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as883"></bdo>

    <div id="as883"><span id="as883"><button id="as883"></button></span></div>
  • <dl id="as883"></dl>
    <address id="as883"></address>
    1. 金庸小說作品全集 > 金庸大全 > 人物大全 > 天龍八部 >

    唐光雄

    人物大全:天龍八部    作者:金庸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白色 選擇字體: 宋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 恢復默認

    中文名:唐光雄

    別稱:無

    所屬書籍:天龍八部

    出現次數:4次

    屬性:人物

    書中描述

    【1】王夫人上了岸后,艙中又走出兩個青衣婢女,手中各持一條鐵鏈,從艙中拖出兩個男人來。兩人都是雙手給反綁了,垂頭喪氣。一人面目清秀,似是富貴子弟,另一個段譽竟然認得,是無量劍派中一名弟子,記得他名字叫作唐光雄。段譽大奇:“此人本來在大理啊,怎地給王夫人擒到了江南來?”

    【2】只聽王夫人向唐光雄道:“你明明是大理人,怎地抵賴不認?”唐光雄道:“我是云南人,我家鄉在大宋境內,不屬大理國?!蓖醴蛉说溃骸澳慵亦l距大理國多遠?”唐光雄道:“四百多里?!蓖醴蛉说溃骸安坏轿灏倮?,也就算是大理國人。去活埋在曼陀花下,當作肥料?!碧乒庑鄞蠼校骸拔业降追噶耸裁词??你給說個明白,否則我死不瞑目?!蓖醴蛉死湫Φ溃骸爸灰谴罄韲?,或者是姓段的,撞到了我便得活埋。你到蘇州來干什么?既然來到蘇州,怎地還是滿嘴大理口音,在酒樓上大聲嚷嚷的?你雖非大理國人,但與大理國鄰近,那就一般辦理?!?/p>

    【3】她手一揮,一名婢女拉了唐光雄便走。唐光雄不知是被點了穴道,還是受了重傷,竟無半點抗御之力,只是大叫:

    【4】先前押著唐光雄而去的那名婢女回報:“那大理人姓唐的,已埋在‘紅霞樓’前的紅花旁了?!倍巫u心中一寒。只見王夫人漫不在乎的點點頭,說道:“段公子,請!”段譽道:“冒昧打擾,賢主人勿怪是幸?!蓖醴蛉说溃骸按筚t光降,曼陀山莊蓬壁生輝?!眱扇丝涂蜌鈿獾南蚯白呷?,全不似片刻之前段譽生死尚自系于一線。

    一秒鐘記住本站網址:http://www.dwyspamba.com,金庸小說全集

    看網友對小說天龍八部 唐光雄 的精彩評論

    五星集中營:
    |278:205:49:2:0|
    龍偉平:
    已經超出武俠領域的武俠小說,經典角色太多,不久的將來也許會成為新名著。
    KILLCaffeine:
    無人不冤,有情皆孽,武俠世界,眾生皆苦。金庸視角切換和塑造人物性格的能力一絕。
    yamamaya:
    其實里面蕭峰的描寫最傳神,古希臘命運悲劇的主人翁放哪里都是好料,最cult是馬夫人那段。情節來講屬于金庸第一復雜精彩,不過也只是為情節而情節而已,說穿了,只是一個好故事罷了,金庸到這里還在糾結民族主義,喬峰最后還在糾結身份問題,真為這種古老的ideology嘆息。時至今日,自己不會再像少年時代讀金庸,漫畫還是繼續看著,因為后者是進化的文藝形態吧。
    凡tastics:
    唯一“讀”過的武俠。
    流浪詩人hm:
    故事有些散亂,倒符合書名的含義,人生無常,也有各種巧合。不過這部書中的江湖卻有些讓我喜歡不起來,人物也是,除了喬峰,其他都算不得什么人物。
    小耳朵圖嗎:
    花了50個小時 在@微信讀書上讀完五冊 可惜未能讀到三聯版 新修訂版 改了好多 4星半吧/金庸先生對佛法 道家 乃至物理都了解甚深 信手拈來 好多引用的詩詞都有講究 佩服佩服
    茉莉蜜茶:
    最喜歡的一本金庸武俠
    sean:
    算是金庸的巔峰了
    yupei:
    個人認為金庸最好的作品,寫人性寫到絕
    卡諾:
    中學。金庸的杰出作品,我就喜歡復雜規模大的東西。
    [已注銷]:
    待到少林寺那一場斗,三人終于碰面,真是拍案叫絕??!讀罷全書,心中感慨萬千,能說出來的卻沒有。
    哼?。?/div>
    新版最可惜的一點還是沒能把慕容復的形象立起來。以后也沒機會了。
    nani:
    新修版《天龍八部》,金庸從善如流改掉舊版不少膈應死人的bug;另外段譽對王語嫣的癡戀,我就從沒看出一絲愛意,故特不理解忠粉對這段感情何以迷得神魂顛倒~新修版段譽破除心魔正和我意~粉絲為此大肆攻擊此版顯然還不夠忠~藩屎毛病大了便莫名有種優越感自以為比作者更理解原著更有解釋權,也是心魔呀
    王十二:
    塞上牛羊空許約,半生寂寞,卻也是時也命也,強求不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