩的新篇章。開宗者王嚞,道號重陽子,陜西咸陽人。早年曾應武舉為狀元,入仕,后辭官歸隱。正隆四年(1159),在甘河鎮遇仙,為漢鐘離和呂洞賓,得授金丹口訣。遂隱居終南山,修道三年。大定年間出關赴山東傳教。招收馬鈺、譚處端、劉處玄、丘處機、王處一、郝大通、孫不二等七大弟子,世稱全真七子。其中全真龍門派祖師丘處機真人以74歲高齡,自山東昆崳山西游3
    道教
    Yin and Yang.svg
    入門

    全真道也稱全真教,中國道教的重要派別,于金代由王重陽于山東寧海所創。

    元代,張紫陽一系所創立以內丹修煉為主的金丹派(主要是陳上陽)依附全真教,自稱南宗,把王重陽這支則稱為北宗。金丹派其五位祖師,也被稱為南五祖。

    目錄

    • 1 歷史
    • 2 教義
    • 3 全真五祖
    • 4 全真諸賢
      • 4.1 北七真
      • 4.2 南五祖、南七真
    • 5 歷任掌門
    • 6 小說中的全真教
    • 7 參考資料
    • 8 外部鏈結

    歷史

    金朝的武官王重陽醉心于鐘離權、呂洞賓的思想,1160年開始自行結庵修道,1167年在山東寧海開創了全真派。王重陽仙游羽化后,弟子七真等人接任掌門。全真教由于地處金國當時的國境之內,所以在劉處玄、丘處機和王處一掌門時,都承認金國的政權。王處一更曾應金世宗的邀請進宮講授道學。

    另一方面,蒙古可汗成吉思汗西征時,邀請丘處機前往西域與他會面,詢問治國和養生的方法,丘處機以“敬天愛民”、減少殺戮、清心寡欲等為回應。成吉思汗稱丘處機為“神仙”。因丘處機會見成吉思汗,使全真教在元朝得以壯大。

    到了李志常后期,由于元朝忽必烈偏信佛教,全真教受到嚴重打擊,全真教刊行《老子化胡經》,說佛教是老子出西域,化身為佛所創,1257年,全真教道士與佛教僧侶在忽必烈面前辯論,道士敗北,忽必烈下令把《老子化胡經》連同刻版一起焚毀。造成了全真教的一度低落。到元成宗時才重新正常發展。

    元代,金丹派陳上陽依附全真教,自稱南宗,把王重陽這支則稱為北宗。金丹派其五位祖師,也被稱為南五祖。與原來的全真道不同的是,南宗人士多不提倡獨身修道。南宗從陳楠開始即兼行雷法,白玉蟾并撰有多種雷法著作。

    明朝以后,全真南北兩宗多有相互融合。但正一道的復興,使得全真道在明代政治地位一落千丈,但始終代表道教正宗之一。北京西便門外的白云觀,是全真教三大祖庭之一,現在是中國道教協會的所在地。

    教義

    全真教的教義總體來說,繼承了鍾離權、呂洞賓的內丹思想。此外,提倡三教合一,三教平等,認為儒家、釋教、道教的核心都是“道”。其宗教實踐的原則是“苦己利人”、“利人利己”。而且實行出家制度,道士不可婚娶。(歷史上如正一道者,多不出家,還世襲尊位。所謂全真教南宗也不提倡出家。)

    全真教除了繼承了中國傳統道教思想以外,更將符箓、金丹等思想以外的內容重新整理,為今時今日的道教奠下了根基。

    全真五祖

    全真教尊奉北宗五位祖師王玄甫、鐘離權、呂洞賓、劉海蟾、王重陽為全真五祖,為與南五祖區分,故稱“北五祖”或“五陽祖師”。(另見五祖七真)。

    全真諸賢

    北七真

    北七真是中國道教重要派別全真道的開山祖師王重陽的七個弟子:馬鈺、譚處端、劉處玄、丘處機、王處一、郝大通、孫不二。因其對全真道的傳播和發展有著重大的貢獻,因此獲稱真人。

    南五祖、南七真

    張伯端宣稱于1069年在成都遇到廣陽真人劉海蟾,海蟾并授予張伯端“金液還丹訣”,因此修煉得道。張將此訣傳給石泰,石泰又傳給薛式、薛式傳陳楠、陳楠傳白玉蟾。

    “南五祖”再加上張伯端的弟子劉永年和白玉蟾的弟子彭鶴林,則被奉為“南七真”。

    歷任掌門

    • 第一任:王重陽 (1167-1170年主教)
    • 第二任:馬丹陽 (1170-1183年主教)
    • 第三任:譚處端 (1183-1185年主教)
    • 第四任:劉處玄 (1189-1203年主教)
    • 第五任:丘處機 (1209-1227年任掌教)
    • 第六任:尹志平 (1227-1238年任掌教)
    • 第七任:李志常 (1238-1256年任掌教)
    • 第八任:張志敬 (1256-1271年任掌教)
    • 第九任:王志坦 (1271-1272年任掌教)
    • 第十任:祁志誠 (1272-1285年任掌教)
    • 第十一任:張志仙 (1285-1308?年任掌教)
    • 第十二任:苗道一 (1308-1311年任掌教)
    • 第十三任:常志清 (1312-1313年任掌教)
    • 第十四任:孫德彧 (1313-1320年任掌教)
    • 第十五任:蘭道元 (1321-1323年任掌教)
    • 第十六任:孫履道 (1323-1328年任掌教)
    • 第十七任:苗道一 (1328-1335年任掌教)
    • 第十八任:完顏德明 (1335-1362?年任掌教)

    小說中的全真教

    在金庸的《射雕英雄傳》和《神雕俠侶》里,全真教被喻為“天下武學正宗”,是當世數一數二的大門派。不只全真教的創始人王重陽是抗金英雄,他的弟子也親宋抗元,但歷史中的全真教卻依附女真和蒙古的政權。

    參考資料

    • 陳垣:《南宋初河北新道教考》(北京:中華書局,1962)。
    • 蜂屋邦夫著,欽偉剛譯:《金代道教研究:王重陽與馬丹陽》(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7)。
    • 景安寧:《道教全真派宮觀、造像與祖師》(北京:中華書局,2012)。
    • 金庸,《射雕英雄傳》附錄。
    • 胡孚琛 著,湯一介 審定,(1991),《神州文化集成叢書:道教與仙學》,中國?新華出版社
    • 日語版:神坂風次郎 訳,(1998)“道教と仙學” 第2章第6節:宋?遼?金?元の時代における道教の盛況と改新

    外部鏈結

    • 李豐楙:〈仙游:全真道的求道、訪道與體道〉。
    • 王錦萍:〈宗教組織與水利系統:蒙元時期山西水利社會中的僧道團體探析〉。
    • 鄭素春:〈金元全真道中原地區以外的傳教活動〉。
    • 黎志添:〈近代廣東羅浮山全真教道觀考〉。
    • 道教學術資訊站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1概述

    全真道也稱全真教和全真派,是道教重要的宗派,該宗開宗于重陽全真開化輔極帝君——王重陽。以全老莊之真為宗旨,從更高的地方向老莊回歸,并逐漸包容合并了太一道、真大道和金丹南宗,雖提倡“三教合一”但從未敢離道,開啟了道教濃墨重彩的新篇章。?

    元朝前期,全真龍門派祖師丘處機真人以74歲的高齡,自山東昆崳山西游35000里,在中亞機遇“一代天驕”成吉思汗,成就了“一言止殺”的歷史性創舉與漢蒙佳話,獲得成吉思汗崇奉而呼之為“神仙”,拜之為國師,掌管天下道教乃至所有宗教事務,為全真道乃至整個道教的大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經過尹志平、李志長相繼掌教,全真道進入鼎盛期,道門興旺,宮觀遍地。?

    元朝統一全國后,全真道南下傳教并與金丹南宗交流丹道。兩派有著共同的內丹理論淵源,南宗祖師陳致虛提出的“五祖七真”傳承系統得到共識。元惠宗時全真道和金丹南宗正式合并為一,真大道也融入全真道。元代,將并入全真教的張伯端一系所創立以內丹修煉為主的金丹派(主要是陳致虛)稱南宗,將王重陽所傳則稱為北宗。當宋元時期全真道在北方發展時,南宋地區亦有專主內丹修煉的道派,稱作金丹派南宗。該派以張伯端為創始人 ,其特點是修煉時主張先修命,后修性。元朝統一江南后,南宗與全真道(北宗)合并,共尊東華帝君、鐘離權、呂洞賓、劉海蟾、王重陽為五祖,傳北七真(即全真七子:馬鈺、譚處端、劉處玄、丘處機、王處一、郝大通、孫不二)、南七真(張伯端、劉永年、石泰、薛道光、陳楠、白玉蟾、彭耜)。南北宗合并后仍稱全真道,為后世道教的主要宗派。后來全真道內部又衍化出眾多支派,如南宗有清修派和雙修派,北宗全真七子亦各傳一派,其中邱處機所傳全真龍門派最為昌盛。?

    王重陽羽化登真后,由弟子馬鈺、譚處端、劉處玄、丘處機等陸續接任掌教。王處一曾應金世宗的邀請進宮講授道學。邱處機于1219年遠去西域行宮會見成吉思汗,大得推崇。贈給金虎牌、璽書,請他主持天下道教以及所有出家人的教務。邱真人回燕京后駐長春宮(今北京白云觀)開壇說戒,弟子四處立觀度人,弘道傳教,使全真道組織發展到極盛 。當時全真道宮觀遍布北方各省區,“雖十室之邑,必有一席之奉”。此鼎盛局面,自丘處機起,歷經尹志平、李志常兩任掌教,大約三十年。元世祖至元十三年(1276)平定江南,全國統一。此后,原同源異流而分傳于金與南宋的全真道和道教南宗,逐漸認同、融合,至元代中后期,二宗合并的條件漸趨成熟。在南宗大師陳致虛等人的推動下,二宗經過對祖師宗祀的研究,南宗最終并入全真道。合并后的全真道遂成為更大的道派,蓋過江南正一道而統領天下道教。明代皇室對佛、道采取抑制、約束政策,對全真道支持較少,在此情勢下,統一的全真道漸次分解成諸多支派。主要的有“七真派”,即宗祖馬鈺的遇仙派,宗祖譚處端的南無派,宗祖劉處玄的隨山派,宗祖丘處機的龍門派,宗祖王處一的崳山派,宗祖郝大通的華山派,宗祖孫不二的清靜派等。另外,又有一些全真道士分別組成“五祖派”,即宗祖王玄甫的少陽派,宗祖鐘離權的正陽派,宗祖呂洞賓的純陽派,宗祖劉海蟾的劉祖派,宗祖王重陽的重陽派以及張三豐開創的武當派等。其中的全真武當派則得到了明朝以永樂皇帝為代表的大加推崇。它們的形成時間,最早在明代中后期,多數在明后。?

    全真道至元代前期,以成吉思汗之召見、崇奉丘處機為契機,在丘處機及其弟子們的推動下,全真道發展至鼎盛。

    明末清初的著名道士全真龍門派方丈大律師王常月祖師,提出了“戒行精嚴”的修道思想,整頓教門,開創“龍門中興”,促進全真道一度復興。全真道在闡發內丹學方面成績斐然,有閔一得、劉一明、李西月、柳華陽等學者。在明清道教衰落時期,只有全真龍門派因王常月的闡揚,一度“中興”,而其他道教派別,例如正一派,則大都衰落不振。?

    全真教始終代表著道教正宗。北京西便門外的白云觀,就是全真教三大祖庭之一,當今中國道教協會的所在地。?

    注另外兩個全真教祖庭:山西永濟的「永樂宮」(呂祖);陜西戶縣的「重陽宮」(王重陽祖師)

    2教義

    全真教的教義總體來說,在煉養上祖述黃老,繼承了還黃帝、老子、尹喜、文子、列子、莊子、屈原、魏伯陽、鐘離權、呂洞賓的思想。此外,提倡三教合一,三教平等,認為儒、道、釋的核心都是“道”。其宗教實踐的原則是“苦己利人”。而且實行出家制度,道士不鼓勵婚娶。

    全真教除了繼承了中國傳統道家思想以外,更將符箓、丹藥、齋醮科儀等思想文化內容重新整理,為今時今日的道教奠下了堅實的根基。

    該教教義受時代思潮影響,力主三教合一,以《道德經》、《般若心經》、《孝經》作為宣傳口號。修行智慧則以祖經《道德經》、《四子真經》、《文始真經》、《陰符經》、《清凈經》為主;修行方術以華夏內丹為主,兼修外丹符箓,主張性命雙修,先修性,后修命。認為修真養性是道士修煉唯一正道 ,除情去欲,明性見道,使心地清靜,才能返樸歸真,證道成仙。規定道士須出家住觀,嚴守戒律,苦己利人。對犯戒道士有嚴厲懲罰,從跪香、逐出直至處死。金元之際邱處機嗣教時,全真道得到大發展。

    3特點

    三教合一

    三教合一思想比較突出。如王喆在山東所創之五會皆以“三教”二字冠首;規定以三教之經書《道德經》、《孝經》、《般若心經》為合一的標志。他和七弟子的詩文中,三教合一言論更是俯拾皆是。如“儒門釋戶道相通,三教從來一祖風”,“天下無二道,圣人不兩心”,“教雖分三,道則唯一”等等。尤以融合本土老莊化的禪宗理論最為突出。馬鈺《神光燦》:“禪為宗,道為祖”;以南宗來說,白玉蟾不僅對道學或理學集大成者朱熹傾拜得五體投地,塑朱熹遺像,并給予以極高的評價:

    皇極墜地,公歸于天,武夷松竹,落日嗚蟬。 ——《誨瓊玉蟾先生文集》卷六議朱文公贊》

    而且,他的《無極圖說》,就是仿周敦頤的《太極圖說》而撰寫的,他的著作中不僅吸收了很多程顥、陸九淵理學的思想和語匯,如“萬法從心生,心心即是法"(《海瓊白真人語錄》卷四),“至道在心,即心是道,六根內外,一般風光”(同上,卷三((東樓小參》);而且,同樣吸收了大量理學家的思想資料和語匯,如“知止"、“道心”、“氣"、“精氣”等等。但不論道教的北宗和南宗,不管受理學的影響,還是受到禪宗的影響,都是在大道理論之下進行的融合。皆以道家之道為主,不越雷池半步,故被后世尊為道家之正宗。而不是世人所誤解的那樣。

    修煉理論

    在成仙信仰和修煉理論上,指出舊道肉身不死、即身成仙的追求不實,追求“陽神”、“真性”不滅。揭示了人之肉體是要死的,只有人的精神才能不死的真理?!督痍P玉鎖訣》:“唯一靈是真,肉身四大是假,”《立教十五論》:“欲永不死而離凡世者,大愚不達道理也?!眲⑻幮吨琳嬲Z錄》:“萬形至其百年則身死,其性不死也?!庩栔鈩t其神不死也?!币虼嗽趦鹊ば逕捓碚撋?,主張性命雙修。以澄心遣欲為真功,以明心見性為基礎。而不是某些佛教徒所說的全真修煉僅止步于明心見性,追著禪宗身后跑,這是不正確的,在全真明心見性只是入門,最終目的是為了識道。全真識道的境界要比明心見性之后的最高層次高或平等。

    修煉方法

    在修煉方法上,主內丹修煉,兼修符箓,形成獨具特色的內丹理論。在教制教規上,要求道士出家住道觀,不鼓勵蓄妻室。為了規范道士言行,制定系統的清規戒律,督促道眾嚴格遵守。而如單看經文表面則與釋教詞匯相同,然深究其意則有很大的區別,譬如心非是釋教之心,而指天道的別名天心。?再譬如空,也非釋教緣起性空之空,而多當無講或不究竟之無,全真之無不是沒有了,而是無不無,無有相依,才有了生生不息的宇宙。讀者不可混淆錯誤宣傳,而辜負圣賢保存華夏文化與繼往圣絕學的良苦用心。

    4歷史

    法脈源流

    全真道北宗為太上老君傳于瑤池金母,金母傳白云上真,上真傳東華帝君王玄甫,王玄甫傳正陽帝君鐘離權,鐘離權授純陽帝君呂洞賓和明悟帝君劉海蟾,呂洞賓授輔極帝君王重陽,重陽授北七真。全真道統自老子始,東華帝君王玄甫為全真道的始祖。北五祖即是王玄甫已降的五位祖師,即東華帝君王玄甫、鐘離權、呂洞賓、劉海蟾、王重陽。后經元世祖、武宗的詔封,王玄甫、鐘離權、呂洞賓、劉海蟾、王重陽等遂被全真道北宗奉為“五祖”。全真道因有南宗北宗之分,王重陽等屬北宗,故名北五祖。

    全真道南宗的道統譜系具南宋白玉蟾《題張紫陽薛紫賢真人像》載:“昔李亞以金汞刀圭火符之訣傳之鐘離權,權以是傳呂巖叟,巖叟傳劉海蟾,劉傳之張伯端?!卑子耋溉齻鞯茏余囧W在《道德真經三解》中,載其師蕭廷芝所列“大道正統”,從浮黎元始天尊遞傳至華陽真人李亞,再遞傳正陽真人鐘離權、純陽真人呂巖、海蟾真人劉玄英,劉玄英分別傳重陽真人王嚞、紫陽真人張伯端。?

    道教自北宋之末,有南宗丹道的崛起,道、禪合一的途徑,已極其明朗。到南宋時期,在北方的民族,長期受困于遼、夏、金、元的動蕩局面,國家民族感情,與傳統文化精神交相激發,便有王重陽、丘長春師徒的全真道的建立,一變歷來神仙方士、符箓法術的道術,提倡敦品勵行,修心養性的漸修教化,成為黃河南北聲勢顯赫的新興道派,威名遠布。他們與成吉思汗,及元朝開國之初的政策,并元代以后的道教,都有極大的關系。明、清以后的道教,即以全真道為其中堅骨干,是為開北宗龍門派的翹楚。全真道的學理與方法富有儒家與宋代新興理學家的精神。他們生當衰亂之世,華夏丘墟,以民間講學道的姿態,盡力保持國家民族文化的元氣與精神,可謂用心良苦,功德無量。?

    綜述

    呂洞賓的傳人——王重陽,開創了內丹北宗并以道派教團形式弘揚丹道學,從而在道文化發展史上第一次正式地將丹派與道派合二為一、相得益彰,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王重陽推廣修持自身陰陽的清凈丹法,以廣度有緣,體現出普度眾生的大乘豪氣。王重陽創立全真道,革故鼎新,以卓然不俗而又至真至純的“全真家風”,上承黃老列莊思想,下繼中唐以來日漸興盛的鐘呂及陳摶、張伯端的內丹學,在符箓道教極其凋弊的條件下,發展出新的道教理論,以三教合一為宗,以性命雙修、功行并重為修煉門徑,繼承道家心性理論,以及汲取本土化禪宗的心性理論對傳統道教從教義、戒律,到宮觀組織都進行全面革新,可以說是開中國道文化千百年來未有之局面,從而促成了中國道教的新生。?

    同中唐以降先后出現的呂洞賓、陳摶、劉海蟾、張伯端等內丹大師相比,盡管他們的內丹理論著作影響深遠,但始終未能形成內丹派教團組織,只限于個別丹家遞相密授。而王重陽則不同,他不僅有絕大的思想創造力,而且顯示了超凡的傳道智慧和組織才能,并吸收馬丹陽、邱處機等七人為徒,終于使教門大盛。所以,全真道盡管比東漢時張道陵創立的天師道要晚出1000余年,卻發展迅速,成為中國道教史上蓋過天師道的最大教派。此后道教的發展,全真道成為道教的主流,而由丘處機開創的龍門派又成為全真道的主流,直到近現代,全真道保持了八百多年連綿不斷的發展。
      而王重陽引儒入道,力倡“三教合一”,不僅提升了道學對中華傳統文化的統攝與融合功用,更于衰危亂世中保存了中華道學文化之命脈。金元時期,北方漢族遺民連生存尚且無法保證,更談不到漢民族文化的保存和延續,王重陽汲取儒釋道三教精華,提煉升華為全真教義,傳播給弟子道眾,繼而散播到全國各地,自此以后,全真道不滅、內丹學不失傳、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則無滅絕之虞。

    同時,王重陽發起帶動的內丹修行風潮,是一種在異族統治下,保護民族文化、救亡圖存的愛國運動,也是道教的宗教改革運動,更是一種“內在靈性的覺醒”運動。在當今人類生命深為物質文明所迷惑的時代中,王重陽全真道的“返本還原,求其本真”的內丹修行,仍有重大的啟示作用。?

    發祥

    北宋徽宗政和二年(1112),在陜西的終南山下劉蔣村中,便出了一位為后世道教全真道的祖師王重陽。他原名中孚,字允卿。后來修道,改單名為嚞,字知名,道號曰重陽。他自幼便慷慨好義,文武雙絕。而且在二十歲左右,便中過進士,很有文名。本傳稱:“當南宋建炎四年,金太宗天會八年,封劉豫為王,國號齊,改元為阜昌初年。撫治河外,不及于秦,歲屢餓,人至相食。時咸陽醴泉,惟師家富魁兩邑,其大父乃出余以周之,遠而不及者,咸來劫取,鄰里三百戶,余亦因侵之,家財為之一空。有司率兵捕獲,將置之法。師曰:鄉人餓荒,拾路所得,吾不忍置之死地。有司賢之,遂釋不問,人服其德。金海陵煬王正隆四年,師忽自嘆曰:孔子四十而不惑。孟子四十而不動心。予猶碌碌如此,不亦愚乎?”不久,便遇呂純陽化身的點化,就修道了。?

    金世宗大定元年(1161),王重陽在終南山鑿活死人墓,坐于墓中。幾年后得道開悟,填活死人墓,遷劉蔣村結茅,與玉蟾和公、靈陽李公三人同居修煉。此時王重陽想起了醴泉縣再遇真仙呂祖時“速去東海,投譚捉馬”的啟示,乃于大定七年(1167)四月二十六日自焚劉蔣村茅庵,經北邙山上清宮,于閏七月十八日抵山東寧海州,開始了“投譚捉馬”的傳道生涯。

    大定七年(1167)九月,邱處機自昆崳山來謁于全真庵,請為弟子。王重陽為之訓名處機,字通密,號長春子。同年冬,譚處端環內出家。訓名處端,字通正,號長真子。

    大定八年(1168)二月初八,馬鈺出家,訓名鈺,字玄寶,號丹陽子。是日,玉陽真人王處一自文登牛仙山來,愿為弟子,訓名處一。二月底,王重陽挈丹陽、長真、長春、玉陽入昆崳山石門口,開煙霞洞居之。三月,廣寧真人郝大通來昆箭山出家,訓名大通,號恬然子。八月,王重陽掣五真人,自煙霞洞遷居文登縣姜實庵,立三教“七寶會”。

    大定九年(1169)四月,王重陽引丹陽、長真、長春、廣寧遷居寧海州金蓮堂,途中至龍泉時,為查山玉陽公飛傘傳號。重午日,馬鈺妻孫不二詣金蓮堂出家,訓名不二,號清凈散人。八月,王重陽在寧海立三教“金蓮會”。九月,王重陽到登州福山縣立三教“三光會”,于蓬萊立三教“玉華會”。領丹陽、長真、長春西至萊州,化長生真人劉處玄出家,訓名處玄,字通妙,號長生子。十月,于掖縣立三教“平等會”。金帝征召和奉詔大醮不論對王玉陽個人還是全真教都是一個重要的歷史事件。對王玉陽,“洞居九年”,受到皇家賞識,才華得以施展,理想得以實現,其個人威信和影響都達到頂峰,使這一時期成為王玉陽人生的黃金時代。同時,金帝征召問道說明全真教已引起最高統治者的注意,全真教的發展走上第一個臺階,成為未來發展的重要轉機。

    從開創全真道的祖師王重陽的事跡看來,如果推開神仙的道業而不談,另從國家民族興亡的角度,來看衰亂時代中仁人志士的用心,便會使人發生無限的感慨。假使用歷史的觀點來追論,如中國的老子、孔子、孟子、莊子、列子,印度的釋迦牟尼佛、龍樹菩薩、馬鳴菩薩,希臘的蘇格拉底(socrates)、亞里士多德(Aristotle)、柏拉圖(Plato),猶太的耶穌(Jestls),阿拉伯的穆罕默德(Muhammed),有的在哲學上名垂萬古,有的在宗教上與天地同休,他們建立了不世的功業。但是,這些偉大的超人們,生當其時,沒有哪一個不是遭逢時世的衰亂,由于政治、社會衰敗的反應,而另覓人生究竟的道路而來的。至于借此而寄情物外,將一片悲天憫人的血淚,灑向虛空的,其心尤可令人肅然起敬。?

    少年的王重陽,

    是一個有豐富學問的人,而且任俠重義,豪氣凌云。他生當衰亂之世,自己眼見要遭遇到亡國滅種的痛苦,況且正當“南渡君臣輕社稷”的時代。時勢環境迫得他無力挽回絕對的頹勢,便只有創教立宗,以保持文化精神在宗教社會之間了。所以他便不得不自己活埋,號為“活死人”和“瘋子”。至于說他所遇的師父,是呂純陽的化身,命他向東去創教,又吩咐他密語,他臨死又吩咐馬丹陽密語。如果除開囑咐修道的密訣外,誰能證明七百年前,他們師徒所說的是什么?究竟是為道或為國?自然都是疑案了??傊?,沒有哪一個宗教的教主,和以學術思想自任的大宗師們,他們是絕無用世之心的人。只是不像英雄們有治世取天下之心,而卻都有救世平天下之志。不過所走的路線,和所取的目的和方法,各有不同而已。例如宋人有反游仙詩說呂純陽的:“覓官千里赴神京,得遇鐘離蓋便傾。未必無心唐社稷,金丹一粒誤先生?!彪m然是別有寓意的幽默話,但是也確有至理,發人深省。?

    當成吉思汗崛起蒙古,以素無文化基礎的民族,除了依賴武力征伐以外,根本不懂文化和政治的建設,如非丘長春師徒教化其間,他禍害之烈,恐怕又不止如元朝八十余年的情況了。這筆寫到全真道的事跡,又不勝有觀今鑒古之嘆!元代的道士趙道一編著《王重陽傳》后的系語,也同有此感。他說:

    “皇不足則帝,帝不足則王,王不足則霸,霸又不足,則道之不幸也。至哉全真!杰生中土,轉澆漓以宗太樸,化頑獷以慕無為。一師倡之,七真和之。猗歟盛哉!時當今之有國也。力不侔于五胡,德弗逮于拓跋,綿綿之運,信罔有矣!然天啟玄元之教,俾福被于群生。斯道無喪,以至今日,全真之功也?!?/p>

    這一段的評語里,便說到元朝“力不侔于五胡,德弗逮于拓跋?!辈坏劜簧贤醯?,即如退而求其次的霸道,也夠不上。元朝的統一中國,只能說是武力上的幸運。他言下對于重陽真人師徒的推崇備至,也就是對于宋朝一代的人物,有不勝遺憾之嘆!?

    興起

    金大定、明昌年間,金世宗和金章宗先后詔見王玉陽、邱處機、劉處玄等全真大師,征詢安邦之策和養生之道后,教旨由“無為”轉為“無為、有為相半”。劉處玄于金大定二十六年(1186)、邱處機于金泰和四年(1204)相繼掌教,逐漸重視創立宮觀和收徒活動,全真道的主要活動基地轉移到昆崳山為中心的膠東半島。1219年,善于審時度勢選擇向背的丘處機率十八高徒西赴雪山,教化成吉思汗,獲得崇奉,得贈金虎牌,“掌管天下出家人”,成為全真教發展史上又一重要轉折點。

    丘處機,字通密,號長春子。這都是他師父王重陽真人為他取的名字。他是山東登州棲霞縣的人,當金熙宗大定七年間,他方十九歲,居昆崳山修道,而遇王重陽,便依之稱弟子。重陽當時贈以詩曰:

    “細密金麟戲碧流,能尋香餌食吞鉤。被予緩緩收綸線,拽入蓬萊永自由?!?/p>

    對于他的器重,由此可見。他追隨依止于重陽,不過四年,重陽便即羽化飛升。臨行吩咐他聽學于馬丹陽,他便隨馬丹陽、譚長生、劉長生等四人,護重陽靈柩,歸于終南山下,并且隨丹陽等廬墓三年,極盡師弟之禮。后來他便獨居于磻溪六年、龍門七載,專志修道,備嘗難苦。后世道教的龍門派,俗稱北派的,就宗于他修道于龍門而定名。他在這幾年中,對于修道的心得,隨時作成詩歌,因此流開去,聲譽便逐漸隆盛起來。因金朝的京兆統軍夾谷公禮請,遂還歸終南,弘揚全真道。金世宗二十八年,召請人見。世宗向他求道,他便先說延生保命之要,次及持盈守成之難。又說:

    “富貴驕淫,人情所常。當兢兢業業,以自防爾。誠能久而行之,去仙道不遠。譎詭幻怪,非所聞也?!?/p>

    金世宗對于他,非常重視。先安置他在萬寧宮之西,一年之中,屢次召見。他急急請求還山,到了是年八月,才放他還終南山。賜錢十萬,他都辭而不受。二十九年,世宗死后,他便于章宗明昌元年(公元1190年)回到故鄉棲霞,大修道觀,安置徒眾。當南宋寧宗嘉定十二年,金宣宗興定三年(公元1219年)的時期,他住在萊州的昊天觀。那時山東大部分的地方,都被南宋收復。寧宗久聞他的道望,便遣使召請南行,而且命令大帥彭義斌派兵保衛起行,他都辭謝不去。地方官怪而問他的原因,他便說:“吾之出處,非若輩所可知。他日恐不能留耳?!钡搅四悄甑奈逶?,成吉思汗在西征的途中,從奈蠻國遣近臣札八兒、劉仲祿,遠涉間關險阻,到山東來請他西去。本所載成吉思汗寫給他的制詔說:

    “七載之中成大業,六合之內為一統。是以南連蠻宋,北接回紇。東夏、西戎,悉稱臣佐。任大守重,懼有闕政。且夫刳舟剡楫,將以濟江河也。聘賢選佐,將以安天下也。朕踐祚以來,勤心庶政。三九之位,未見其人。伏聞先生體真履規,博物洽聞,探賾究理,道沖德著,有古君子之遺風,抱真上人之雅操。今知猶隱山東舊境,朕心仰懷無已。山川懸闊,有失躬迎之禮,朕但避位側身,齋戒沐浴,選差近臣,備輕車,不遠數千里,謹邀先生,暫屈仙步,不以沙漠遠行為念?;驊n民當世之務,或恤朕保身之術。朕得親仙座,惟先生將咳嗽之余,但授一言斯可矣?!?

    這一篇制詔,將成吉思汗的渴望之誠,和卑辭厚禮,卻躍然紙上。按明陶宗儀著《輟耕錄》原文,還較為詳細,但大體不外這些懇切的情辭。而且劉仲祿奉命為請師的專使,其初一路行來,還不知道丘長春在山東那里,本來想帶兵五千,專來迎請。后來經過金朝西北駐軍和邊臣的勸告說:正當兩國議和,恐怕金人驚擾。才只帶蒙古親兵二十人,一路探訪,來到登州。丘長春卻一反常態,立即接受了成吉思汗的邀請。選弟子中可以從行的,共計十八人,便于(公元1220年)二月北行到了燕京行省(北京)。他所經過的地方,大家爭求他的文筆詩頌,只要有此一紙,就可免了元兵的殺戮。后來元朝用兵中國,人們都求丘長春全真道的庇護,猶如清末時期,國人求庇于外國教士一樣,真是歷史上一件異事。?

    丘長春到了燕京的時候,成吉思汗的西征行程,已經更加遼遠。據《輟耕錄》等的記載,他便進表陳情,奏請不去。如原表云:

    “登州棲霞縣志道丘處機,近奉宣旨,遠召不才。海上居民,心皆恍惚。處機自念謀生太拙,學道無成。辛苦萬端,老而不死。名雖播于諸國,道不加于諸眾人,內顧自傷,衷情誰測,前者南京及宋國,屢召不從,今者龍庭,一呼即至。何也?伏聞皇帝,天賜勇智,今古絕倫,道協威靈,華夷率服。是故便欲投山竄海,不忍相違。且當冒雪銜霜,圖其一見,蓋聞車駕只在桓撫之北,及到燕京,聽得車駕遙遠,不知其幾千里。風塵澒洞。天氣蒼黃,老弱不堪,切恐中途不能到得,假之皇帝所,則軍國之事,非己所能。道德之心,令人戒欲,悉為難事。遂與宣差劉仲祿商議,不若且在燕京德興府等處,盤桓住坐,先令人前去奏知。其奈劉仲祿不從,故不免自納奏帖。念處機肯來歸命,遠冒風霜,伏望皇帝早下寬大之詔,詳其可否。兼同時四人出家,三人得道,惟處機虛得其命。顏色憔悴,形容枯槁。伏望圣裁。龍飛年三月日奏?!?/p>

    到了十月間,成吉思汗在鄰近印度的邊境,遣使奉詔回邀西去,如原詔云:

    “成吉思皇帝敕真人丘師省,所奏應召而來者,具悉。惟師道逾三子,德重多方。命臣奉厥元纁,馳傳訪諸滄海。時與愿適,天不人違。兩朝屢召而弗行,單使一邀而肯起。謂朕天啟,所以身歸。不辭暴露于風霜,自愿跋涉于沙磧。書章來上,喜慰何言。軍國之事,非朕所期。道德之心,誠云可尚。朕以彼酋不遜,我伐用張,軍旅試臨,邊陲底定。來從去背,實力率之固然。久逸暫勞,冀心服而后已。于是載陽威德,略駐車徒。重念云軒既發于蓬萊,鶴馭可游于天竺。達摩東邁,緣印法以傳心。老氏西行,或化胡而成道。顧川途之雖闊,瞻幾杖以非遙。爰答來章,可明朕意。秋暑,師比平安好。旨不多及?!?

    他由此便不辭險阻,遠涉沙漠,追隨成吉思汗的西征路線,歷時四年,經數十國,行萬有余里,《元史》稱其:“蹀血戰場,避寇絕城,絕糧沙漠?!庇诠?222年,到達邪迷思干城。再過鐵門關。才在雪山之陽,與成吉思汗見面。居住一年以后,他自北印度的邊境返國,成吉思汗派騎兵數千,護送他回燕京。改天長觀為長春宮。又敕修白云觀,合而為一。并以萬歲山、太液池贈之,改名為萬安宮。?

    女真為主體的金廷人主中原后,北方先后出現了太一教(1138年,河南衛輝人蕭抱珍)、大德教(1142年,河北滄州人劉德仁)、全真道三足鼎立的局面,由于王重陽創建了完善的教義、教制,王玉陽、邱處機、劉處玄等教首被金帝請教為第一步飛躍,邱處機教化蒙古成吉思汗為第二步飛躍,使全真道在北方道教諸派中脫穎而出,取得了“自由建造宮觀,廣收徒眾”的優勢地位。至元六年(1269),忽必烈詔尊全真道所奉東華帝君、鐘離漢、呂洞賓、劉海蟾、王重陽五祖為“真君”(王重陽為“全真開化真君”),后人稱“北五祖”;又尊王重陽七大弟子為“真人”,世稱“七真”。

    至大三年(1310),元武宗加尊全真五祖為“帝君”(王重陽為“全真開化輔極帝君”),七真為“真君”;邱處機弟子尹志平等十八人為“真人”。教門之盛可謂空前絕后,“千年以來道門開辟,未有今日之盛!”其貴盛堪稱道教諸派之冠。?

    鼎盛

    金元之交數百年間,是全真道的鼎盛時期。鼎盛局面的居功至偉者為邱處機,轉變的契機則是成吉思汗與他的會面。在金世宗、章宗兩朝(1161~1208),經過劉處玄、邱處機的努力,全真道已深得民心,金貞皊二年(1214),邱處機又應山東駙馬都尉之請,出而招安楊安兒的起義軍。于是邱處機及其全真道,成為蒙古、金、南宋三方交相爭取的對象,在金貞皊、興定(1213~1221)年間,三方先后派遣使臣征召邱處機。邱處機高瞻遠矚,乃作出:卻金使,謝宋聘,獨赴正在西征西域的成吉思汗之召的重大決定。他不辭年屆74歲的高齡,甘冒風沙大雪之苦,于1219年率十八隨行弟子登上征途,經歷兩年多的三萬五千里跋涉,終于在1222年到達西域大雪山(今阿富汗境內都庫什山)成吉思汗的軍營。成吉思汗對邱處機的到來慰勉有加,親自三次求見并作長談。邱處機對其所問以“敬天愛民”、“懷柔止殺”為治之方及長生久視之道,皆作了仔細的回答。深得成吉思汗的禮敬,尊稱其為“邱神仙”。當他于1223年請準東歸時,請他“掌管天下的出家人”,并敕免全真門下道士的差役賦稅。

    1224年邱處機返抵燕京,被請住大天長觀(后改名長春宮),成為道教的風云人物,所居長春宮從此成為全真道活動的中心?!坝墒?b>玄風大振,四方翕然,道俗景仰,學徒云集”。邱處機便不辭年老的著手全真道的大發展工作。實際上,他早在西覲東歸途中,即大約在1223年五六月之某日,夜宿蓋里泊(撫州之豐利縣境內)時,就語其隨行弟子曰:“今大兵之后,人民涂炭,居無室,行無食者,皆是也。立觀度人,時不可失。此修行之先務,人人當銘諸心?!?故在此后,全真弟子們大建宮觀,廣收門徒的活動,就以空前的規模開展起來了。從邱處機住長春宮起,一直持續到尹志平、李志常掌教期間。在這三十余年里,到底建了多少宮觀,收了多少門徒,現已難于詳考。僅就《順天府志》所引《析津志》和《元一統志》所記之宮觀作粗略統計,燕京及其附近地區即有宮觀百余所,其中絕大部分為全真道宮觀,又皆屬邱處機至李志常掌教期間所建。其次,在河北、河南地區,李志柔及其弟子根據邱處機“立觀度人”的意旨,先后在河北的大名、磁州等地“起建大小庵觀殆三百區,化度道流稱是”。劉志源也在大名路“建宮立觀,亦二百余所”,“度門弟子三千余人”。趙志源也在河北“大名、磁、相之間,度學者凡數百人,立庵觀十有余所”。李志遠則在河南衛州胙城等地建立庵觀。又其次,在山東、山西地區,張志淵在山東“主東平鄆城白云觀,度弟子千余人,庵觀稱是”。潘德沖則在山西芮城縣建了全真道三大祖庭之一的純陽萬壽宮,俗稱永樂宮。宋德方借在山西平陽編《道藏》的機會,“猶假余力,即萊州神山開九陽洞及建立宮觀,自燕至,凡四十余區”。薛知微也“度門弟子數百人”,“立觀度人于河東云、應”之間。再次,在陜西、甘肅地區,于善慶(后改名志道)根據邱處機的安排,長期活動于陜西隴縣、鳳翔一帶,“詣門求度為道士者數百人,俱立觀院于鳳翔、汧、隴之間”。綦志遠在李志常掌教期間,提點陜西教事,曾“度門弟子數百人,建立宮觀二十余所”。馮志亨在尹志平嗣教后之庚子年(1240),隨志平去陜西改葬王嚞的路途中,“自燕至秦三千余里,凡經過道家宮觀,廢者興之,缺者完之,至百余所”。

    在邱處機的‘立觀度人‘的號召下,大約經過三十余年的經營,全真道的宮觀、弟子遍布于河北、河南、山東、山西、陜西、甘肅、四川、貴州等廣大地區?!肚逄搶m重顯子返真碑銘》載:“東盡海,南薄漢淮,西北歷廣漠,雖十廬之聚,必有香火一席之奉?!薄缎尬淝逭嬗^記》載:“自邱往赴龍廷之召,……自是而后,黃冠之人,十分天下之二。聲焰隆盛,鼓動海岳?!?1228年恭送邱處機,和1241年公祭王嚞,可說是對全真道力量的一次大檢閱。據載,安送邱處機時,“四方來會之道俗逾萬人,至有司衛之以甲兵”。公祭王嚞時,“時陜右雖甫定,猶為邊鄙重地,經理及會葬者,四方道俗云集,常數萬人”。不僅如此,據《尹宗師碑銘》記載,當尹志平于1236年,去陜西營建祖庭時,“時陜右甫定,遺民猶有保柵未下者,聞師至,相先歸附,師為撫慰,皆按堵如故”。不久,在去云中化度道士的返回途中,“道經太行山,群盜羅拜受教,悉為良民。出井陘,歷趙魏齊魯,請命者皆謝遣。原野道路設香花,望塵迎拜者,日千萬計,貢物山集?!边@些描寫反映了全真道及其首領在群眾中影響很大的歷史事實。?

    翻開歷史的記載,自秦皇、漢武,海上求仙以來,并唐、宋的帝王,誤于神仙方術者,屢見不鮮。丘長春以全真道的大師,成吉思汗呼為神仙而不名,而且經過如此艱難的請去,他應當傳些長生不老,修成神仙的法術了。事實上,并不如此。他教給成吉思汗的,卻都是中國正統學術,儒、道兩家忠孝仁義的話。尤其諄諄勸其戒殺而治天下。這比三國時期于吉、左慈等方士之流,想以方技動人的,就不知高明到多少倍了?!对贰め尷蟼鳌份d:“太祖時方西征,日事攻戰。處機每言,欲一天下者,必在乎不嗜殺人。及問為治之方,則對以敬天愛民為本。問長生久視之道,則告以清心寡欲為要。太祖深契其言,曰:天錫仙翁,以悟朕志,命左右書之,且以訓諸子焉。于是錫之虎符,副以璽書。不斥其名,惟曰神仙?!?

    同時,丘長春又把握許多機會,對于成吉思汗,加以機會感化。如本傳載:“一日雷震。太祖以問處機。對曰:雷,天威也。人罪奠大于不孝,不孝則不順乎天,故天威震動而震之。似聞境內不孝者多,陛下宜明天威,以導有眾。太祖從之。歲癸未,太祖大獵于東山,馬踣。處機請曰:天道好生,陛下春秋高,數畋獵,非宜。太祖為罷獵者久之?!?/p>

    成吉思汗既贈給丘長春以虎符璽書,在過去中國帝王的習慣上,便算是等于列土封侯的榮寵。在某種情形之下,他憑這些東西,就可以便宜行事的。丘長春以間關萬里之行,換得虎符璽書而歸,不但為道家文化,增長聲威。而且他們師徒,還憑此服務戰地救了許多自己國民的生命,不使死于元兵的兇殘淫掠之下,這更是值得大書而特書的一件事,如《元史·釋老傳》載:“時國兵(元兵)踐蹂中原,河南北尤甚。民羅俘戮,無所逃命。處機還燕,使其徒持牒,招求于戰伐之余。由是為人奴者,得復為良。與濱死而得更生者,毋慮二三萬人。中州人至今稱道之?!?/p>

    后來忽必烈統一中國的時期,其徒尹志平等,世奉璽書,襲掌其教。其余的門人,分符領節,各據一方,執掌他的教化,也庇護了多少國民的生命財產。而且到了元武宗至大三年(公元1310年)還加賜金印。當國家有難,受異族統治之下,一個新興的道教宗派,做了許多保存民族命脈的工作,追懷千古,實在應當稽首無量。?

    南北歸宗

    全真道的發展盡管有低谷,但并沒有停滯。特別值得指出的是,元朝實現了南北統一,為原在北方的全真道提供了南傳的條件,當然也為原在南方的道教南宗提供了北上的機會。最早進入黃河以南傳道的全真道士是吉志通,他是陜西郃陽人?!皫焼虧摰兰芭饲迦?。博學多聞。后居武當山,十年不火食?!庇谥薪y甲子(1264)逝世。喬潛道是馬鈺弟子,吉志通即是馬鈺之再傳。推其居武當山的時間,當在元憲宗時。比吉志通稍晚,武當山又有魯大宥和汪真常相繼成為全真道士,此后全真弟子日眾,武當山遂成為全真道的重要據點。繼武當山之后,全真道繼續南傳至蘇、浙、閩、贛等地區,如居江蘇儀征的李道純(或謂居鳳陽盱眙),居浙江杭州的徐弘道、丁野鶴、黃公望,居浙江黃巖委羽山的趙與慶,活動于江西、福建一帶的金志揚、桂心淵,以及活動于江西、浙江、福建一帶的李玨至陳致虛一系等。他們大多是南宗道士而加入全真道者。  ?

    全真道的南傳,使原來互相隔絕、但卻同源于鐘呂金丹派的南、北二宗(南宗與全真道)增加了接觸的機會。由此經過接觸,彼此認同,逐漸產生了合為一宗的要求,特別是南宗更有回歸全真道的愿望。為了使二宗合為一宗,必須對二宗原來各自尊祀的祖師傳系作必要的研究,以便合宗后共同崇祀。這是二宗合并必不可少的工作。在這過程中,陳致虛是積極的推動者,他根據二宗已有的成說,在《金丹大要》和《金丹大要列仙志》中,提出了“五祖七真”的祖師系統,完成了二宗的合并。時間大約在元代中后期。

    全真道除合并南宗以外,元代中后期又合并了真大道、樓觀道和部分凈明道,成為唯一的一個丹鼎大派,蓋過了符箓教派正一道。自元成宗即位,解除了對全真道的禁令以后,苗道一、孫德彧、蘭道元、孫履道、完顏德明等相繼掌教。自苗道一起、每任掌教皆授封為真人、演教大宗師、知集賢院道教事。這是除玄教以外,其他道派掌教皆未獲得過的褒封。?

    發展

    在上述情況下,全真道演化分出諸多指派活動傳教,其正宗為“七真派”。即宗邱處機的龍門派,宗劉處玄的隨山派,宗潭處端的南無派,宗馬鈺的遇仙派,宗王處一的崳山派,宗郝大通的華山派,宗孫不二的清靜派。其中以龍門派勢力最大,記載也較多。至清初,龍門派經王常月之中興,龍門派更盛于其他各派。除此全真嫡系七派外,又有明初張三豐所傳的全真武當派,萬歷間陸西星所傳內丹東派,清嘉、道間李西月所傳內丹西派,蓋皆屬全真道之旁系。以上派系再經繁衍,在明清時期,又衍化出更多的支派。

    全真教除了全面而深刻的繼承了中國傳統道教思想以外,更將科儀、戒律、符箓、丹藥等文化內容重新整理。為今時今日的道教奠下了根基。明清兩代在全國各地,乃至東北、西南、西北等邊遠地區傳播。至今全真道仍是道教最重要的道派。

    1957年4月中旬中國道教界第一次代表會議在北京召開,4月12日中國道教協會正式成立,全真龍門派方丈岳崇岱當選為中國道協第一屆會長。?

    全真派始終代表道教正宗。中國道教協會所設在的位于北京西便門外的白云古觀,是全真道三大祖庭之一。?

    5全真傳戒

    傳戒淵源

    中國有句古話:“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备餍懈鳂I、各門各派、各宗各教都有自己的規矩,對道教而言,這個規矩就是戒律了。

    所謂戒,是解、界、止的意思?!抖葱`寶玄門大義》說:“能解眾惡之縛,能分善惡之界,防止諸惡?!逼鋵嵔渚褪墙沟囊馑?,它是道士歸真的首要。天真皇人說:“既稱道士,非道士之模范不行;凡言真人,非真人之規不習?!彼越渚褪堑澜碳s束道士思想言行,防止“惡心邪欲”、“乖言戾行”的條規。?

    所謂律,是禁止道士某些不當行為的規則,是道士犯戒后懲罰的手段,內容是根據戒條而訂立的,所以道士除了遵守戒條外,還必須熟悉律文規則。

    有戒就必須授。道教授受戒律,源遠流長,自太上降授科儀,即成道教之傳統。初期道教戒律簡約,主旨為戒貪欲、守清靜。魏晉南北朝時期,上清派、靈寶派、新天師道等借鑒儒家名教綱常的一些觀念和佛教戒律的某些規定而制定“三皈”、“五戒”、“八戒”、“十戒”和其他戒律。其內容除五戒、八戒與佛教基本相同外,十戒中尚列有“不得違戾父母師長”、“不得殺生屠害”、“不得叛逆君王”、“不得淫亂骨肉”、“不得毀謗道法”、“不得污漫靜壇”等?!独暇霠柦洹窞樵缙谔鞄煹澜?,《說十戒》和《思微定志經十戒》為上清、靈寶派的戒律,《老君說一百八十戒》為新天師道的戒律。?

    開啟律宗

    北宋道教全真派興起,隨之道教中出現了“傳戒”制度,究其宗源,道教全真先期傳法,依之古制,口口相傳,六耳不談道,旨在法不傳于匪人,目的是神仙修持。重陽祖師向七真傳法,口傳心授,要義是積功累德、丹法修持、清靜清修、長生久視之術,以及作為一位全真道士守持規范禁忌的具體要求,比如《重陽立教十五論》、《教主重陽帝君責罰榜》;七真之首馬丹陽真人有《丹陽真人直言》,邱祖則有《長春真人規榜》、《長春真人垂訓文》。至邱長春祖師時,全真戒規為傳承衣缽時口口相傳、單枝相接的形式。正如《太上律派源流》所說:“自昔五祖心傳,說盡虛無妙旨;七真演教,備言清靜玄宗?!饼堥T第一代傳戒律師趙道堅因輔佐邱祖在白云觀率眾有功,“于大元至元庚辰十七年(1280)正月望日授初真戒;如法行持,傳授中極;妙德無漏,遂傳心印天仙大戒。修持凡有三十年,功圓行滿”??梢娦蕹秩娼渎纱_是不易。

    元明之際,戒律之外又出現清規。戒律為警戒于事前的行為準則,清規則是對犯律道士的懲處條例?!墩y道藏》和《道藏輯要》所收《全真清規》與清代北京白云觀所訂清規,均按道士所犯過失的輕重,分別處以跪香、催單(勸離)、革出(逐出)、杖革(杖責逐出)以及火化(處死)等。

    公開傳戒

    全真戒律公開授受起自第七代傳戒律師王常月。王常月撰《初真戒》,與《中極戒》、《天仙大戒》合稱“三堂大戒”。凡從他受此三戒之道士,須經百天戒期。他于順治乙未(1655)秋到京都,于丙申(1656)三月望日于白云觀中傳戒,三登戒壇,授弟子千余人,遂使全真傳戒制度聞名大江南北。由清以降直至新中國成立前,白云觀中已傳戒達14次,至二十一代陳明霖律師。另外,四川成都二仙庵和東北沈陽太清宮等均曾設壇傳戒,全真戒法于是傳布四海,綿延至今。

    道教叢林

    根據全真派的傳統,舉辦傳戒的道觀首先須是十方叢林宮觀?!笆健币庵杆姆?、四隅、天上、地下;“叢林”原指樹木生長茂密旺盛的森林,比喻人才濟濟之處。十方叢林宮觀在此即指管理規范、清規戒律已成為固有制度、有資格和實力舉辦大型宗教活動的道教宮觀場所。叢林宮觀自古財產公有,常住道士就是主人;宮觀是所有常住道士棲身修持之所;用人制度則是民主選舉,唯才是舉;叢林宮觀的人員(常住道士)來自四面八方,所以注重民主公議,制度管理;宮觀人員中不得相互拜師授徒,亦不得以師徒相稱,宮觀常住的道士均為道祖“太上爺”的弟子,所以相互間地位平等,過去北京白云觀的老道長相互間均按其姓氏稱呼,即是此意。?

    十方叢林宮觀的常住道士都是各地參訪的人員,所以宮觀在一開始即以制度管理,為傳戒打下了規范基礎。十方叢林宮觀按道教全真派儀范,都應該設常住執事(即各方面的負責人),監院以下稱為“三都五主十八頭”,也有根據不同情況專設執事名稱的?!叭肌保杭炊脊?、都講、都廚;“五主”:即堂主、殿主、經主、化主、靜主;“十八頭”:即庫頭、莊頭、堂頭、鐘頭、鼓頭、門頭、茶頭、水頭、火頭、飯頭、菜頭、倉頭、磨頭、碾頭、園頭、圊頭、槽頭、凈頭等。這其中客、寮、庫、賬、經、典(點)、堂、號,稱作“八大執事”,這在全國各常住宮觀都是一樣的。

    傳戒法統

    過去舉辦傳戒活動最多的道場是北京白云觀。觀中至今存有珍貴的、只有傳戒方丈接法才提供的史料“法統”??计湓戳?,白云觀傳戒律師從元朝第一代趙道堅大律師開始至今已歷二十四代。

    傳戒中方丈大律師的選擇很重要。方丈的人選,不僅要學問好、人品好,更要有功德、會辦事、能服眾。方丈人選必須在過去受過“三壇大戒”,而且最好是在上一壇中獲受“天字第一號”的戒子。

    戒壇大師

    確定方丈人選后,即要聘請配合方丈傳戒的八大師人選:監壇(戒)大師(專門負責監督戒壇威儀,禁止戒子違犯戒規)、證盟大師(專門為戒子解說經義,回答戒子疑問)、保舉大師(專門負責保箓、保戒、保香,該師一般由開壇傳戒叢林的監院擔任)、演禮大師、登箓大師(專門負責為戒子取道號,填寫《登真錄》)、提科大師(專門負責誦經拜懺及經堂事務)、引請大師(專門負責主持大型道場,擔任高功)、糾儀大師(專門負責糾正戒子儀規),若能請得一批護壇大師(專門負責保護壇場秩序)尤佳。此外,還有道值師(每日領取方丈示“道值簽”,巡視各寮,查處犯規戒子的執事,一般由海巡、巡寮、巡照等輪流擔任)等,協助律師傳戒。他們在方丈的帶領下,貫徹以“戒”為師的精神,依據教義,安排傳戒活動的具體程序。?

    傳戒現況

    當代傳戒首先應向政府主管部門報批登記相關手續,并準備傳戒中所需的物資,包括經、缽、簡、服飾等。報批獲準和物資籌備齊全,即可向十方道眾發出開壇傳戒的信息。古來“開壇演戒,掛號轉單,各處稍異,或有上元,或有中元,或有下元,總依三元”,但亦可選擇其他黃道吉日開壇。傳戒日期,古時是“或九年、或三年、或一年半載不等”?!俺啥级赦?,自光緒癸未(1883)有慧安宋老律師,至京都白云觀云溪高老律師壇下拜受三壇大戒,接法回川,于戊子歲(1888)開壇演戒,每期一年,連開五次”,可見戒期長短亦不必拘泥,重在目的和效果。

    傳戒科儀

    傳戒期間的科儀內容,現今一般有開壇、揚幡、張榜、開壇、取水、蕩穢、迎師、請圣、祝將、演禮、審戒、考偈、誦經禮懺、上大表、說戒、傳授衣缽、發放戒牒、晉表謝神、大回向、落幡送圣等儀式?,F擇要解釋如下:

    揚幡:傳戒活動開始配合有隆重的“揚幡科儀”,目的在于誓告天地神明,宮觀即將開壇傳戒,請求善加護持。張榜:榜示某月某日某名山道觀開壇傳戒,主持戒壇的方丈傳戒律師為何人,開壇傳戒的意義何在等等。蕩穢:這是大型科儀開始之初即要做的內容,請神水為壇場灑凈,以科儀祝告神明,請得十方神圣臨壇護佑。迎師:設壇宮觀全體道眾和赴壇戒子以隆重的科儀形式迎請方丈大師臨壇主持傳戒活動。演禮:以演禮大師為主,為眾戒子演示規矩禮儀,以及戒壇所發的法器、戒物、冠服的使用和收執方式。審戒:由大師臨壇,與眾戒子面對面按儀規設盟發誓,當堂逐項詢問戒規,眾戒子能否持守?戒子如表現得不堅定,即不能通過此項考核,不能繼續留在戒壇參加傳戒科儀活動。考偈:由戒壇預設考題,主要考核文采學問,通過該項程序,方丈和眾大師可以從中了解戒子的稟性和志向,以便進行道教人才的后續培養??假式Y束,即按“千字文”的排序,排出名次。說戒:傳戒中最主要的就是“說戒”,所謂傳戒本身就是為戒子講戒條、說律法,幫助戒子了解戒律。由方丈親自臨壇說法。過齋堂:戒期中安排戒子就餐也是要合乎規矩的。屆時敲鐘擊板,方丈在侍者的陪同下,率先踏著鐘板的節奏跨入齋堂,眾戒子莊嚴肅穆,有序地跟隨方丈之后,魚貫入座。送飯布菜均有程式,索湯加飯都有禮節。在現代,一般僅僅將其作為一種知識演示給戒子,在古時,如果稍有差錯,糾儀大師發現后,即會被處罰,發牌最輕亦要跪香。?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陳玄風和悔超風是同門師兄妹,兩人都是東海桃花島島主黃藥師的弟子,黃藥師武功自成一派,論到功力之深湛,技藝之奧秘,實不在號稱天下武學泰斗的全真教與威震天南的段氏之下,陳玄風與梅超風學藝未成而暗中私通,情知如被師父發覺。不但性命不保,而且死時受刑必極盡慘酷,兩人暗中商量,越想越怕,終于擇了一個風高月黑之夜,乘小船偷渡到了東面的橫島,再輾轉逃到浙江寧波。

    【2】“全真教下弟子丘處機沐手稽首,謹拜上江南六俠柯公、朱公、韓公、南公、全公、韓女俠尊前:江南一別,忽忽十有六載。七俠千金一諾,間關萬里,云天高義,海內同欽,識與不識,皆相顧擊掌而言曰:不意古人仁俠之風,復見之于今日也?!?/p>

    【3】五怪聽到這里,同時“啊”了一聲。他們早知丘處機了得,他全真教門人弟子又遍于天下。料想那楊鐵心的子嗣必能找到,是以對嘉興比武之約念茲在茲,無日不忘,然而尋訪一個不知下落之女子的遺腹子息,究是十分渺茫之事,生下的是男是女,更是全憑天意,若是女子,武功終究有限,這時聽到信中說已將孩子找到,心頭都不禁一震。

    【4】兩人展開輕身功夫,全力奔跑,回到六怪的蒙古包外時,已近午時。那道人道:”我本來不愿顯露行藏,因此要你不可跟六位師父說知,但眼下事急,再也顧不得小節。你進去通報,說全真教馬鈺求見江南六俠?!?/p>

    【5】郭靖兩年來跟他夜夜相處,這時才知他的名字。他也不知全真教馬鈺是多大的來頭,當下點頭答應,奔到蒙古包前,揭開帳門,叫聲:“大師父!”

    【6】郭靖想起自己還未代他通報,忙搶著道:“他是全真教馬鈺?!?/p>

    【7】六怪吃了一驚,他們知道馬鈺道號丹陽子,是全真教教祖王重陽的首徒,王重陽逝世后,他便是全真教的掌教,長春子丘處機還是他的師弟。只是他閉觀靜修,極少涉足江湖,是以在武林中名氣不及丘處機,至于武功修為,卻是誰也沒有見過,無人知道深淺。

    【8】柯鎮惡道:“原來是全真教掌教到了,我們多有失敬。不知道長光降漠北,有何見教?可是與令師弟嘉興比武之約有關嗎?”馬鈺道:“敝師弟是修道練性之人,卻愛與人賭強爭勝,大違清靜無為的道理,不是出家人所當為,貧道曾重重數說過他幾次。他與六俠賭賽之事,貧道實不愿過問,更與貧道沒半點干系。兩年之前,貧道偶然和這孩子相遇,見他心地純良,擅自授了他一點兒強身養性、以保天年的法門,事先未得六俠允可,務請勿予怪責。只是貧道沒傳他一招半式武功,更無師徒名份,說來只是貧道結交一個小朋友,倒也沒壞了武林中的規矩?!闭f著溫顏微笑。

    【9】原來馬鈺得知江南六怪的行事之后,心中好生相敬,又從尹志平口中查知郭靖并無內功根基。他是全真教掌教,深明道家抑己從人的至理,雅不欲師弟丘處機又在這件事上壓倒了江南六怪。但數次勸告丘處機認輸,他卻說甚么也不答應,于是遠來大漠,苦心設法暗中成全郭靖。否則哪有這么巧法,他剛好會在大漠草原之中遇到郭靖?又這般毫沒來由的為他花費兩年時光?

    【10】柯鎮惡和朱聰都曾聽人說過黃藥師的武功,總是夸大到了荒誕離奇的地步,未必可信,但全真教是天下武術正宗,馬鈺以掌教之尊,對他尚且如此忌憚,自然是非同小可。朱聰說道:“道長顧慮周詳,我兄弟佩服得緊,就請示下妙策?!瘪R鈺道:“貧道這法子說來有點狂妄自大,還請六俠不要見笑才好?!敝炻數溃骸暗篱L不必過謙,重陽門下全真七子威震天下,誰不欽仰?”這句話向著馬鈺說來,他是一片誠敬之意。丘處機雖也是全真六子之一,朱聰卻萬萬不甘對他說這句話。馬鈺道:“仗著先師遺德,貧道七個師兄弟在武林之中尚有一點兒虛名,想來那梅超風還不敢同時向全真七子下手。是以貧道想施個詭計,用這點兒虛名將她驚走。這法子說來實非光明正大,只不過咱們的用意是與人為善,詭道亦即正道,不損六俠的英名令譽?!?/p>

    【11】韓小瑩道:“她雖然作惡多端,但全真教向來慈悲為懷,還是給她一條自新之路吧?!敝炻斝Φ溃骸扒屐o散人總是心腸軟,無怪師父一再說你成道容易?!?/p>

    【12】全真教創教祖師王重陽門下七子,武林中見聞稍廣的無不知名:大弟子丹陽子馬鈺,二弟子長真子譚處端,以下是長生子劉處玄、長春子丘處機、王陽子王處一、廣寧子郝大通,最末第七弟子清靜散人孫不二,則是馬鈺出家以前所娶的妻子。

    【13】那白發老人笑道:“小王爺學了這一身功夫,不在人前露臉,豈不是空費了這多年寒暑之功?要是誰上去相幫,他準不樂意?!蹦前h子道:“梁公,你說小王爺的掌法是哪一門功夫?”這次他壓低了嗓門。白發老人呵呵笑道:“彭老弟,這是考較你老哥來著?小王爺掌法飛翔靈動,虛實變化,委實不容易。要是你老哥不走了眼,那么他必是跟全真教道士學的武功?!?/p>

    【14】那矮小漢子道:“梁公好眼力。你向在長白山下修仙煉藥,聽說很少到中原來,對中原武學的家數門派卻是一瞧便知,兄弟很是佩服?!蹦前装l老頭微笑道:“彭老弟取笑了?!蹦前h子又道:“只是全真教的道士個個古怪,怎會去教小王爺武藝,這倒奇了?!蹦前装l老頭笑道:“六王爺折節下交,甚么人請不到?似你彭老弟這般縱橫山東山西的豪杰,不是也到了王府里嗎?”那矮小漢子點了點頭。

    【15】彭連虎與梁子翁、靈智上人等都知王處一是全真教中響當當的角色,威名之盛,僅次于長春子丘處機,只是雖然久聞其名,卻是從未見過,這時仔細打量,只見他長眉秀目,頦下疏疏的三叢黑須,白襪灰鞋,似是一個十分著重修飾的羽士,若非適才見到他的功夫,真不信此人就是獨足做立憑臨萬丈深谷,使一招“風擺荷葉”,由此威服河北、山東群豪的鐵腳仙玉陽子。

    【16】彭連虎聽他說得客氣,心想既有全真教的高手出頭,只得賣個人情,當下抱拳道:“好說,好說!”

    【17】王處一哈哈大笑,說道:“你義俠心腸,我喜歡得緊,哪會怪你?”隨即正色道:“我全真教教規極嚴。門人做錯了事,只有加倍重處,決不偏袒。

    【18】沙通天道:“全真派威鎮南北,果然名不虛傳。兄弟要向道長請教一件事?!蓖跆幰坏溃骸安桓?,沙老前輩請說?!鄙惩ㄌ斓溃骸包S河幫與全真教向來各不相犯,道長為甚么全力給江南七怪撐腰,來跟兄弟為難?全真教雖然人多勢眾,兄弟可也不懼?!?/p>

    【19】“我們打聽到師父為了我們逃走而大發脾氣,把眾徒弟都挑斷了腳筋趕走啦,島上就只他夫婦二人和幾個僮仆。我二人心驚膽戰的上了桃花島。就在那時候,師父的大對頭正好找上門來。他二人說的就是《九陰真經》的事,爭吵了一會就動上了手。這人是全真教的,說話傻里傻氣的,可是武功可也真高,高到了我從來想不到的地步。但師父還是比他勝了一籌。這場比武只瞧得我們魂飛魄散。我悄悄說:‘賊漢子,咱們不成,快逃走罷!’可是他不肯。我們看著師父把那個對頭擒住,要他立下毒誓,不得自行離島逃走。

    【20】“我那賊漢子看了師父這一場大戰,從此死了心。他說:‘不但師父的本事咱們沒學到一成,就是那個全真教的高手,咱倆又哪里及得上?’我說:

    【21】有一天,我們在一座破廟里練‘摧心掌’,突然四面八方的給數十名好手圍住了。領頭的是師弟陸乘風。他惱恨為了我們而給師父打斷雙腿,大舉約人,想擒我們去獻給師父。這小子定是想重入師門。哼,要擒住‘黑風雙煞’,可也沒那么容易。我們殺了七八名敵人,突圍逃走,可是我也受傷不輕。過不了幾個月,忽然發覺全真教的道士也在暗中追蹤我們。斗是斗他們不過的,我們結下的冤家實在大多,于是離開了中原,走得遠遠的,直到了蒙古的大草原。

    【22】“唉,賊漢子埋骨的所在當然找不到啦,他胸口肚子上的肌膚,日日夜夜都貼著我的肌膚,又何必去祭他的墳?我是要找江南七怪報仇。運氣真是不好,全真教的七子居然都在蒙古,我眼睛瞧不見,怎能敵他們七人?那丹陽子馬鈺的內功實在了不起,他說話一點不使力,聲音卻送得這么遠。

    【23】梅超風大喜,說道:“姓郭的……姓郭的臭小子說了全真教內功法門,我梅超風如不將藥物送交王處一,教我全身動彈不得,永遠受苦?!?/p>

    【24】彭連虎口中和他客套,心下暗自琢磨:“我們既與全真教結了梁子,日后總是難以善罷。這兩人是全真教主腦,今日乘他們落單,我們五人合力將他們料理了,將來的事就好辦了。只不知附近是否還有全真教的高手?”四下一望,只楊鐵心一家三口,并無道人,說道:“全真七子名揚當世,在下仰慕得緊,其余五位在哪里,一起請出來見見如何?”

    【25】瞧他武學家數,宛然便是全真教向來最忌憚的“西毒”一路功夫,更是駭異。

    【26】洪七公嘆了口氣,道:“不錯,不錯?!鳖D了一頓,說道:“中神通是全真教教主王重陽,他歸天之后,到底誰是天下第一,那就難說得很了?!?/p>

    【27】黃蓉道:“全真教?嗯,有一個姓丘、一個姓王,還有一個姓馬的,都是牛鼻子道士,我瞧他們也稀松平常,跟人家動手,三招兩式之間便中毒受傷?!焙槠吖溃骸笆菃??那都是王重陽的徒弟了。聽說他七個弟子中丘處機武功最強,但終究還不及他們師叔周伯通?!秉S蓉聽了周伯通的名字微微一驚,開口想說話,卻又忍住。

    【28】郭靖一直在旁聽兩人談論,這時插口道:“是,馬道長說過他們有個師叔,但沒有提到這位前輩道長的名號?!焙槠吖溃骸爸懿ú皇侨娼痰牡朗?,是俗家人,他武功是王重陽親自傳授的。嘿,你這楞家伙笨頭笨腦,你岳父聰明絕頂,恐怕不見得喜歡你罷?”郭靖從沒想到自己的“岳父”是誰,登時結結巴巴的答不上來。黃蓉微笑道:“我爹爹沒見過他。您老要是肯指點他一些功夫,我爹爹瞧在你老面上,就會喜歡他啦?!?/p>

    【29】黃蓉哭了一會,抽抽噎噎的道:“我聽爹爹說過,洪老前輩有一套武功,當真是天下無雙、古今獨步,甚至全真教的王重陽也忌憚三分,叫做……叫做……咦,我怎么想不起來啦,明明剛才我還記得的,我想求他教你,這套拳法叫做……叫做……”其實她哪里知道,全是信口胡吹。洪七公在樹頂上聽她苦苦思索,實在忍不住了,喝道:“叫做‘降龍十八掌’!”說著一躍而下。

    【30】這降龍十八掌乃洪七公生平絕學,一半得自師授,一半是自行參悟出來,雖然招數有限,但每一招均具絕大威力。當年在華山絕頂與王重陽、黃藥師等人論劍之時,這套掌法尚未完全練成,但王重陽等言下對這掌法已極為稱道。后來他常常嘆息,只要早幾年致力于此,那么“武功天下第一”的名號,或許不屬于全真教主王重陽而屬于他了。他本想只傳兩三招掌法給郭靖,已然足可保身,哪知黃蓉烹調的功夫實在高明,奇珍妙味,每日里層出不窮,使他無法舍之而去,日復一日,竟然傳授了十五招之多。郭靖雖然悟性不高,但只要學到一點一滴,就日夜鉆研習練,把這十五掌掌法學得頗為到家,只是火候尚遠為不足而已,一個多月之間,武功前后已判若兩人。

    【31】黃蓉“嗯”了一聲,心下暗自琢磨、過了一會,說道:“我爹爹好好的,干嗎稱他‘東邪’?這個外號,我不喜歡?!焙槠吖Φ溃骸澳愕约嚎赏ο矚g呢。他這人古靈精怪,旁門左道,難道不是邪么?要講武功,終究全真教是正宗,這個我老叫化是心服口服的?!毕蚬傅溃骸澳銓W過全真派的內功,是不是?”

    【32】洪七公點頭道:“不錯,那自是用來對付東邪、南帝、和老叫化的。丐幫和全真教都是人多勢眾,南帝是帝皇之尊,手下官兵侍衛更是不計其數。你爹爹學問廣博,奇門遁甲,變化莫測,仗著地勢之便,一個人抵得數十人。那老毒物單打獨斗,不輸于當世任何一人,但若是大伙兒一擁齊上,老毒物孤家寡人,那便不行了?!秉S蓉道:“因此上他便養些毒物來作幫手?!焙槠吖珖@道:“我們叫化子捉蛇養蛇,本來也是吃飯本事,捉得十七八條蛇兒,晚上趕出去放牧,讓蛇兒自行捉蛤蟆田雞,已經是很不容易了。哪知道老毒物竟有這門功夫,一趕便趕得幾千條,委實了不起。蓉兒,這門功夫定是花上老毒物無數時光心血,他可不是拿來玩兒的?!秉S蓉道:“他這般處心積慮,自然不懷好意,幸好他侄兒不爭氣,為了賣弄本事,先泄了底?!焙槠吖c頭道:“不錯,這歐陽小子浮躁輕佻,不成氣候,老毒物不知另外還有傳人沒有?這些青蛇,當然不能萬里迢迢的從西域趕來,定是在左近山中收集的。說那歐陽小子賣弄本事,也未必盡然,多半他另有圖謀?!秉S蓉道:“那一定不是好事。幸得這樣,讓咱們見到了,你老人家便預備下對付蛇陣的法子,將來不致給老毒物打個措手不及?!?/p>

    【33】陸乘風差愕異常,隨即省悟:“她如不是師父的女兒,怎會知道九花玉露丸?”他淚痕滿面,大聲叫道:“小師妹,咱們去跟全真教的賊道們拼了。

    【34】那老人微笑問道:“你猜我是惟?”郭靖道:“弟子曾聽人言道:天下武功登峰造極的共有五位高人。全真教主王真人已經逝世,九指神丐洪恩師與桃花島主弟子都識得。前輩是歐陽前輩還是段皇爺么?”那老人笑道:“你覺得我的武功與東邪、北丐差不多,是不是?”郭靖道:“弟子武功低微,見識粗淺,不敢妄說。但適才前輩這樣一推,弟子所拜見過的武學名家之中,除了洪恩師與黃島主之外確無第三人及得?!?/p>

    【35】那老人笑道:”不錯,不錯,我正是周伯通。我名叫周伯通,你叫我周伯通,有甚么不敬?全真教主王重陽是我師兄,馬鈺、丘處機他們都是我的師侄。你既不是全真派門下,也不用啰里啰唆的叫我甚么前輩不前輩的,就叫我周伯通好啦?!惫傅溃骸暗茏釉醺??”

    【36】周伯通問道:“剛才咱們講故事講到了哪里?”郭靖道:“你講到天下的英雄豪杰都要搶奪《九陰真經》?!敝懿ǖ溃骸安诲e。后來事情越鬧越大,連全真教教主、桃花島主黃老邪、丐幫的洪幫主這些大高手也插上手了。

    【37】郭靖道:“那么全真教主王真人自己,為甚么既是道家真人,又是武學大師?”周泊通道:“他是天生的了不起,許多武學中的道理自然而然就懂了,并非如我這般勤修苦練的。剛才咱倆講故事講到甚么地方?怎么你又把話題岔了開去?”

    【38】他得到經書之后,卻不練其中功夫,把經書放入了一只石匣,壓在他打坐的蒲團下面的石板之下。我奇怪得很,問是甚么原因,他微笑不答。我問得急了,他叫我自己想去。你倒猜猜看,那是為了甚么?”郭靖道:”他是怕人來偷來搶?”周伯通連連搖頭,道:”不是,不是!誰敢來偷來搶全真教主的東西?他是活得不耐煩了?”

    【39】郭靖“啊”了一聲。周伯通道:“那晚我與全真教的七個大弟子守靈。

    【40】郭靖心想:“蓉兒的母親和她是一樣的精靈古怪?!辈蹇诘溃骸八麄兪窃诩つ惆?!”周伯通道:“我當然知道,但這口氣不肯輸。我說:‘經書是在我這里,借給嫂子看一看原也無妨。但你瞧不起老頑童守不住經書,你我先比劃比劃?!S老邪笑道:‘比武傷了和氣,你是老頑童,咱們就比比孩子們的玩意兒?!疫€沒答應,他夫人已拍手叫了起來:“好好,你們兩人比賽打石彈兒?!惫肝⑽⒁恍?。周怕通道:“打石彈兒我最拿手,接口就道:‘比就比,難道我還能怕他?’黃夫人笑道,‘周大哥,要是你輸了,就把經書借給我瞧瞧。但若是你贏了,你要甚么?’黃老邪道,‘全真教有寶,難道桃花島就沒有?’他從包裹取出一件黑黝黝、滿生倒刺的衣服在桌上一放。你猜是甚么?”郭靖道:“軟猬甲?!?/p>

    【41】周伯通道:“只怕你那位小朋友黃姑娘也能夠。我聽了丘處機的話后,又驚又愧,約了全真教七名大弟子會商。大家議定去勒逼黑風雙煞交出經書來。丘處機道:‘那黑風雙煞縱然武功高強,也未必勝得了全真教門下的弟子。他們是您晚輩,師叔您老人家不必親自出馬,莫被江湖上英雄知曉,說咱們以大壓小,’我一想不錯,當下命處機、處一二人去找黑風雙煞,其余五人在旁接應監視,以防雙煞漏網?!?/p>

    【42】他雖然不是全真道士,但自來深受全真教清靜無為、淡泊玄默教旨的陶冶,這時豁然貫通,一聲長笑,站起身來。只見洞外晴空萬里,白云在天,心中一片空明,黃藥師對他十五年的折磨,登時成為雞蟲之爭般的小事,再也無所縈懷。

    【43】洪七公提起歐陽克向歐陽鋒擲去,喝道:“老毒物,你逼死老頑童,自有全真教的人跟你算帳。你武功再強,也未必擋得住全真七子的圍攻?!睔W陽克不等身子落地,右手一撐,已站直身子,暗罵:“臭叫化,明天這時刻,你身上毒發,就要在我跟前爬著叫救命啦?!睔W陽鋒微微一笑,道:“那時你這中證可也脫不了干系?!焙槠吖溃骸昂冒?,到時候我打狗棒棒打落水狗?!睔W陽鋒雙手一拱,進了船艙。

    【44】尹志平背轉身子,對著灶君說道,“灶王爺,全真教最愛給人排難解紛。

    【45】尹志平道,“哈哈,灶王爺,全真七子還能忌憚別人嗎?此事原本跟我們毫不相干,我師父也只叫我給人報個訊息,但若惹到全真教頭上,管他黃藥師、黑藥師,全真教自然有得叫他好看的?!?/p>

    【46】只聽尹志平道:“灶王爺,全真派武功是天下武術正宗,別的旁門左道功夫,就算再了不起,哪能與全真派較量?”陸冠英道:“灶王爺,全真派武功我也久聞其名,全真教中高手固然不少,可是也未必沒有狂妄浮夸之徒?!?/p>

    【47】尹志平見了黃藥師這般威勢,心知此人非同小可,躬身說道:“全真教長春門下弟子尹志平拜見前輩?!秉S藥師道:“人人都滾了出去,我又沒教你留著。還在這兒,是活得不耐煩了?”尹志平一怔,道:“弟子是全真教長春門下,并非奸人?!?/p>

    【48】黃藥師道:“全真教便怎地?”順手在桌上抓落,抓下了板桌上一塊木塊,臂不動,手不揚,那木塊已輕飄飄的向尹志平迎面飛去。尹志平忙舉拂塵擋格,哪知這小小木塊竟如是根金剛巨杵,只覺一股大力撞來,勢不可當,連帶拂塵一齊打在他口旁,一陣疼痛,嘴中忽覺多了許多事物,急忙吐在掌中,卻是幾顆牙齒,滿手鮮血,不禁又驚又怕,做聲不得。

    【49】那件輕薄無行之事已變成了好事;二來他得悉自己身世后,舍棄富貴,復姓為楊,也不在自己一番教導的心血;三來他大得丐幫高輩弟子敬重,全真教面上有光,滿腔怒火登時化為歡喜,手捻長須,望著楊穆二人的背影微笑。

    【50】譚處端接著吟道:“蓬頭長日走如顛?!甭曇魠s甚粗豪。郭靖細看這位全真七子的二師兄,見他臉上筋肉虬結,濃眉大眼,身形魁梧。原來譚處端出家前是山東的鐵匠,歸全真教后道號長真子。

    【51】只見梅超風的毒龍鞭打向孫不二胸口,去勢雖慢,可是極為狠辣,那道姑卻仍是巍然不動。黃蓉順著鞭梢望去,只見她道袍上繪著一個骷髏,心中暗暗稱奇:“全真教號稱是玄門正宗,怎么她的服飾倒與梅師姊是一路?”

    【52】數招既過,黃蓉已看得清楚,全真七子迎敵時只出一掌,另一掌卻搭在身旁之人肩上。她略加思索,已知其中奧妙:“原來這與我幫靖哥哥療傷的道理一樣。他們七人之力合而為一,梅師姊哪能抵擋?”原來天罡北斗陣是全真教中最上乘的玄門功夫,王重陽當年曾為此陣花過無數心血。小則以之聯手搏擊,化而為大,可用于戰陣。敵人來攻時,正面首當其沖者不用出力招架,卻由身旁道侶側擊反攻,猶如一人身兼數人武功,確是威不可當。

    【53】他又道郭靖已被自己在禁宮之中刺死,哪知忽在岳陽樓撞見,大驚之下,指使丐幫三長老設法將兩人擒住,有心予以害死。他想此事日久必泄,黃藥師、全真七子、江南六怪等必找自己報仇。六怪武功不高,倒不如何懼怕,東邪和七子卻是非同小可,于是信口將殺害洪七公的禍端輕輕放到了他們頭上,好教丐幫傾巢而出,一舉將桃花島及全真教挑了,除了自己的大患。

    【54】那書生道:“《九陰真經》的事你們知道么?”黃蓉道:“知道啊,難道此事與《九陰真經》又有甚么干系了?唉,這書當真害人不淺?!辈唤肫鹉赣H因默寫經文不成而死。那書生道:“華山首次論劍,是為爭奪真經,全真教主武功天下第一,真經終于歸他,其余四位高手心悅誠服,原無話說。

    【55】那書生道:“不錯,全真教主師兄弟在皇宮里住了十來天,我們四人都隨侍在側。我師將一陽指的要旨訣竅,盡數說給了重陽真人知道。重陽真人十分喜歡,竟將他最厲害的先天功功夫傳給了我師。他們談論之際,我們雖然在旁,只因見識淺陋,縱然聽到,卻也難以領悟?!?/p>

    【56】六人靜靜的聽著,不敢接嘴,一燈大師豎起左手食指,將玉環套在指上,轉了幾圈,說道:“但我自己,卻又不是因此而覺迷為僧。這件因由說起來,還是與華山論劍、爭奪真經一事有關。那一年全真教主重陽真人得了真經,翌年親來大理見訪,傳我先天功的功夫。他在我官中住了半月,兩人切磋武功,言談甚是投合,豈知他師弟周伯通這十多天中悶得發慌,在我官中東游西逛,惹出了一場事端?!?/p>

    【57】一燈大師接著道:“當時我見她說得如此斬釘截鐵,也就信了。只是猜想不出刺客到底是誰。我也曾想,難道是王真人的弟子馬鈺、丘處機、王處一他們之中的一個?為了保全全真教的令譽,竟爾千里迢迢的趕來殺人滅口……”

    【58】郭靖眼見二師父的筆跡,捧著紙箋的雙手不住顫抖,心下沉吟:“全真七子與黃藥師在牛家村相斗,歐陽鋒暗使毒計,打死了長真子譚處端。當時歐陽鋒一番言語,嫁禍于黃藥師,這黃老邪目中無人,不屑分辯,全真教自然恨他入骨。想是我六位師父得知全真教要來大舉尋仇,生怕兩敗俱傷,是以寫這信勸黃藥師暫且避開,將來再設法言明真相。我師實是一番美意,黃藥師這老賊怎能出手加害?”

    【59】是了,想是事機緊迫,全真六子來得快了,送信已然不及,因此我六位師父也匆匆趕來,要想攔阻雙方爭斗?!彪S即又想:“黃老邪啊黃老邪,你必道我六位師父是全真教邀來的幫手,便不分青紅皂白的痛下毒手?!?/p>

    【60】洪七公把臉一沉,說道:“王重陽一歸天,全真教的一群雜毛鬧了個烏七八糟。我跟你們說個好的,五個男道士加個女道姑,再湊上個武功低微的小道士,滿不是老毒物對手,王重陽沒留下甚么好處給我,全真教的雜毛死光了也不放在老叫化心上,可是我倒要問一聲:你們訂下了比武約會,明兒怎生踐約???七個死道士跟人家打甚么?”

    【61】歐陽鋒對他心存忌憚,暗想他若與全真諸子聯手,實是難以抵敵,當即說道:“老叫化,藥兄與我哥兒倆跟全真教結上了梁子。九指神丐言出如山,今日給你面子,明兒你可得誰也不幫?!?/p>

    【62】黃藥師不敢怠慢,還了一招神劍落英掌,叫道:“全真教的雜毛老道怪我殺了你,跟我纏夾不清,說是要為你報仇?!敝懿ㄅ溃骸澳銡⒌昧宋??

    【63】楊康長長嘆了口氣,說道:“歐陽先生,令侄武功既高,人品又是瀟灑俊雅,晚輩與他投緣得很,只盼從此結成好友,不料他竟為全真教眾雜毛所害。晚輩每一想起,總是難過之極。全真教那群惡道,晚輩立誓要一個個親手殺了,以慰歐陽世兄在天之靈。只可惜晚輩武功低微,實是心有余而力不足?!?/p>

    【64】歐陽鋒默然良久,緩緩的道:“我侄兒不幸慘死,先前我還道是郭靖這小子下的毒手,適才聽你轉述丘處機之言,方知是全真教一群惡道所為,現今我白駝山已無傳人,我收了你做徒兒罷?!睏羁蹈呗暯械溃骸皫煾?,徒兒磕頭?!甭曇糁谐錆M了喜悅之情,跟著咚咚咚咚幾聲,想是爬在地下向歐陽鋒磕頭。

    【65】歐陽鋒微笑不答,他知黃蓉雖然年幼,卻是機變百出,只要一個應對不善,給她抓住了岔子譏嘲一番,在眾人之前可是難以下臺,當下只靜待她說明來意,再定對策。只聽她說道,“歐陽伯伯,我爹爹在新膛鎮小蓬萊給全真教的眾老道圍住啦,你若不去解救,只怕他難以脫身?!睔W陽鋒微微一笑,說道:“哪有此事?”

    【66】黃蓉急道:“你說得好輕描淡寫!大丈夫一身做事一身當,明明是你殺了全真教的譚處端,不知怎的,那些臭道士始終糾纏著我爹爹。再加上個老頑童周伯通從中胡攪,我爹爹又不肯分辯是非,那怎么得了?”

    【67】歐陽鋒暗暗心喜,說道:“你爹爹武功了得,全真教幾個雜毛,怎奈何得了他?”黃蓉道:“全真教的牛鼻子再加上個老頑童,我爹爹便抵擋不住。

    【68】黃蓉又道:“我爹爹命我來問歐陽伯伯,你是要得五千字呢,還是得三千字?”歐陽鋒道:“請道其詳?!秉S蓉道:“若是你去助我爹爹,二人合力,一鼓滅了全真教,那么這篇九陰神功的五千字經文,我盡數背給你聽?!?/p>

    【69】歐陽鋒微笑道:“倘若我不去呢?”黃蓉道:“爹爹請你去給他報仇,待殺了周伯通與全真六子后,我說三千字與你?!睔W陽鋒笑道:“你爹爹跟我交情向來平平,怎地這般瞧得起老毒物?”黃蓉道:“我爹爹說道:第一,害死你侄兒的,是全真教的嫡派門人,想來你該報仇……”

    【70】黃蓉道:“郭靖這渾小子已將經文寫與你了,我說了譯文的關鍵訣竅,你一加核對,自知真假?!睔W陽鋒道:“話倒不錯,讓我養養神,明兒趕去救你爹爹?!秉S蓉急道:“救兵如救火,怎等得明日?”歐陽鋒笑道,“那么我給你爹爹報仇,也是一樣?!彼阌嬕讯?,經文在自己掌握之中,將來逼著黃蓉說出經文關鍵,自能參詳得透全篇文義,此時讓黃藥師與全真教斗個兩敗俱傷,豈不妙哉?

    【71】黃蓉道:“我猜上一猜,若是錯了,歐陽伯怕莫怪。我想你到島上之初,本盼全真請子和我爹爹斗得兩敗俱傷,你來個卞莊刺虎,一舉而滅了全真教和桃花島。哪知到得遲了一步,我爹爹和全真教道士都已離島他往。小王爺盤間傻姑,得知六怪卻在,嗯,于是你們兩位大顯身手殺了五怪,裝作是我爹爹所為,再將島上啞仆盡數殺死,毀尸滅跡,從此更無對證。日后事發,洪七公、段皇爺等豈能不與我爹爹為難?小王爺又怕我爹爹回桃花島后毀去你們留下的種種痕跡,是以故意放柯鎮惡逃生。這人眼睛瞎了,嘴里舌頭卻沒爛掉。他真相瞧不見,胡言亂語卻是會說的?!?/p>

    【72】歐陽鋒一怔,冷笑道:“原來小丫頭這番言語全是騙人?!秉S蓉道:“起初那些話自然是騙你。我爹爹是何等樣人,豈能給全真教的臭道士們困住了?我若不說《九陰真經》甚么的,諒你也不容我盤問傻姑?!?/p>

    【73】此后郭靖一路打聽,找尋黃蓉的蹤跡。這一找就是半年,秋去冬來,冬盡春回,他策紅馬,攜雙雕,到處探訪,問遍了丐幫、全真教,以及各地武林同道,黃蓉的音訊竟是半點俱無。想到這半年中黃蓉不知已受了多少苦楚,真是心如刀割,自是決心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把她找到。他一赴燕京,二至汴梁,連完顏洪烈竟也不知去向。丐幫群丐聽得幫主有難,也是全幫出動尋訪。這一日郭靖來到歸云莊,卻見莊子已燒成一片白地,不知陸乘風、陸冠英父子已遭到了甚么劫難。

    【74】魯有腳道:“小人等到處訪尋,未得幫主音訊,聽說官人領軍西征,特來相助?!惫复鬄槠婀?,問直“你們怎地得知?”魯有腳道:“大汗派人去征召丘處機丘道長,我幫自全真教處得獲官人消息,”

    【75】周伯通甚是得意,將彭連虎等人穴道解了,說道:“你們到重陽宮去,給我安安穩穩的住上二十年,若是誠心改過,日后還可做個好人。倘若仍不學好,哼哼,我全真教的道爺們個個是殺人不眨眼、抽筋不皺眉的老手,將你這四個臭賊做成人肉丸子,大家分來吃了,瞧你們還作得成甚么怪?”彭連虎等哪敢多說。諾諾連聲。丘處機忍住了笑,向周怕通行禮作別,仗劍押著四人下山。

    【76】關于“全真教”

    【77】金兵占領中國北方后,北方百姓流離失所,慘受欺壓,陜西、山東、河北一帶興起了三個新的道教教派,稱為“全真教”、“大道教”、“太一教”,結納平民,隱然和異族的統治者對抗,其中尤以全真教聲勢最盛。

    【78】全真教不尚符箓燒煉,而以若己利人為宗,所以大得百姓的尊敬。全真教屬于道教中的北宗。元朝虞集《道園學古錄》一書中說:“昔者汴宋之將亡,而道士家之說,詭幻益盛,乃有豪杰之士,佯狂玩世,志之所存,則求④郭侃的祖父郭寶玉是郭子儀的后裔,成吉思汗手下大將,隨大汗西征,功勞很大,在攻打撒馬爾罕城時身受重傷,流血不止。成吉思汗命人剖開一條大牛的肚子,將郭寶玉放在大牛肚子里,后來就血止傷愈。

    【79】全真教的教祖是王喆。(這“喆”字也有寫作三個”吉”字重疊的,兩個字的聲音意義都和“哲”字相同。)關于他的生平,終南山重陽宮有一大碑,上刻劉祖謙所撰的《重陽仙跡記》,其中說:“師咸陽人,姓王氏,名喆,字知明,重陽其號。美須髯,目長于口,形質魁偉,任氣好俠,少讀書,系學籍,又隸名武選。天眷朝,以財雄鄉里……后于南時村掘地為隧,封高數尺,榜曰:‘活死人墓’?!蠖ǘ『ハ?,焚其居,人爭赴救,師婆姿舞于火邊,且作歌以見意。詁旦東邁,遙達寧海,首會馬鈺于怡老亭。馬亦儒流中豪杰者,與其家人孫氏俱執弟子禮。又得譚處端、劉處玄、丘處機、王處一、郝大通等六人,號馬曰丹陽、譚曰長真、劉曰長生。丘曰長春、王曰玉陽、郝曰廣寧、孫曰清凈散人……若其出神入夢、擲傘投冠、騰凌滅沒之事,皆其權智,非師之本教,學者期聞大道,無溺于方技可矣?!?/p>

    【80】金密國公金源鑄撰有《全真教祖碑》,其中說:“先生美須髯,大目,身長六尺余寸,氣豪言辯,以此得眾。家業豐厚,以粟貸貧人……有譚玉者,患大風疾垂死,乞為弟子,先生以滌面余水賜之,盥竟,眉發儼然如舊,頓親道氣蕭灑,訓名處端,號長真子。又有登州棲霞縣丘哥者,幼亡父母,未嘗讀書,來禮,先生使掌文翰,自后日記千余言,亦善吟詠,訓名處機,號長春子者是也。后愿禮師者云集,先生誚罵捶楚以磨煉之,往往散去,得先生道者,馬譚丘而已。八年三月,鑿洞昆侖山,于嶺上采石為用,不意有巨石飛落,人皆驚栗,先生振威大喝,其石屹然而止。山間樵蘇者歡呼作禮,遠近服其神變。又或餐瓦石,或現二首坐庵中?!拍昙撼笏脑?,寧海周伯通者,邀先生住庵,榜曰金蓮堂,夜有神光照耀如晝,人以為火災,近之,見先生行光明中?!恋侵?,游蓬萊閣下觀海,忽發颶風,人見先生隨風吹入海中,驚訝間,有頃復躍出,唯遺失簪冠而已,移時,卻見逐水波泛泛而出?;蜓韵壬啃阏?,即示以病眸,或夸先生無漏者,即于州衙前登溷。

    【81】金密國公鑄《譚真人仙跡碑銘》:“譚公處端,字通正,號長真子,初名玉,寧海州人,其父即镠鐐之工,每以己生資濟貧窘……往執弟子禮,重陽使宿庵中。時嚴冬飛雪,藉海藻而寐,重陽展足令抱之,少頃,汗流被體,如罩身炊甑中,拂曉以盥余水使滌面,月余,疾頓愈,由是推心敬事?!蓖踔仃柹炷_令譚處端抱住,譚感全身發熱,當是王重陽以內功為他治病,盥余水中可能含有藥物,滌面月余而風疾痊愈,這說法自比“全真教祖碑”中簡單的敘述更能入信。

    【82】近代上家新會陳垣先生著《南宋初河北新道教考》對全真教甚為推重,書中說,“自永嘉以來,河北淪于左衽者屢矣,然卒能用夏變夷,遠而必復,中國疆土乃愈拓而愈廣,人民愈生而愈眾,何哉?此固先民千百年之心力艱苦培植而成,非幸致也。三教祖之所為,亦先民表現之一端耳?!焙笥浿杏终f:“……覺此所謂道家者類皆抗節不仕之遺民,豈可以其為道教而忽之也……諸人所以值得表揚者,不僅消極方面有不甘事敵之操,其積極方面復有濟人利物之行,固與明季遺民之逃禪者異曲同工也?!?/p>

    【83】據陳垣先生考證,全真教歷仟掌教,自王喆以后,依次為馬任、譚處端、劉處玄、丘處機、尹志平、李志常、張志敬、王志坦、祁志誠、張志仙、苗道一、孫德或、藍道元、孫履道、苗道一(二次接任)、完顏德明。其中譚處端曾任教主,尹志平壽至八十三歲,《射雕》、《神雕》兩書中寫他們早死,并非根據史實。

    【84】六幅圖中所繪全真教六位領袖的故事,都強調神怪法力。

    一秒鐘記住本站網址:http://www.dwyspamba.com,金庸小說全集

    看網友對小說射雕英雄傳 全真教 的精彩評論

    小鬼沙沙:
    真真正正地看完原著,竟想不起為何以前一直沒有看書呢?甚至電視劇的細節也會很模糊,我還真是個不忠實的粉絲吧,記性又差??吹男抻啺娴?,據說較初版有很多修改,對影視中的細節也有了更多體會。俠之大者,為國為民。郭靖的憨直正義,忠勇重義,黃蓉的古靈精怪嬌俏可人更有了更多可探究和動人之處。一曲蕩氣回腸的江湖詩篇,金庸老爺子串起的歷史洪流,人物群像都有可溯之源,又頗讓人嘆為觀止了。黃藥師歐陽鋒的形象更加立體,多面化的呈現有了更多親近之感,大為推崇喜愛黃藥師。多讀點書吧,任何時候都不晚。做好自己~
    顛顛起顛顛:
    義氣江湖始終是我的一個夢想。在文計課上讀完,郭黃二人,大抵也是金庸的夢想吧。不知道為什么,我始終挺喜歡一燈大師,盡管出場極少。
    DrBond:
    愛真的需要天分,看起來魯鈍的人或許才是真聰明
    Edie:
    故事性最強的一本,太愛蓉兒了,世間聰明一種??!活得淋漓盡致又快樂。
    莉莫:
    我覺得我最厲害之處在于金庸那么多小說,每本書里那么多人,但是英雄人物我卻一個都沒有搞錯!射雕英雄傳,神雕俠侶,倚天屠龍記。這三部曲我連起來看的,甚爽!甚爽!
    子曰少懷:
    無論在人物、情節、心理、細節等各方面,都不愧為武俠經典,多看不厭。
    厚余:
    這是我讀的第一本武俠,小學三年級時讀的,記得很清楚。
    阿依達:
    人物描寫太精彩!尤其是東邪西毒南帝北丐,每個都是活生生有意思的老頭兒。郭靖、黃蓉這兩口子雖然我不喜歡,但也個性鮮明。全書人物之多場面之大令一般人無法想象,卻全然在金庸的掌控之中。這部作品也在方方面面體現了金庸歷史、文學知識之廣博。無法充分表達敬仰之情。唯一幾點不爽的就是黃蓉郭靖小情調太嚴重,好似出演電視劇,要打就打,瞎談什么戀愛,讓人不痛快。結尾家國情節也有點空大(我看的連載最初版,不知后來有無改變)。還有就是金庸筆下的主角總不是靠自己實力成功,老是吃蛇膽呀、莫名其妙被傳授了內力呀、打通了血脈呀,什么的,讓人很嫉妒,無法被信服。四位老俠太有意思,每次出場都讓人忍不住要叫好。郭靖太舉棋不定,看了就生厭。
    何易:
    最佩服江南七怪!
    大瘋子和小包子:
    就算看完射雕,還是不喜歡黃蓉,比她爹差遠了~
    小昕:
    金庸的道教學識
    soloist:
    金庸長篇中最喜歡的一部 2008年8月讀完
    α:
    最喜歡的一部金庸
    修己以安人:
    江湖雖險惡,誠善運氣不會差
    塵世土著:
    閑來重復一遍 很是過癮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