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as883"></bdo>

    <div id="as883"><span id="as883"><button id="as883"></button></span></div>
  • <dl id="as883"></dl>
    <address id="as883"></address>
    1. 金庸小說作品全集 > 金庸大全 > 人物大全 > 天龍八部 >

    黃眉和尚

    人物大全:天龍八部    作者:金庸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白色 選擇字體: 宋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 恢復默認

    中文名:黃眉和尚

    別稱:無

    所屬書籍:天龍八部

    出現次數:2次

    屬性:人物

    書中描述

    【1】忽聽得一個蒼老的聲音笑道:“段賢弟,你心中有何難題?”保定帝回過頭來,只見一個滿臉皺紋、身形高大的老僧從小舍中推門出來。這老僧兩道焦黃長眉,眉尾下垂,正是黃眉和尚。

    【2】保定帝雙手拱了拱,道:“打擾大師清修了?!秉S眉和尚微笑道:“請進?!北6ǖ劭绮阶哌M小舍,見兩個中年和尚躬身行禮。保定帝知是黃眉和尚的弟子,當下舉手還禮,在西首一個蒲團上盤膝坐下,待黃眉和尚在東首的蒲團坐定,便道:“我有個侄兒段譽,他七歲之時,我曾抱來聽師兄講經?!?/p>

    一秒鐘記住本站網址:http://www.dwyspamba.com,金庸小說全集

    看網友對小說天龍八部 黃眉和尚 的精彩評論

    有貓餅:
    以前年紀小喜歡的角色是段譽,現在重讀小說覺得段譽好傻好癡呆。而蕭峰的豪邁氣概和阿朱用生命托付的深情實在讓人感慨,真是命運弄人
    一葉知一年四季:
    不喜歡男主。 但是南帝段正淳段王爺現在看來應該屬于魚腩了!欠這么多風流債,唯一的兒子卻不是自己的,算是報應了。
    田小堅持:
    一直想看,就看了。然后,迷了。之后,控制自己。
    潛意識:
    我看得第二本金庸大俠的書,最喜歡段譽啦。
    拜拜:
    我只喜歡喬峰那條線。
    龍偉平:
    已經超出武俠領域的武俠小說,經典角色太多,不久的將來也許會成為新名著。
    Asita:
    反正鳩摩智丁春秋段延慶在中原做啥你們都不討伐蕭峰殺了幾個人就全江湖都沸騰了……
    左臉吃飯:
    今年份的舊版天龍八部。喬峰一拳把智光打吐,說不定可以看到帶頭大哥的名字。蕭遠山的師父是漢人他居然不會說漢語寫漢字,他的功夫居然勝得過丐幫幫主和少林方丈等二十一人圍攻,他師父究竟是誰。 王玉燕中了悲酥清風在磨坊還拔了一把金釵送給農家小妹。我覺得后來蕭遠山和慕容博兩個人都做了相反的事情,應該蕭遠山以彼之道陷害慕容復,慕容博殺喬峰的恩人陷害喬峰,不然怎么也說不過去,為兒子處處樹敵是什么心態。這次坦然接受了阿朱和蕭峰的死,活著真沒意思。游坦之練易筋經有了理論支撐,儼然成為第四主人公了,羅哲星滋事比明王挑釁更合理。段譽游坦之相似度五成,我和慕容復相似度多少。 民族大義往往是卑鄙者的遮羞布,慕容博康敏之流陷害別人利己圖私就以民族大義為幌子,這種事情現在仍然屢見不鮮。
    花不錯:
    喜歡金庸不時間流露出的文雅,譬如“山茶朝露”美至極。個人比較喜歡掃地僧的態度(有人說是武功最強的角色喲)。雖然事武俠小說,但是我還是覺得人性在小說里的重要性,能稱之為惡人的絕非不是罪惡之極,雖然我還是喜歡丁春秋惡而不厭,不知道為什么。
    大崎娜娜:
    金庸的小說給我的感覺就是老太太的裹腳布又臭又長
    木羽:
    寢室裡同學看起了胡軍那版的電視劇,讓我想起在飛機上一口氣看完的原著。補標記一下。應該是金庸最好的一本書之一,也是我最中意的一本。
    S1gma:
    最后王語嫣和段譽性格變化很奇怪。本來和鳩摩智在洞里,把到手的,后面突然說是段譽的心魔,因為洞里的雕像對王語嫣自帶光環,就對王語嫣冷漠了。那娶了鐘靈也說不過去啊。后來王語嫣找長生不老也是很奇怪的。喬峰真是悲劇,慘。銀川公主把梅蘭竹菊給了段譽明明是女人的私心哈哈。
    不舍晝夜:
    年初買了這個明河版,夏天復習了一遍,感覺不如以前看那么好。主要是第一冊中,段譽哼哼唧唧、唧唧歪歪、歪歪扭扭、扭扭捏捏的,越看越不喜。黃眉僧一出來,天龍寺一開打,就開始好起來。所以當時想給4星。今天晚間7點,金庸去世了,青春期正式結束。想起這書,還是妥妥地5星。金庸是中國現當代最偉大的作家,應該享受下半旗的待遇。
    351一霸:
    估計是看的最久的小說了,每天睡前看一點
    馬尾琴:
    把一個找爹爹的故事寫得這般跌宕起伏,也只有金老先生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