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as883"></bdo>

    <div id="as883"><span id="as883"><button id="as883"></button></span></div>
  • <dl id="as883"></dl>
    <address id="as883"></address>
    1. 金庸小說作品全集 > 金庸大全 > 人物大全 > 天龍八部 >

    少林老僧

    人物大全:天龍八部    作者:金庸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白色 選擇字體: 宋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 恢復默認

    中文名:少林老僧

    別稱:無

    所屬書籍:天龍八部

    出現次數:1次

    屬性:人物

    書中描述

    【1】蕭峰行事向來干脆爽凈,決斷極快,這時卻當真進退維谷,一瞥眼間,只見城墻邊七八名契丹武士圍住了兩名少林老僧狠斗。一名少林僧手舞戒刀,口中噴血,顯是身受重傷,蕭峰凝神去看,認得他是玄鳴;另一名少林僧揮動禪杖拚命掩護,卻是玄石。兩名遼兵揮動長刀,砍向玄鳴。玄鳴重傷之下,無力擋架。玄石倒持禪杖,杖尾反彈上來,將兩柄長刀撞了回去。猛聽得玄鳴“啊”的一聲大叫,左肩中刀,玄石橫杖過去,將那遼兵打得筋折骨裂,但這一來胸口門戶大開,一名契丹武士舉矛直進,刺入玄石小腹。玄石禪杖壓將下來,那契丹武士登時頭骨粉碎,竟還比他先死片刻,玄鳴戒刀亂舞,已是不成招數,眼淚直流,大叫:“師弟!師弟!”

    一秒鐘記住本站網址:http://www.dwyspamba.com,金庸小說全集

    看網友對小說天龍八部 少林老僧 的精彩評論

    藍色的30道陰影:
    事隔多年,還是那么精彩!
    辛夷子:
    自認為是兼輕松幽默與深刻思考于一身的金大俠的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大瘋子和小包子:
    無人不冤,有情皆孽,人生百態總逃不開一個情字。
    陳茶:
    ??!讀這樣的書養出來的國民,即便是壞人那也有自己的原則和章法
    小可樂楓:
    三條主線的敘事手法難度非常大,而且金先生表述的毫無違和感??梢姽αχ詈?。家國情懷,兒女情仇,都在這本書里展現的淋漓盡致。
    痕跡:
    羅里吧嗦,毫無邏輯,也不講道理。描寫武功高強就那么幾句話,人物如此扁平,我都分不清那些女性有什么區別。推動情節全靠偶遇,文筆實在太差,更別談什么內涵了??赡苁俏也欢鋫b小說。 另外金庸塑造的女性真的都好令人討厭,什么木婉清、阿紫的,性格沒啥分別,還有段正淳那些情婦,沒有一個不令人討厭的。只有阿朱好一點。 為了紀念金庸去世,《天龍八部》成了我讀的第一本武俠小說,沒想到寫的這么差。這還是被認為最經典的一部。
    不快樂小楊:
    段譽跟楊過根本性質是一樣的,糊里糊涂就學會了絕世武功。(阿紫和郭芙一樣讓人厭煩)
    薛浥塵:
    讀到四十三章蕭遠山和慕容博都皈依佛門那里淚如雨下。文化感非非非……常強!而最合我心意的一點是全書以佛家文化貫穿,最后提煉出的去貪嗔、不爭求、反勝敗的理念更是極具超越性。其實如果人人俱有此心,江湖上的故事也不會那么腥風血雨得悲壯燦爛,但平和之心的確是對普世蒼生都有益的正道一條。
    響箭:
    還是最喜歡這個版本的。
    ALOE:
    佛說人生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善惡曲直,佛法癡念,點面呼應,又不失歷史厚重感,金庸功夫了得。
    天臺上的輪廓:
    都說金庸的巔峰是《鹿鼎記》,但我卻自始至終堅定不移地認為《天龍八部》是他最好的作品?!短忑埌瞬俊穾Ыo我的震撼不是幾句話能說完的。此書構架非常大,人物非常多,主線三條,支線數不清,然而每一個人物、每一段故事都很精彩,而作品中對人性的思考也非常讓人震撼。喬峰是靈魂人物,他的一生英勇而悲壯,賺足了眼淚。虛竹的善,阿朱的柔,阿紫的癡,慕容復的偏執,一個個鮮明的人物,一串串動人的故事。
    尿豁齒鋼镚的貓:
    下品。拐彎抹角啰里八嗦,生拉硬扯胡編亂造,閱至喬峰問及段正淳雁門關往事一段,不禁口罵“傻逼”,幾欲作嘔。此種腦殘段落層出不窮,或輕或重,實難忍受,只想去你媽了逼。
    Yu:
    只能說,蕭大俠是我最敬仰的大俠。
    muzi:
    這應該是讀的金庸老爺子的第一本書,以前都是看電視或者電影的,這次看了原著感觸頗深,武俠小說,最終情和義,情義至始至終都是焦點,然則人物繁多,關系錯綜復雜,但金庸老爺子筆法犀利,喬峰,段譽,虛竹均是大手筆,像是慕容復,段正淳,包不同,段延慶,還有逍遙派等人物,均是讓人映象深刻,看完之后,立馬想去看看其他金庸老爺子的小說,真乃一件幸事
    五麻:
    有情皆孽,無人不冤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