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as883"></bdo>

    <div id="as883"><span id="as883"><button id="as883"></button></span></div>
  • <dl id="as883"></dl>
    <address id="as883"></address>
    1. 金庸小說作品全集 > 金庸大全 > 人物大全 > 天龍八部 >

    馮阿三

    人物大全:天龍八部    作者:金庸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白色 選擇字體: 宋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 恢復默認

    中文名:馮阿三

    國????籍:宋朝

    民????族:漢族

    >

    職????業:木匠

    身????份:函谷八友之一

    師????傅:蘇星河

    人物出處:《天龍八部》

    金庸小說《天龍八部》中的人物?!昂劝擞选崩狭山绸T阿三,蘇星河徒弟。本來是木匠出身,投入師門之前,已是一位巧匠,后來再從師學藝,更是巧上加巧。

    1出處

    《天龍八部》

    2書中描述

    康廣陵撲向蘇星河身上,薛慕華忙抓住他后心,奮力拉開,哭道:“師父身上有毒?!狈栋冽g、茍讀、吳領軍、馮阿三、李傀儡、石清露一齊圍在蘇星河身旁,無不又悲又怒??祻V陵跟隨蘇星河日久,深悉本門的規矩,初時見師父向虛竹跪倒,口稱“掌門人”,已猜中了八九成,再凝神向他手指審視,果見戴著一枚寶石指環,便道:“眾位師弟,隨我參見本派新任掌門師叔?!闭f著在虛竹面前跪倒,磕下頭去。范百齡等一怔,均即省悟,便也一一磕頭。

    虛竹心亂如麻,說道:“丁……丁春秋那個奸賊施主,害死我師伯祖,又害死了你們的師父?!笨祻V陵道:“報仇誅奸,全憑掌門師叔主持大計?!碧撝袷莻€從未見過世面的小和尚,說到武功見識,名位聲望,眼前這些人個個遠在他之上,心中只是轉念:“非為師伯祖復仇不可,非為聰辯先生復仇不可,非為屋中的老人復仇不可!”口中大聲叫了出來:“非殺丁春秋……丁春秋這惡人……惡賊施主不可?!笨祻V陵又磕下頭去,說道:“掌門師叔答允誅奸,為我等師父報仇,眾師侄深感掌門師叔的大恩大德?!狈栋冽g、薛慕華等也一起磕頭。虛竹忙跪下還禮,道:“不敢,不敢,眾位請起?!笨祻V陵道:“師叔,小侄有事稟告,此處人多不便,請到屋中,由小侄面陳?!碧撝竦溃骸昂?!”站起身來。眾人也都站起。虛竹跟著康廣陵,正要走入木屋中,范百齡道:“且慢!師父在這屋內中了丁老賊的毒手,掌門師叔和大師兄還是別再進去的好,這老賊詭計多端,防不勝防?!笨祻V陵點頭道:“此言甚是!掌門師叔萬金之體,不能再冒此險?!毖δ饺A道:“兩位便在此處說話好了。咱們在四

    邊察看。以防老賊再使什么詭計?!闭f著首先走了開去,其余馮阿三、吳領軍等也都走到十余丈外。其實這些人除了薛慕華外,不是功力消散,便是身受重傷,倘若丁春秋前來襲擊,除了出聲示警之外,實無防御之力。慕容復、鄧百川等見他們自己本派的師弟都遠遠避開,也都走向一旁。鳩摩智、段延慶等雖見事情古怪,但事不干己,徑自分別離去??祻V陵道:“師叔……”虛竹道:“我不是你師叔,也不是你們的什么掌門人,我是少林寺的和尚,跟你們‘逍遙派’全不相干?!笨祻V陵道:“師叔,你何必不認?‘逍遙派’的名字,若不是本門中人,外人是決計聽不到的。倘若旁人有意或無意的聽了去,本門的規矩是立殺無赦,縱使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殺之滅口?!碧撝翊蛄藗€寒噤,心道:“這規矩太也邪門。如此一來,倘若我不答應投入他們的門派,他們便要殺我了?”康廣陵又道:“師叔適才替大伙兒治傷的手法,正是本派的嫡傳內功。師叔如何投入本派,何時得到太師父的心傳,小侄不敢多問?;蛟S因為師叔破解了太師父的珍瓏棋局,我師父依據太師父遺命,代師收徒,代傳掌門人職位,亦未可知??偠灾?,本派的‘逍遙神仙環’是戴在師叔手指上,家師臨死之時向你磕頭,又稱你為‘掌門人’,師叔不必再行推托。推來推去,托來托去,也是沒用的?!?/p>

    虛竹向左右瞧了幾眼,見慧方等人正自抬了玄難的尸身,走向一旁,又見蘇星河的尸身仍是直挺挺的跪在地下,臉上露出詭秘的笑容,心中一酸,說道:“這些事情,一時也說不清楚,現下我師伯祖死了,真不知如何是好。老前輩……”康廣陵急忙跪下,說道:“師叔千萬不可如此稱呼,太也折殺小侄了!”虛竹皺眉道:“好,你快請起?!笨祻V陵這才站起。虛竹道:“老前輩……”他這三字一出口,康廣陵又是噗的一聲跪倒。虛竹道:“我忘了,不能如此叫你??煺埰饋??!比〕瞿抢先私o他的卷軸,展了開來,說道:“你師父叫我憑此卷軸,去設法學習武功。用來誅卻丁施主?!?/p>

    康廣陵看了看畫中的宮裝美女,搖頭道:“小侄不明其中道理,師叔還是妥為收藏,別給外人瞧見了。我師父生前既如此說,務請師叔看在我師父的份上,依言而行。小侄要稟告師叔的是,家師所中之毒,叫做‘三笑逍遙散’。此毒中于無形,中毒之初,臉上現出古怪的笑容,中毒者自己卻并不知道,笑到第三笑,便即氣絕身亡?!?/p>

    虛竹低頭道:“說也慚愧,尊師中毒之初,臉上現出古怪笑容,我以小人之心,妄加猜度,還道尊師不懷善意,倘若當時便即坦誠問他,尊師立加救治,便不致到這步田地了?!笨祻V陵搖頭道:“這‘三笑逍遙散’一中在身上,便難解救。丁老賊所以能橫行無忌,這‘三笑逍遙散’也是原因之一。人家都知道‘化功大法’的名頭,只因為中了‘化功大法’功力雖失,尚能留下一條性命來廣為傳播,一中‘三笑逍遙散’,卻是一瞑不視了?!?/p>

    虛竹點頭道:“這當真歹毒!當時我便站在尊師身旁,沒絲毫察覺丁春秋如何下毒,我武功平庸,見識淺薄,這也罷了,可是丁春秋怎么沒向我下手,饒過了我一條小命?”康廣陵道:“想來他嫌你本事低微,不屑下毒。掌門師叔,我瞧你年紀輕輕,能有多大本領?治傷療毒之法雖好,那也是我師父教你的,可算不了什么,丁老怪不會將你瞧在眼里的?!彼f到此處,忽然想到,這么說未免不大客氣,忙又說道:“掌門師叔,我這么說老實話,或許你會見怪,但就算你要見怪,我還是覺得你武功恐怕不大高明?!?/p>

    虛竹道:“你說得一點不錯,我武功低微之極,丁老賊……罪過罪過,小僧口出惡言,犯了‘惡口戒’,不似佛門弟子……那丁春秋丁施主確是不屑殺我?!?/p>

    虛竹心地誠樸,康廣陵不通世務,都沒想到,丁春秋潛入木屋,聽到蘇星河正在傳授治傷療毒的法門,豈有對虛竹不加暗算之理?哪有什么見他武功低微、不屑殺害?那“三笑逍遙散”是以內力送毒,彈在對方身上,丁春秋在木屋之中,分別以內力將“三笑逍遙散”彈向蘇星河與虛竹,后來又以此加害玄難。蘇星河惡戰之余,筋疲力竭,玄難內力盡失,先后中毒。虛竹卻甫得七十余載神功,丁春秋的內力尚未及身,已被反激了出來,盡數加在蘇星河身上,虛竹卻半點也沒染著。丁春秋與人正面對戰時不敢擅使“三笑逍遙散”,便是生恐對方內力了得、將劇毒反彈出來之故??祻V陵道:“師叔,這就是你的不是了。逍遙派非佛非道,獨來獨往,那是何等逍遙自在?你是本派掌門,普天下沒一個能管得你。你乘早脫了袈裟,留起頭發,娶他十七八個姑娘做老婆。還管他什么佛門不佛門?什么惡口戒、善口戒?”他說一句,虛竹念一句“阿彌陀佛”,待他說完,虛竹道:“在我面前,再也休出這等褻瀆我佛的言語。你有話要跟我說,到底要說什么?”康廣陵道:“啊喲,你瞧我真是老糊涂了,說了半天,還沒說到正題。掌門師叔,將來你年紀大了,可千萬別學上我這毛病才好。糟糕,糟糕,又岔了開去,還是沒說到正題,當真該死。掌門師叔,我要求你一件大事,請你恩準?!碧撝竦溃骸笆裁词乱覝试S,那可不敢當了?!笨祻V陵道:“唉!本門中大事,若不求掌門人準許,卻又求誰去?我們師兄弟八人,當年被師父逐出門墻,那也不是我們犯了什么過失,而是師父怕丁老賊對我們加害,又不忍將我們八人刺聾耳朵、割斷舌

    頭,這才出此下策。師父今日是收回成命了,又叫我們重入師門,只是沒稟明掌門人,沒行過大禮,還算不得是本門正式弟子,因此要掌門人金言許諾。否則我們八人到死還是無門無派的孤魂野鬼,在武林中抬不起頭來,這滋味可不好受?!?/p>

    虛竹心想:“這個‘逍遙派”掌門人,我是萬萬不做的,但若不答允他,這老兒纏夾不清,不知要糾纏到幾時,只有先答允了再說?!北愕溃骸白饚熂热辉S你們重列門墻,你們自然是回了師門了,還擔心什么?”

    康廣陵大喜,回頭大叫:“師弟、師妹,掌門師叔已經允許咱們重回師門了!”“函谷八友”中其余七人一聽,盡皆大喜,當下老二棋迷范百齡、老三書呆子茍讀、老四丹青名手吳領軍、老五閻王敵薛慕華、老六巧匠馮阿三、老七蒔花少婦石清露、老八愛唱戲的李傀儡,一齊過來向掌門師叔叩謝,想起師父不能親見八人重歸師門,又痛哭起來。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薛慕華道:“正是,六師弟馮阿三,本來是木匠出身。他在投入師門之前,已是一位巧匠,后來再從家師學藝,更是巧上加巧。七師妹姓石,精于蒔花,天下的奇花異卉,一經她的培植,無不欣欣向榮?!?/p>

    【2】馮阿三向薛慕華道:“五哥,這個地洞,瞧那木紋石材,當是建于三百多年之前,不知是出于哪一派巧匠之手?”薛慕華道:“這是我祖傳的產業,世代相傳,有這么一個避難的處所,何人所建,卻是不知了?!?/p>

    【3】一言未畢,忽然間砰的一聲巨響,有如地震,洞中諸人都覺腳底地面搖動,站立不穩。馮阿三失色道:“不好!丁老怪用炸藥硬炸,轉眼間便要攻進來!”

    【4】馮阿三道:“大師仗義相助,我們師兄弟十分感激。咱們還是從原路出去,好教那老怪大吃一驚?!北娙硕键c點頭稱是。

    【5】馮阿三道:“薛五哥的家眷和包風二位,都可留在此間,諒那老怪未必會來搜索?!卑煌蛩麢M了一眼,道:“還是你留著較好?!瘪T阿三忙道:“在下決不敢小覷了兩位,只是兩位身受重傷,再要出手,不大方便?!卑煌溃骸霸絺弥?,打起來越有勁?!狈栋冽g等都搖了搖頭,均覺此人當真不可理喻。當下馮阿三扳動機括,快步搶了出去。

    【6】軋軋之聲甫作,出口處只露出窄窄一條縫,馮阿三便擲出三個火炮,砰砰砰三聲響,炸得白煙瀰漫。三響炮響過去,石板移動后露出的縫口已可過人,馮阿三又是三個火炮擲出,跟著便竄了出去。

    【7】馮阿三雙足尚未落地,白煙中一條黑影從身旁搶出,沖入外面的人叢之中,叫道:“哪一個是星宿老怪,姓風的跟你會會?!闭且魂囷L風波惡。

    【8】丁春秋袍袖中接連飛出五點火星,分向康廣陵等五人射去,便只繞過了薛慕華一人??祻V陵雙掌齊推,震開火星。玄難雙掌搖動,劈開了兩點火星,但馮阿三、范百齡二人卻已身上著火。霎時之間,李傀儡等三人被燒得哇哇亂叫。

    【9】玄難跟著反手拍出兩掌,又撲熄了范百齡與馮阿三身上的磷火。其時鄧百川、公冶乾、康廣陵等已縱身齊上,向著星宿派眾弟子攻去。

    【10】如此走得八日,到第九日上,一早便上了山道。行到午間,地勢越來越高,終于大車再也無法上去。星宿派眾弟子將玄難等叫出車來。步行半個多時辰,來到一地,見竹蔭森森,景色清幽,山澗旁用巨竹搭著一個涼亭,構筑精雅,極盡巧思,竹即是亭,亭即是竹,一眼看去,竟分不出是竹林還是亭子。馮阿三大為贊佩,左右端相,驚疑不定。

    【11】那青年漢子從懷中取出一個炮仗,打火點燃。砰的一聲,炮仗竄上了天空。尋常炮仗都是“砰”的一聲響過,跟著在半空中“拍”的一聲,炸得粉碎,這炮仗飛到半空之后,卻拍拍拍連響三下。馮阿三向康廣陵低聲道:“大哥,這是本門的制作?!?/p>

    【12】康廣陵撲向蘇星河身上,薛慕華忙抓住他后心,奮力拉開,哭道:“師父身上有毒?!狈栋冽g、茍讀、吳領軍、馮阿三、李傀儡、石清露一齊圍在蘇星河身旁,無不又悲又怒。

    【13】師父在這屋內中了丁老賊的毒手,掌門師叔和大師兄還是別再進去的好,這老賊詭計多端,防不勝防?!笨祻V陵點頭道:“此言甚是!掌門師叔萬金之體,不能再冒此險?!毖δ饺A道:“兩位便在此處說話好了。咱們在四邊察看。以防老賊再使什么詭計?!闭f著首先走了開去,其余馮阿三、吳領軍等也都走到十余丈外。其實這些人除了薛慕華外,不是功力消散,便是身受重傷,倘若丁春秋前來襲擊,除了出聲示警之外,實無防御之力。

    【14】“函谷八友”中其余七人一聽,盡皆大喜,當下老二棋迷范百齡、老三書呆子茍讀、老四丹青名手吳領軍、老五閻王敵薛慕華、老六巧匠馮阿三、老七蒔花少婦石清露、老八愛唱戲的李傀儡,一齊過來向掌門師叔叩謝,想起師父不能親見八人重歸師門,又痛哭起來。

    【15】虛竹和丁春秋劇斗良久,苦無制他之法,聽得靈鷲宮屬下男女眾人叫他以“生死符”對付,見菊劍以酒水射到,當即伸手一抄,抓了一把,只見山后轉出九個人來,正是琴顛康廣陵、棋魔范百齡、書呆茍讀、畫狂吳領軍、神醫薛慕華、巧匠馮阿三、花癡石清露、戲迷李傀儡等“函谷八友”。這八人見虛竹和丁春秋拳來腳往,打得酣暢淋漓,當即齊聲大叫助威:“掌門師叔今日大顯神通,快殺了丁春秋,給我們祖師爺和師父報仇!”

    一秒鐘記住本站網址:http://www.dwyspamba.com,金庸小說全集

    看網友對小說天龍八部 馮阿三 的精彩評論

    流浪詩人hm:
    故事有些散亂,倒符合書名的含義,人生無常,也有各種巧合。不過這部書中的江湖卻有些讓我喜歡不起來,人物也是,除了喬峰,其他都算不得什么人物。
    長胡子的心臟:
    讀到喬峰就煩。從喬峰的段落就看出來確實是連載,想到哪里寫哪里。布局比其他差很多。
    大呆:
    陳世襄先生評金庸小說“意境有而復能深且高大,則惟需讀者自身才學修養,始能隨而見之”,不然則是“入寶山而空手回”
    大飛:
    近來失業在家,重讀此書。血洗聚賢莊,燕云十八騎闖少室山.....蕭峰,大英雄也。
    [已注銷]:
    看金庸的第五本書,已經覺得太羅嗦了。。。但是語言真的沒的說。
    夏天不要走:
    不出所料,男的多崇拜蕭峰,女的多喜段譽,哈哈。
    塵生杜若:
    貪嗔癡。。。 喬峰武功第二,第一是掃地僧了。 結尾王語嫣竟然沒和段譽在一塊,挺意外的。
    北溟客:
    最愛的還是天龍,射雕三部曲和笑傲江湖都要讓一頭。蕭峰少林寺前的立身行事實在讓人擊節稱快,不必等到雁門關再獻上膝蓋和眼淚。就連回目都喜歡的不行,天天YY有朝一日XXXXXXX。。。
    勤勞小豆:
    天龍八部 眾生百相。以前覺得蕭峰一時人杰 如今年歲漸長卻艷羨起包不同這位直腸子杠精。
    餡兒:
    每個人都很啰嗦
    重惠:
    跟木婉清時段譽頗是可惡,只見蠢氣;直至段譽追著王語嫣,其人呆氣方可謂生趣。不是他段譽變了,是二女不同。依鄙人看,要打人的木姑娘實然是可愛得多,復讀工具人王姑娘屬實憨得緊。因之,段譽在前者后死皮賴臉只能顯傻,同后者一起則是相得益彰、極為配合。自木姑娘改了稱呼,滿口段郎長短,也不可愛了。非鄙人量小,實是俠女變癡女,令人抱恨。此端是一明顯缺點,女人各個似這般,人物動因始終是某個男人,如此當然難寫出活的、真的、真的可愛的女人。 用書中一人物作喻老查筆力,便是那段正淳吧。乍看無腦,其實頗有鑿琢心意。各個都著迷,卻又似濫情。是故蕓蕓世界,漸迷人眼,反損己身道行。此外敘事飄亂,于閱讀節奏體驗是一傷。好在筆下有趣像樣人不少,如蕭峰、岳三。愛阿朱實是愛蕭峰,阿朱本身寫得就那樣。蕭峰——一個大英雄、好漢子。
    梁啟超:
    蕭峰,掃地僧,木婉清。。。。。。
    KST:
    新修版。對于人物的癡,小學時讀沒什么感覺,現在反倒覺得雖能理解卻不能接受,大概是對世事越來越看不透,自己也陷在其中了希望能更簡單一些罷。
    過熱·鋼筋:
    段譽從無到有神奇的獲得內力經歷,艷遇頻頻卻又都遇上親妹子,杰克蘇般豪華的身世,古體的文字著實讓人著迷。各個人物鮮活、自然,前后讀了兩遍
    道邊苦李:
    繼射雕三部曲之后看的第四部金庸小說,還是舊版的好,尤其是結尾一二章,新修版不愿意加章節,只能在劇情中強行穿插要交代和修改的人和事,就曉得沒頭沒腦,不合邏輯了。 拋開新舊版本爭議而言,還是很精彩的一部武俠,種種情情愛愛太狗血,高手養成記劇情均是“陰差陽錯”的大同小異,在金庸小說里總是以相似的形式出現。唯不說太多“武學淵源”的悲劇人物蕭峰,一生有情有義,卻又身世飄零,半生矛盾悲涼,郁郁自戕。 看完除了劇情,倒想不起過多“臺詞“,莫名記得的一句是:蕭峰臉露苦笑,心頭涌上一陣悲涼之意:“倘若無仇無怨便不加害,世間種種怨仇,卻又從何而生”?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