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as883"></bdo>

    <div id="as883"><span id="as883"><button id="as883"></button></span></div>
  • <dl id="as883"></dl>
    <address id="as883"></address>
    1. 金庸小說作品全集 > 金庸大全 > 人物大全 > 書劍恩仇錄 >

    宋善朋

    人物大全:書劍恩仇錄    作者:金庸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白色 選擇字體: 宋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 恢復默認

    書????名:宋善朋

    又????名:《書劍江山》

    >

    作????者:金庸

    類????別:武俠

    書中描述

    【1】宋善朋聽得是紅花會中人物,心頭一驚,道:“久仰久仰,聽說貴會在江南開山立柜,一向很少到塞外來呀。不知三位找我們老莊主有何見教?真是失敬得很,我們老莊主剛出了門”

    【2】文泰來聽得周仲英果不在家,陸菲青那封信也就不拿出來了,見宋善朋雖然禮貌恭謹,但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心下有氣,便道:“既然周老英雄不在家,就此告退。我們前來拜莊,也沒甚么要緊事,只是久慕周老英雄威名,順道瞻仰。

    【3】這可來得不巧了?!闭f著扶了椅子站起。宋善朋道:“不忙不忙,請用了飯再走吧?!鞭D頭向一名莊丁輕輕說了幾句話,那莊丁點頭而去。文泰來堅說要走。宋善朋道:“那么請稍待片刻,否則老莊主回來,可要怪小人怠慢貴客?!闭f話之間,一名莊丁捧出一只盤子,盤里放著兩只元寶,三十兩一只,共是六十兩銀子。宋善朋接過盤子,對文泰來道:“文爺,這點不成敬意。三位遠道來到敝莊,我們沒好好招待,這點點盤費請賞臉收下?!?/p>

    【4】文泰來一聽,勃然大怒,心想我危急來投,你把我當成江湖上打抽豐的來啦。他一身傲骨,這次到鐵膽莊來本已萬分委曲,豈知竟受辱于傖徒。駱冰見丈夫臉上變色,輕輕在他手上一捏,要他別發脾氣。文泰來按捺怒氣,左手拿起元寶,說道:“我們來到寶莊,可不是為打抽豐,宋朋友把人看小啦?!彼紊婆筮B說“不敢”,心里說:“你不是打抽豐,怎么銀子又要拿?”他知道紅花會聲名大,所以送的盤費特別從豐。

    【5】文泰來“嘿嘿”一聲冷笑,把銀子放回盤中,說道:“告辭了?!彼紊婆笠豢粗?,大吃一驚。兩只好端端的元寶,已被他單手潛運掌力,捏成一個扁扁的銀餅,他又是羞慚,又是著急,心想:“這人本領不小,怕是來尋仇找晦氣的?!泵ο蚯f丁輕聲囑咐了幾句,叫他快到后堂報知大奶奶,自己直送出莊,連聲道歉。文泰來不再理他。三名莊丁把客人的馬匹牽來,文泰來與余魚同向宋善朋一抱拳,說聲“叨擾”,隨即上馬。

    【6】駱冰從懷里摸出一錠金子,重約十兩,遞給牽著她坐騎的莊丁,說道:“辛苦你啦,一點點小意思,三位喝杯酒吧?!闭f著向另外兩名莊丁一擺手。這十兩金子所值,超出宋善朋所送的兩只銀元寶豈止數倍,那莊丁一世辛苦也未必積得起,手中幾時拿到過這般沉甸甸的一塊金子,一時還不敢信是真事,歡喜得連“謝”字也忘了說。駱冰一笑上馬。

    【7】那人自稱姓孟,名健雄,是鐵膽周仲英的大弟子,當下把文泰來三人又迎進莊去,言語十分恭敬殷勤。宋善朋在旁透著很不得勁兒。賓主坐下,重新獻條,一名莊丁出來在孟健雄耳邊說了幾句話。孟健雄站起身來,道:“我家師娘請這位女英雄到內堂休息?!?/p>

    【8】孟健雄一聽莊丁稟告,知道這批人定為文泰來而來,叫宋善朋出去敷衍,當即趕到文泰來室中,說道:“文爺,外面有六扇門的鷹爪子,說不得,只好委屈你們三位暫避一避?!碑斚掳盐奶﹣矸銎?,走進后花園一個亭子,和余魚同兩人合力把亭中一張石桌搬開,露出一塊鐵板,拉開鐵板上鐵環,用力一提,鐵板掀起,下面原來是個地窖。

    【9】只聽得后門外有人大聲叫門,同時前面人聲喧嘩,衙門中一干人要闖向后進。宋善朋拚命阻攔,卻哪里擋得???張召重等震于周仲英威名,不便明言搜查,只說:“寶莊建得這么考究,塞外少見,請宋朋友引我們開開眼界?!?/p>

    【10】宋善朋道:“我們都是安分良民,周老莊主是河西大紳士,有家有業,五百里方圓之內無人不知,怎敢窩藏匪類,圖謀不軌?這位童爺剛才來過,莊上沒送盤纏,那是兄弟的不是,可是這么挾嫌誣陷,我們可吃罪不起?!彼奶﹣淼纫讯闳氲亟?,說話便硬了起來。孟健雄假裝不知,明問張召重等的來由,哈哈大笑,道:“紅花會是江南的幫會,怎么會到西北邊塞來?這位鏢頭異想天開,各位大人也真會信他!”

    【11】張召重鑒貌辨色,料想這孩子必知文泰來的躲藏處,眼見孟健雄、宋善朋等一干人老辣干練,只有從孩子身上下工夫,但孩子年紀雖小,嘴頭卻硬,便道:“今兒來的客人好像是四位,不是三位,是不是?”周英杰并不上當,道:“不知道?!睆堈僦氐溃骸按龝覀儼讶齻€人搜出來,不但你爸爸、連你這小孩子、連你媽媽都要殺頭!”周英杰“呸”了一聲,眉毛一揚,道:“我都不怕你,我爸爸會怕你?”

    【12】周仲英目光轉到宋善朋臉上,喝道:“你一見公差,心里便怕了,于是說了出來,是不是?”他素知孟健雄為人俠義,便殺了他頭也不會出賣朋友,宋善朋不會武藝,膽小怕事,多半是他受不住公差的脅逼而吐露真相。宋善朋見到老莊主的威勢,似乎一掌便要打將過來,不由得膽戰心驚,說道:“不……不是我說的,是……是小……小公子說的?!?/p>

    【13】這時大廳上早已打得桌倒椅翻,一塌胡涂。周仲英大叫:“來人哪!”宋善朋率領了幾名莊丁進來,排好桌椅,重行點上蠟燭,分賓主坐下。東首賓位陳家洛居先,依次是無塵、徐天宏、楊成協、衛春華、章進、駱冰、石雙英、蔣四根、余魚同。心硯站在陳家洛背后。西首主位周仲英坐第一位,依次是孟健雄、安健剛、周綺。

    【14】宋善朋督率莊丁,將大廳中心桌椅搬開,露出一片空地,四周添上巨燭,明亮如晝。周仲英走到廳心,抱拳說道:“請上吧?!?/p>

    【15】陳家洛、陸菲青、及紅花會群雄跟著周仲英穿過了兩個院子。此時火勢更大,熱氣逼人,黑夜中但見紅光沖天,煙霧瀰漫。孟健雄、安健剛和宋善朋早已出去督率莊丁,協力救火。徐天宏大叫:“咱們先合力把火救熄了再說?!敝芫_罵道:“你叫人放火,還假惺惺裝好人?!彼齽偛怕犘焯旌暌辉俅蠛胺呕?,認定是他指使了人來燒鐵膽莊的,滿腔悲憤,哪里還顧到對方人多勢眾,舉刀便向徐天宏砍下。徐天宏忙竄開避過,周綺還待要追,已被趙半山勸住。饒是周綺單刀在手,猛沖猛跳,但被趙半山伸手輕輕搭上刀背,一柄刀便如有千斤之重,幾乎拿也拿不住,哪里還進得半步。

    【16】周仲英對宋善朋道:“你領大伙到安西州后,可投吳大官人處耽擱,一切使費,到咱們號子里支用。待我事情料理完后,再來叫你?!敝芫_道:“爹爹,咱們不去安西?”周仲英道:“當然不去啦,文四爺在咱們莊上失陷,救人之事,咱們豈能袖手旁觀?”周綺、孟健雄、安健剛三人聽他說要出手助救文泰來,俱各大喜。

    【17】孟健雄、宋善朋等將周英杰尸身入殮,葬在莊畔。周綺伏地痛哭,周仲英亦是老淚縱橫。陳家洛等俱在墳前行禮。

    【18】不久,無塵、陳家洛、陸菲青三撥人馬先后啟程,最后是周仲英及宋善朋等大隊人伙動身。到趙家堡后,當地百姓已知鐵膽莊失火,紛來慰問。周仲英謝過了,去相熟銀鋪取了一千兩銀子,打了尖,即與宋善朋等分手,縱馬向東疾馳。

    一秒鐘記住本站網址:http://www.dwyspamba.com,金庸小說全集

    看網友對小說書劍恩仇錄 宋善朋 的精彩評論

    紅豬:
    平心而論金庸的小說都不值太高分,但現在看來金庸的小說卻是非??少F的。這部刻畫的最成功的人物該是霍青桐吧,感覺倒是陳家洛配不上她。另外我十分懷念阿凡提。
    lcn:
    陳家洛:我又卜是SB,我親自送她去的京城
    照相來月明:
    情節和人物個性單調了一些,作為第一部來說不錯了~~他的小說自然是要重溫的!
    七夜:
    作為金庸的第一部小說,不論是情節、文筆還是狹義精神的詮釋都只能說初露鋒芒而已,不過也是初顯大氣了
    Pardonbanane:
    還好沒有特別悲劇。
    翠墨待書:
    誰說是一部爛書,周綺與徐天宏的情感戲著實好看吶。金庸一開始就會寫感情戲,難怪他的情書能迷倒他古靈精怪的太太。
    RW:
    陳家洛是男主角中的一個極品。優柔寡斷,見異思遷,小雞肚腸,無膽無謀。竟然全集于一身!香香公主也是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的姑娘,單純的蠢了?;羟嗤?,一個有勇有謀的女子,就被他們連累了
    xi:
    陳家洛這么懦弱猶豫,是全篇最該去死的人
    侍劍:
    喜歡香香公主。
    Leica:
    讀的時候實在太小。已經忘記了。
    藍:
    我記得我讀的是這個版本的盜版.....
    FLK:
    其實這本書情節編排跌宕起伏,人物性格各異,還有唯美的香香公主。
    南瓜子:
    啊啊啊啊我就只記得道德綁架那段了
    revolvingdoor:
    金老先生文筆真的很雄壯闊力,著實大家風范,筆下的英雄也各個義薄云天、俠氣非凡!故事情節曲折,卻饒有趣味,讀起來欲罷不能。力薦。
    欣波兒:
    在上冊中,霍青桐只出來露了個臉就退場了,后半部分一群臭男人打打殺殺,一直看完纏綿悱惻的愛情戲都沒上演,那個啥,期待下冊~~先找到借書證為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