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as883"></bdo>

    <div id="as883"><span id="as883"><button id="as883"></button></span></div>
  • <dl id="as883"></dl>
    <address id="as883"></address>
    1. 金庸小說作品全集 > 金庸大全 > 人物大全 > 天龍八部 >

    劉竹莊

    人物大全:天龍八部    作者:金庸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白色 選擇字體: 宋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 恢復默認

    中文名:劉竹莊

    別稱:無

    所屬書籍:天龍八部

    出現次數:4次

    屬性:人物

    書中描述

    【1】傳功、執法兩長老相對嘆息一聲,并不說話。只見人影一晃,一人搶出來攔在那五袋弟子身前。那人滿臉紅光,手持鬼頭刀,正是四大長老中的吳長老,厲聲喝道:“劉竹莊,你為什么要逃?”那五袋弟子顫聲道:“我……我……我……”連說了六七個“我”字,再也說不出第二個字來。

    【2】白世鏡凝視劉竹莊,說道:“你這等行徑,還配做丐幫的弟子嗎?你自己了斷呢?還是須得旁人動手?”劉竹莊道:“我……我……”底下的話仍是說不出來,但見他抽出身邊單刀,想要橫刀自刎,但手臂顫抖得極是厲害,竟無法向自己頸中割去。一名執法弟子叫道:“這般沒用,虧你在丐幫中耽了這么久?!弊プ∷冶?,用力一揮,割斷了他喉頭。劉竹莊道:“我……謝謝……”隨即斷氣。

    【3】原來丐幫中規矩,凡是犯了幫規要處死刑的,如果自行了斷,幫中仍當他是兄弟,只須一死,便洗清了一切罪孽。但如由執法弟子動手,那么罪孽永遠不能清脫。適才那執法弟子見劉竹莊確有自刎之意,只是力有不逮,這才出手相助。

    【4】段譽與王語嫣、阿朱、阿碧四人,無意中撞上了丐幫這場大內變,都覺自己是局外人,窺人陰私,極是不該,但在這時退開,卻也已不免引起丐幫中人的疑忌,只有坐得遠遠地,裝得漠不關心。眼見李春來和劉竹莊接連血濺當場,尸橫就地,不久之前還是威風凜凜的宋奚陳吳四長老一一就縛,只怕此后尚有許多驚心動魄的變故。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覺處境甚是尷尬。段譽與喬峰義結金蘭,風波惡中毒后喬峰代索解藥,王語嫣和朱碧雙姝都對喬峰心存感激,這時見他平定逆亂,將反叛者一一制服,自是代他歡喜。

    一秒鐘記住本站網址:http://www.dwyspamba.com,金庸小說全集

    看網友對小說天龍八部 劉竹莊 的精彩評論

    ( ̄π ̄):
    我讀的是新修版,生日在新華書店買的。引人入勝。
    十個雪碧:
    南慕容,北喬峰,都被爹給坑。
    Yangzh:
    感覺自己在向段譽學習撩妹技能啊。。。 這是赤裸裸的相互戴綠帽子啊。 一天一本,中間略有簡短,終于斷斷續續讀完。
    606:
    感覺是看過的人物最豐滿的一部, 每個人都逃不過貪嗔癡的糾纏
    玻璃渣可防可控:
    第一次看武俠,此前甚至連劇也沒有看過。能稍稍體會到金庸透過武林寫出對天下蒼生悲憫的心情。
    楊楓:
    無人不冤,有情皆孽
    Trey3:
    情種段譽;仁義喬峰;渾渾噩噩虛竹子;中國好妻子之一段朱;天上地下唯我獨尊段紫;貪嗔癡鳩摩智;胸有大志慕容復
    小蝶:
    金庸爺爺94年作品 ,人物背景已經相當成熟沒有了世界中心牛家村,一個希臘悲劇內核的中國武俠故事。
    青木珠:
    敝履榮華 浮云生死 此身何懼
    小葉子:
    王語嫣怎么也是段譽的妹妹!
    Strive.:
    英雄落幕長嘆息
    近朱者赤西仁:
    大學最后一年、好好讀了一遍、
    叨叨:
    段譽最后太讓人失望了,喜歡美又怎么是心魔作崇?還是他爹段正淳明白,為女生,為女死,才不枉此生。
    荷蘭:
    眾生貪顛癡。有幸者釋然,段正淳識得真愛,段延慶放下皇位,蕭遠山走出復仇,慕容博看開光復,玄慈直面愧疚,鳩摩智頓悟真諦。去妄存真即得重生,雁門關外,蕭峰生死輪回也算解脫;污泥井底,段譽愛癡糾纏終得回報;珍瓏局前,虛竹退步絕境方得后生。不幸者沉迷,游坦之與慕容復一死一瘋,皆因迷失自我,然慕容公子猶有一夢作為依托,戴上面具獻出雙目的鐵丑終至一無所有。塞上牛羊空許約,誤殺愛人的蕭峰,還有阿紫蠻橫的愛;惡紫之奪朱,得不到愛的阿紫,還有游坦之舍身的愛;即使那沉迷于復興大燕的慕容復,身敗名裂后還有阿碧織造的美夢棲身。那么,游坦之呢,當愛的死去活來,面目全非,陷入盲目后,唯有最令人恐懼與憐憫的一死
    #`寶石#:
    書甚好,牽連起的思緒更多,五星。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