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as883"></bdo>

    <div id="as883"><span id="as883"><button id="as883"></button></span></div>
  • <dl id="as883"></dl>
    <address id="as883"></address>
    1. 金庸小說作品全集 > 金庸大全 > 門派大全 > 天龍八部 >

    無量劍

    門派大全:天龍八部    作者:金庸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白色 選擇字體: 宋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 恢復默認
    無量劍

    中文名:無量劍

    別稱:無

    所屬書籍:天龍八部

    出現次數:71次

    屬性:門派

    書中描述

    【1】這老者姓左,名叫子穆,是“無量劍”東宗的掌門。那道姑姓辛,道號雙清,是“無量劍”西宗掌門。

    【2】“無量劍”原分東、北、西三宗,北宗近數十年來已趨式微,東西二宗卻均人材鼎盛?!盁o量劍”于五代后唐年間在南詔無量山創派,掌門人居住無量山劍湖宮。自于大宋仁宗年間分為三宗之后,每隔五年,三宗門下弟子便在劍湖宮中比武斗劍,獲勝的一宗得在劍湖宮居住五年,至第六年上重行比試。五場斗劍,贏得三場者為勝。這五年之中,敗者固然極力鉆研,以圖在下屆劍會中洗雪前恥,勝者也是絲毫不敢松懈。北宗于四十年前獲勝而入住劍湖宮,五年后敗陣出宮,掌門人一怒而率領門人遷往山西,此后即不再參預比劍,與東西兩宗也不通音問。三十五年來,東西二宗互有勝負。東宗勝過四次,西宗勝過兩次,那龔姓中年漢子與褚姓少年相斗,已是本次比劍中的第四場,姓龔的漢子既勝,東宗四賽三勝,第五場便不用比了。

    【3】左子穆心想:“他若是你弟子,礙著你的面子,我也不能做得太絕了,既是尋常賓客,那可不能客氣了。有人竟敢在劍湖宮中譏笑‘無量劍’東宗的武功,若不教他鬧個灰頭土臉的下山,姓左的顏面何存?”當下冷笑一聲,說道:“請教段兄大號如何稱呼,是那一位高人的門下?”

    【4】他這番話甚么“你師父”“我師父”的,說得猶如拗口令一般,練武廳中許多人聽著,忍不住都笑了出來?!盁o量劍”西宗雙清門下男女各占其半,好幾名女弟子格格嬌笑。練武廳上莊嚴肅穆的氣象,霎時間一掃無遺。

    【5】段譽道:“你這位大爺,怎地如此狠霸霸的?我平生最不愛瞧人打架。貴派叫做無量劍,住在無量山中。佛經有云:‘無量有四:一慈、二悲、三喜、四舍?!@‘四無量’么,眾位當然明白;與樂之心為慈,拔苦之心為悲,喜眾生離苦獲樂之心曰喜,于一切眾生舍怨親之念而平等一如曰舍。無量壽佛者,阿彌陀佛也。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6】左子穆怒道:“你是誰家女娃娃,到這兒來干甚么?”心下暗暗納罕,不知這少女何時爬到了梁上,竟然誰也沒有知覺,雖說各人都是凝神注視東西兩宗比劍,但總不能不知頭頂上伏著一個人,這件事傳將出去,“無量劍”的人可丟得大了。但見那少女雙腳一蕩一蕩,穿著一雙蔥綠色鞋兒,鞋邊繡著幾朵小小黃花,純然是小姑娘的打扮,左子穆又道:“快跳下來!”

    【7】左子穆搶上前去,只見師弟容子矩雙目圓睜,滿臉憤恨之色,口鼻中卻已沒了氣息。左子穆大驚,忙施推拿,已然無法救活。左子穆知道容子矩武功雖較已為遜,比龔光杰卻高得多了,這么一撞,他居然沒能避開,而一撞之下登時斃命,那定是進來之前已然身受重傷,忙解他上衣查察傷勢。衣衫解開,只見他胸口赫然寫著八個黑字:“神農幫誅滅無量劍”。眾人不約而同的大聲驚呼。

    【8】左子穆略一凝視,不禁大怒,手中長劍一振,嗡嗡作響,喝道:“且瞧是神農幫誅滅無量劍,還是無量劍誅滅神農幫。

    【9】采藥本來沒甚么大不了,神農幫原是以采藥、販藥為生,跟我們無量劍雖沒甚么交情,卻也沒有梁子。但馬五哥想必知道,我們這后山輕易不能讓外人進入,別說神農幫跟我們只是泛泛之交,便是各位好朋友,也從來沒去后山游玩過。這只是祖師爺傳下的規矩,我們做小輩的不敢違犯而已,其實也沒甚么要緊……”

    【10】這時龔光杰已穿回了長褲,上身卻仍是光著膀子。兩人神色間頗有驚惶之意,走到左子穆跟前。干光豪道:“師父,神農幫在對面山上聚集,把守了山道,說道誰也不許下山。咱們見敵方人多,不得師父號令,沒敢隨便動手?!弊笞幽碌溃骸班?,來了多少人?”干光豪道:“大約七八十人?!弊笞幽潞俸倮湫?,道:“七八十人,便想誅滅無量劍了?只怕也沒這么容易?!?/p>

    【11】只聽龔光杰讀道:“神農幫字諭左……聽者(他不敢直呼師父之名,讀到“左”字時,便將下面“子穆”二字略過了不念):限爾等一個時辰之內,自斷右手,折斷兵刃,退出無量山劍湖宮,否則無量劍雞犬不留?!?/p>

    【12】無量劍西宗掌門雙清冷笑道:“神農幫是甚么東西,夸下好大的???!”

    【13】前后只不過一頓飯功夫,“無量劍”東宗接連死了兩名好手,眾人無不駭然。

    【14】那少女笑道:“他們不會殺我的,神農幫只殺無量劍的人。

    【15】這幾句正說中了“無量劍”的弱點,若憑真實功夫廝拚,無量劍東西兩宗,再加上八位聘請前來作公證的各派好手,無論如何不會敵不過神農幫,但說到用毒解毒,各人卻都一竅不通。

    【16】左子穆聽她口吻中全是幸災樂禍之意,似乎“無量劍”越死得人多,她越加看得開心,當下冷哼一聲,問道:“姑娘在路上聽到甚么消息?”他一向頤指氣使慣了,隨便一句話,似乎都是叫人非好好回答不可。

    【17】那少女道:“你早些說了,豈不是好?你怎么跟神農幫結的怨家???干么他們要將你無量劍殺得雞犬不留?”

    【18】左子穆雙眉一豎,臉現怒容,隨即收斂,說道:“去年神農幫要到我們后山采藥,我沒答允。他們便來偷采。我師弟容子矩和幾名弟子撞見了,出言責備。他們說道:‘這里又不是金鑾殿、御花園,外人為甚么來不得?難道無量山是你們無量劍買下的么?’雙方言語沖突,便動起手來。容師弟下手沒留情,殺了他們二人。梁子便是這樣結下的。后來在瀾滄江畔,雙方又動了一次手,再欠下了幾條人命?!蹦巧倥溃骸班?,原來如此。他們要采的是甚么藥?”左子穆道:“這個倒不大清楚?!?/p>

    【19】那少女一笑,低頭向左子穆道:“那時候我正在草叢里找蛇,聽得有幾個人走過來。一個說道:‘這一次若不把無量劍殺得雞犬不留,占了他的無量山、劍湖宮,咱們神農幫人人便抹脖子罷?!衣犝f要殺得雞犬不留,倒也好玩,便蹲著不作聲。聽得他們接著談論,說甚么奉了縹緲峰靈鷲宮的號令,要占劍湖宮,為的是要查明‘無量玉壁’的真相?!?/p>

    【20】此刻“無量劍”大敵壓境,左子穆實不愿又再樹敵,但聽這少女的話中含有不少重大關節,關連到“無量劍”此后存亡榮辱,不能不詳細問個明白,當下身形一晃,攔在那少女和段譽身前,說道:“姑娘,神農幫惡徒在外,姑娘貿然出去,若是有甚閃失,我無量劍可過意不去?!蹦巧倥⑿Φ溃骸拔矣植皇悄阏垇淼目腿?,再說呢,你也不知我尊姓大名。倘若我給神農幫殺了,我爹爹媽媽決不會怪你保護不周?!闭f著挽了段譽的手臂,向外便走。

    【21】無量劍東宗眾弟子紛紛搶上,三個人去扶師父,其余的各挺長劍,將那少女和段譽團團圍住,叫道:“快,快拿解藥來,否則亂劍刺死了小丫頭?!?/p>

    【22】那少女格的一笑,道:“那時我在梁上,他在地下,自然是‘在下’了。你盡說好話幫他,要我給他解藥??墒俏艺娴臎]有啊。解藥就只爹爹有。再說,他們無量劍轉眼就會給神農幫殺得雞犬不留。我去跟爹爹討了解藥來,這左子穆腦袋都不在脖子上了,尸體上有毒無毒,只怕也沒多大相干了罷?”

    【23】鐘靈道:“你不想殺人打架,可是旁人要殺你打你,你總不能伸出脖子來讓他殺罷?這些青煙是神農幫在煮煉毒藥,待會用來對付無量劍的。我只盼咱們能悄悄溜了出去,別受到牽累?!?/p>

    【24】段譽搖了搖折扇,大不以為然,道:“這種江湖上的兇殺斗毆,越來越不成話了。無量劍中有人殺了神農幫的人,現今那容子矩給神農幫害了,還饒上了那龔光杰,一報還一報,已經抵過數啦。就算還有甚么不平之處,也當申明官府,請父母官稟公斷決,怎可動不動的便殺人放火?咱們大理國難道沒王法了么?”

    【25】段譽道:“聽說貴幫跟無量劍結下了冤仇,在下適才眼見無量劍中二人慘死,心下甚是不忍,特來勸解。要知冤家宜解不宜結,何況兇毆斗殺,有違國法,若教官府知道,大大的不便。請司空幫主懸崖勒馬,急速歸去,不可再向無量劍尋仇了?!?/p>

    【26】司空玄心想:“此間無量劍之事未了,也不能離此他去。

    【27】段譽聽到這里,心道:“原來這女子是無量劍西宗的?!?/p>

    【28】又奔出一陣,雙腿酸軟,氣喘吁吁,猛聽得水聲響亮,轟轟隆隆,便如潮水大至一般,抬頭一看,只見西北角上猶如銀河倒懸,一條大瀑布從高崖上直瀉下來。只聽得背后干光豪叫道:“前面是本派禁地,任何外人不得擅入。你再向前數丈,干犯禁忌,可叫你死無葬身之地?!倍巫u心想:“我就算不闖你無量劍的禁地,難道你就能饒我了?最多也不過是死有葬地而已。有無葬身之地,似乎也沒多大分別?!蹦_下加緊,跑得更加快了。干光豪大叫:“快停步,你不要性命了嗎?前面是……”

    【29】突然之間,干光豪與他葛師妹的一番說話在心頭涌起,尋思:“看來這便是他們所說的‘無量玉壁’了。他們說,當年無量劍東宗、西宗的掌門人,常在月明之夕見到玉壁上有舞劍的仙人影子。這玉壁貼湖而立,仙人的影子要映到玉壁上,確是非得在湖中舞劍不可。要是在我這邊湖東舞劍,影子倒也能照映過去,可是東邊高崖筆立,擋住了月光,沒有月光,便無人影。啊,是了,定是湖面上有水鳥飛翔,影子映到山壁上去,遠遠望來,自然身法靈動,又快又奇。他們心中先入為主,認定是仙人舞劍,朦朦朧朧的卻又瞧不出個所以然來,終于入了魔道?!?/p>

    【30】微一凝思,只覺這迷惑了“無量劍”數十年的“玉壁仙影”之謎,更無絲毫神奇之處:“當年確有人站在這里使劍,人影映上玉壁。本來有一男一女,后來那男的不知是走了還是死了,只剩下一個女的,她在這幽谷中寂寞孤單,過不了兩年也就死了?!毕胂窦讶耸H,獨處幽谷,終于郁郁而死,不禁黯然。

    【31】可是看不到一盞茶時分,月亮移動,影子由濃而淡,由淡而無,石壁上只余一片灰白。尋思:“這柄寶劍,想來便是那兩位使劍的男女高人放上去的。山谷這么深險,無量劍中那些人任誰也沒膽子爬下來探查,而站在高崖之上,既見不到小石壁,也見不到峭壁中的洞孔與所懸寶劍,這個秘密,無量劍的人就算再在高崖上對著石壁呆望一百年,那也決計不會發見。不過就算得到了寶劍,又有甚么了不起了?”出了一會神,便又睡去。

    【32】睡夢之中,突然間一跳醒轉,心道:“要將這寶劍懸上峭壁,可也大大的費事,縱有極高強的武功,也不易辦到。如此費力的安排,其中定有深意。多半這峭壁的洞孔之中,還藏著甚么武學秘笈之類?!币幌氲轿涔?,登時興味索然:“這些武學秘笈,無量劍的人當作寶貝,可是掉在我面前,我也不屑去拾起來瞧上幾眼?!?/p>

    【33】段譽聽得聲音好熟,立時想到正是無量劍的干光豪與他那葛師妹,心下驚慌,急忙轉身朝里,暗想:“怎么叫起‘娘子’來了?嗯,原來做了夫妻啦。我這一卦是‘無妄卦’,‘六三,無妄之災;或系之牛,行人之得,邑人之災?!@位干老兄得了老婆,我段公子卻又遇上了災難?!?/p>

    【34】段譽只聽得背后腳步聲響,一只大手搭上了右肩,將他身子扳轉,登時與干光豪面面相對。段譽苦笑道:“干老兄,干大嫂,恭喜你二位百年好合,白頭偕老,無量劍東宗西宗合并歸宗?!?/p>

    【35】干光豪哈哈大笑,回頭向那葛師妹望了一眼,段譽順著他目光瞧去,見那葛師妹一張鵝蛋臉,左頰上有幾粒白麻子,倒也頗有幾分姿色。只見她滿臉詫愕之色,漸漸的目露兇光,低沉著嗓子道:“問個清楚,他怎么到這里來啦?附近有無量劍的人沒有?”

    【36】突然間人影晃動,道旁林中竄出四人,攔在當路。黑玫瑰陡然停步,倒退了兩步。只見這四人都是年輕女子,一色的碧綠斗篷,手中各持雙鉤,居中一人喝道:“你們兩個,便是無量劍的干光豪與葛光佩,是不是?”

    【37】段譽道:“不是,不是。干光豪和葛姑娘,早已那個……那個了?!蹦桥拥溃骸吧趺茨莻€、那個了?你二人一男一女,年紀輕輕,結伴同行,瞧模樣定是私奔,還不是無量劍干葛兩個叛徒?”段譽笑道:“姑娘說話太也無理。葛光佩臉上有麻子點兒,這位姑娘卻是花容月貌,大大不同?!蹦桥酉蚝谝屡珊鹊溃骸鞍衙嬲掷聛?!”

    【38】黑衣女郎揮劍力攻。但那使鉤女子武功著實了得,雙鉤揮動,招數巧妙,酣斗片刻,黑衣女郎左腿中鉤,劃破了褲子。她連射兩箭,都被對方揮鉤格開。那女子連聲喝道:“你是甚么人?你劍法不是無量劍的!”黑衣女郎不答,劍招加緊,突然“啊”的一聲叫,長劍被單鉤鎖住,敵人手腕急轉,黑衣女郎把捏不住,長劍脫手飛出,急忙躍開。那使鉤女子雙鉤連刺,卻都被她閃過。

    【39】段譽問道:“你傷口痛不痛?要不要休息一下?”那女郎道:“傷口當然痛!我在你身上割兩刀,瞧你痛不痛?”段譽心道:“潑辣橫蠻,莫此為甚?!蹦桥捎值溃骸澳惝斦骊P心我痛不痛嗎?天下可沒這樣好心的男子。你是盼望我快些去救鐘靈,只不過說不出口。走罷!”說著走到黑玫瑰之旁,躍上馬背,手指西北方,道:“無量劍的劍湖宮是在那邊,是不是?”

    【40】說話之間,天色漸漸黑將下來,不久月亮東升,兩人乘著月亮,覓路而行。走了約莫兩個更次,遠遠望見對面山坡上繁星點點,燒著一堆火頭,火頭之東山峰聳峙,山腳下數十間大屋,正是無量劍劍湖宮。段譽指著火頭,道:“神農幫就在那邊。咱們悄悄過去,搶了鐘靈就逃,好不好?”

    【41】司空玄道:“啟稟圣使:無量劍左子穆不識順逆,兀自抗命。屬下只因中毒受傷,又斷了一條手臂,未能迅速辦妥此事,有負童姥恩德,實是罪該萬死。自當即刻統率部屬,攻下劍湖宮。請圣使在此督戰?!?/p>

    【42】南海鱷神瞇著一對圓眼,笑吟吟的聽著,不住點頭,問道:“這話倒也有理。你聽誰說的?”段譽道:“無量劍東宗掌門左子穆,西宗掌門辛雙清,神農幫幫主司空玄,萬仇谷谷主‘馬王神’鐘萬仇,他夫人‘俏藥叉’甘寶寶,還有來自江南的瑞婆婆、平婆婆,嘿嘿,太多,太多,我也記不清那許多了?!?/p>

    【43】南海鱷神喝道:“你這家伙是誰?到這里來大呼小叫。我的徒兒是不是你偷了去?”葉二娘笑道:“這位老師是‘無量劍’東宗掌門人左子穆先生。劍法倒也罷了,生個兒子卻挺肥白可愛?!?/p>

    【44】木婉清登即恍然:“原來葉二娘在無量山中再也找不到小兒,竟將無量劍掌門人的小兒擄了來?!?/p>

    【45】左子穆朗聲道:“原來宮中褚、古、傅、朱四大護衛一齊到了,在下無量劍左子穆這廂有禮?!闭f著向四人團團一揖。

    【46】那最先趕到的護衛褚萬里抖動鐵桿,軟索上所卷的長劍在空中不住晃動,陽光照耀下閃閃發光。他冷笑一聲,說道:“‘無量劍’在大理也算是個名門大派,沒想到掌門人竟是這么一個卑鄙之徒。段公子呢?他在哪里?”

    【47】當先一人便是神農幫幫主司空玄,其后卻是無量劍東宗掌門左子穆、西宗掌門辛雙清,此外則是神農幫幫眾,無量劍東西宗的弟子,數十人混雜在一起。段譽心道:“怎地雙方不打架了?化敵為友,倒也很好?!敝灰娺@數十人分向兩旁站開,恭恭敬敬的躬身,顯的靜候甚么大人物上來。

    【48】左子穆插口道:“段朋友,無量劍已歸附天山靈鷲宮麾下,無量宮改稱‘無量洞’,那無量宮三字,今后是不能叫的了?!?/p>

    【49】無量劍眾人見司空玄落得如此下場,面面相覷,盡皆神色黯然。

    【50】辛雙清指著無量劍東宗的兩名男弟子道:“你們照料著段相公下去?!蹦莾扇艘粋€叫郁光標,一個叫吳光勝,一齊躬身答應。

    【51】段譽在郁吳二人攜扶拖拉之下,好不辛苦的來到山腳,吁了一口長氣,向左子穆和辛雙清拱手道:“多承相救下山,這就別過?!毖弁虾w{神先前所指的那座高峰,心想:“要上這座小峰,可比適才下峰加倍艱難,看來無量劍的人也不會這么好心,又將我拉上峰去。為了相救木姑娘,那也只有拚命了?!?/p>

    【52】段譽大叫:“你們無量劍講理不講?這可不是把我當作了犯人嗎?無量劍又不是官府,怎能胡亂關人?”可是外面聲息闃然,任他大叫大嚷,沒一人理會。

    【53】這一覺睡到次日清晨才醒,只見房中陳設簡陋,窗上鐵條縱列,看來竟然便是無量劍關人的所在,只是空間寬敞,倒無局促之感,心想第一件事,須得遵照神仙姊姊囑咐,練她的“北冥神功”,于是從懷中摸出卷軸,放在桌上,一想到畫中的裸像,一顆心便怦怦亂跳,面紅耳赤,急忙正襟危坐,心中默告:“神仙姊姊,我是遵你吩咐,修習神功,可不是想偷看你的貴體,褻瀆莫怪?!?/p>

    【54】只聽那吳光勝道:“咱們無量劍歸屬了靈鷲宮,雖然從此受制于人,不得自由,卻也得了個大靠山,可說好壞參半。我最氣不過的,西宗明明不及我們東宗,干么那位符圣使卻要辛師叔作無量洞之主,咱們師父反須聽她號令?!庇艄鈽说溃骸罢l教靈鷲宮中自天山童姥以下個個都是女人哪?她們說天下男子沒一個靠得住。聽說這位符圣使倒是好心,派辛師叔做了咱們頭兒,靈鷲宮對無量洞就會另眼相看。你瞧,符圣使對神農幫司空玄何等辣手,對辛師叔的臉色就好得多?!眳枪鈩俚溃骸坝魩煾?,這個我可又不明白了。符圣使對隔壁那小子怎地又客客氣氣?甚么‘段相公’、‘段相公’的,叫得好不親熱?!?/p>

    【55】段譽尋思:“木姑娘在那小飯鋪中射死了干葛二人,無量劍的人不會查不到啊。嗯,是了,定是那飯鋪老板怕惹禍,快手快腳的將兩具尸身埋了。無量劍的人去查問,市集上的人見到他們手執兵器,兇神惡煞的模樣,誰也不敢說出來?!?/p>

    【56】只聽吳光勝道:“無量劍東西宗逃走了一男一女兩個弟子,也不是甚么大事?;实鄄患碧O急,靈鷲宮的圣使又干么這等著緊,非將這二人抓回來不可?”郁光標道:“這你就得動動腦筋,想上一想了?!眳枪鈩俪聊肷?,道:“你知道我的腦筋向來不靈,動來動去,動不出甚么名堂來?!?/p>

    【57】無量劍弟子聽到叫聲,登時便有二人奔到,接著又有三人過來,紛紛呼喝:“怎么啦?那小子呢?”段譽給郁吳二人壓在身底,新來者一時瞧他不見。

    【58】無量劍七名弟子重重疊疊的擠在一道窄門內外,只壓得段譽氣也透不過來,眼見難以逃脫,只有認輸再說,叫道:“放開我,我不走啦!”對方的內力又源源涌來,只塞得他膻中穴內郁悶難當,胸口如欲脹裂。他已不再去扳郁光標的拇指,可是拇指給他的拇指壓住了,難以抽動,大叫:“壓死我啦,壓死我啦!”

    【59】他登時大喜:“他們師父兒子給木姑娘偷了去,大家心慌意亂,再也顧不得捉我了?!碑敿磸娜硕焉吓懒顺鰜?,心下詫異:“怎地這些人爬在地下不動?是了,定是怕他們師父責罰,索性假裝受傷?!币粫r也無暇多想這番推想太也不合情理,拔足便即飛奔,做夢也想不到,七名無量劍弟子的內力已盡數注入他的體內。

    【60】段譽三腳兩步,便搶到了屋后,甚么“既濟”、“未濟”的方位固然盡皆拋到了腦后,“輕云蔽月,流風回雪”的神姿更加只當是曹子建的滿口胡柴,當真是急急如喪家之犬,忙忙似漏網之魚,眼見無量劍群弟子手挺長劍,東奔西走,大叫:

    【61】出得林來,不多時見到左子穆仗劍急奔,心想:“他是在追木站娘,我可不能置身事外?!碑斚虑那母S在后。此時他身上已有七名無量劍弟子的內力,毫不費力的便跟著他一路上峰。左子穆掛念兒子安危,也沒留神有人跟隨。段譽怕他轉身動蠻,又抓住自己來跟木婉清“走馬換將”,和他相距甚遠,來到半山腰時,想到即可與木婉清相會,心中熱切,又怕南海鱷神久等不耐,傷害了她,忍不住縱身大呼。

    【62】段譽指著他身后,微笑道:“我一位師父早已站在你的背后……”南海鱷神不覺背后有人,回頭一看。段譽陡然間斜上一步,有若飄風,毛手毛腳的抓住了他胸口“膻中穴”,大拇指對準了穴道正中。這一手法笨拙之極,但段譽身上蘊藏了無量劍七名弟子的內力,雖然不會運用,一抓之下,勁道卻也不小。南海鱷神只感胸口一窒,段譽左手又已抓住他肚臍上的“神闕穴”?!氨壁ど窆Α本磔S上所繪經脈穴道甚多,段譽只練過手太陰肺經和任脈兩圖,這“膻中”、“神闕”兩穴,正是任脈中的兩大要穴。

    【63】南海鱷神內力之強,與無量劍七名弟子自是不可相提并論,段譽登時身子搖晃,立足不定。他知局勢危急,只需雙手一離對方穴道,自己立時便有性命之憂,是以身上雖說不出的難受,還是勉力支撐。

    【64】大理三公的功力,比之無量劍弟子自是高得多了,又是見機極快,應變神速,饒是如此,三人都已嚇出了一身冷汗,心中均道:“延慶太子的邪法當真厲害?!痹僖膊桓胰ヅ龆巫u身子。

    【65】段譽先吸得了無量劍派七弟子的全部內力,后來又吸得了段延慶、黃眉僧、葉二娘、南海鱷神、云中鶴、鐘萬仇、崔百泉等高手的部分內力,這一日又得了保定帝、本觀、本相、本因、本參段氏五大高手的一小部內力,體內真氣之厚,內力之強,幾已可說得上震古鑠今,并世無二。這時得伯父的指點,將這些真氣內力逐步藏入內府,全身越來越舒暢,只覺輕飄飄地,似乎要凌空飛起一般。

    【66】王夫人上了岸后,艙中又走出兩個青衣婢女,手中各持一條鐵鏈,從艙中拖出兩個男人來。兩人都是雙手給反綁了,垂頭喪氣。一人面目清秀,似是富貴子弟,另一個段譽竟然認得,是無量劍派中一名弟子,記得他名字叫作唐光雄。段譽大奇:“此人本來在大理啊,怎地給王夫人擒到了江南來?”

    【67】嚴媽媽道:“你……你放下放我?”語聲已有氣無力。段譽最初吸取無量劍七弟子的內力需時甚久,其后更得了不少高手的部分內力,他內力愈強,北冥神功的吸力也就愈大,這時再吸嚴媽媽的內力,那只片刻之功。嚴媽媽雖然兇悍,內力卻頗有限,不到一盞茶時分,已然神情委頓,只上氣不接下氣的道:“放……開我,放……放……放手……”

    【68】段譽受無量劍和神農幫欺凌、為南海鱷神逼迫、被延慶太子囚禁、給鳩摩智俘虜、在曼陀山莊當花匠種花,所經歷的種種苦楚折辱著實不小,但從未有如此刻這般的怨憤氣惱。

    【69】段譽對別人的話聽而不聞,王語嫣的一言一語,他卻無不聽得清清楚楚,登時想起在無量山的經歷,當日神農幫如何奉命來奪無量宮,“無量劍”如何改名“無量洞”,那身穿綠色斗篷、胸口繡有黑鷲的女子如何叫人將自己這個“小白臉”帶下山去,那都是出于“天山童姥”之命,可是王語嫣的疑問他卻回答不出,只說:“好厲害,好厲害!險些將我關到變成‘老白臉’,兀自不能脫身?!?/p>

    【70】段譽認得這道姑是大理無量洞洞主辛雙清,她本是無量劍西宗的掌門人,給童姥的部屬收服,改稱為無量洞洞主。這些日子來,他一直不敢和辛雙清正眼相對,也不敢走近她屬下的左子穆,生怕他們要算舊帳,這時見她發話,急忙躲在包不同身后。

    【71】那王夫人更道:“只要是大理人,或者是姓段的,撞到了我便得活埋?!蹦莻€無量劍的弟子給王夫人擒了住,他不是大理人,只因家鄉離大理不過四百余里,便也將之活埋。

    一秒鐘記住本站網址:http://www.dwyspamba.com,金庸小說全集

    看網友對小說天龍八部 無量劍 的精彩評論

    會庚:
    篇幅冗長,不喜歡。
    蘇門答臘:
    金大俠就是太愛錢了點
    不舍晝夜:
    年初買了這個明河版,夏天復習了一遍,感覺不如以前看那么好。主要是第一冊中,段譽哼哼唧唧、唧唧歪歪、歪歪扭扭、扭扭捏捏的,越看越不喜。黃眉僧一出來,天龍寺一開打,就開始好起來。所以當時想給4星。今天晚間7點,金庸去世了,青春期正式結束。想起這書,還是妥妥地5星。金庸是中國現當代最偉大的作家,應該享受下半旗的待遇。
    夏落:
    看了好久,前面鐘靈和阿碧出場相當驚艷,這兩個又偏偏只是小配角。整體而言略有一點狗血,金庸一貫善于利用超預期制造矛盾和沖擊,天龍八部也不例外。求而不得、意外與機緣貫穿了前前后后的所有過程。人生在世浮浮沉沉,又有多少是自己能掌握的呢,唯改變心境。
    MoS:
    最喜愛的一部,深深地流露出宿命感
    阿辣布貓:
    金庸作品中最喜歡的四本書之一,想當年曾每天給同學講一段
    理想主義者之死:
    老爺子巔峰之作 波瀾壯闊 蕩氣回腸 很好地展現了金庸對人生與人性的思考 以及淵博的學識。
    切爾斯基:
    讀完新修版《天龍八部》,發現最喜歡的女子竟然是阿碧,其次是梅蘭竹菊四劍
    康sisi:
    我唯一完整讀下來的金庸作品
    木夕羊:
    學弟你說錯了,我不愛蕭峰這樣的大英雄。。。
    晃晃:
    我不喜歡段譽王語嫣…我愛喬峰和阿朱
    小黛:
    阿朱和蕭峰,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段譽情路坎坷。虛竹得來的東西似乎都是不費功夫。
    黃業霖:
    天生北喬峰, 豪氣與人殊。 至義三兄弟, 情鐘一阿朱。 殉身成大道, 一死雄萬夫。 可嘆俗家子, 斤斤漢與胡。
    Sn:
    第一本金庸用了將近一個月時間才讀完,說實話有點失望。通篇文筆一般,廢話也太多。人物關系的復雜雖然串聯起來爽感十足,但無論是對親情還是愛情的描寫,都極盡庸俗,甚至狗血。很多江湖中人腦回路太清奇,就是強行降智的感覺。一番大戰后總是草草收場,明明很多事尚未解決啊。作為武俠小說,武力值的飄忽不定也是硬傷,特別指出段譽。最后,我十分羨慕段正淳。
    南泉:
    文風非常成熟。。。無奈有點復雜。。沒處理好。。。bug太多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