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as883"></bdo>

    <div id="as883"><span id="as883"><button id="as883"></button></span></div>
  • <dl id="as883"></dl>
    <address id="as883"></address>
    1. 金庸小說作品全集 > 金庸大全 > 人物大全 > 笑傲江湖 >

    王誠

    人物大全:笑傲江湖    作者:金庸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白色 選擇字體: 宋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 恢復默認

    中文名:王誠

    別稱:無

    所屬書籍:笑傲江湖

    出現次數:4次

    屬性:人物

    書中描述

    【1】任我行袍袖輕輕一拂,黑白子立足不定,仰天一交摔了出去,砰的一聲,腦袋重重撞在墻上。任我行冷笑道:“你功力已失,廢人一個,沒的糟蹋了我的靈丹妙藥?!鞭D頭說道:“秦偉邦、王誠、桑三娘,你們不愿服我這靈藥,是不是?”

    【2】那中年婦人桑三娘躬身道:“屬下誓愿自今而后,向教主效忠,永無貳心?!蹦前掷险咄跽\道:“屬下謹供教主驅策?!眱扇俗叩阶肋?,各取一枚丸藥,吞入腹中。他二人對任我行向來十分忌憚,眼見他脫困復出,已然嚇得心膽俱裂,積威之下,再也不敢反抗。

    【3】王誠喝道:“這老兒不遵教主令旨,畏罪自盡,須當罪加一等。你們兩個家伙又吵些甚么?”丹青生滿臉怒容,轉過身來,便欲向王誠撲將過去,和他拚命。王誠道:“怎樣?你想造反么?”丹青生想起已然服了三尸腦神丹,此后不得稍有違抗任我行的意旨,一股怒氣登時消了,只是低頭拭淚。

    【4】跟著便有家丁上來擺陳杯筷,共設了六個座位。鮑大楚道:“擺三副懷筷!咱們怎配和教主共席?”一面幫著收拾。任我行道:“你們也辛苦了,且到外面喝一杯去?!滨U大楚、王誠、桑三娘一齊躬身,道:“謝教主恩典?!甭顺?。

    一秒鐘記住本站網址:http://www.dwyspamba.com,金庸小說全集

    看網友對小說笑傲江湖 王誠 的精彩評論

    木蘭:
    為了把閨女從斗羅大陸之類的垃圾書那里拉過來,不得不使出金庸作為殺手锏,笑傲江湖首戰告捷。閨女看完心得如下:東方不敗不是反派,他都沒有阻礙過令狐沖;五岳劍派比魔教還邪;令狐沖怎么就被洗了腦?——看完了,沖哥的心理活動描寫是不是金庸小說之冠?
    Leila:
    喜歡虛竹和夢姑 令狐沖和任盈盈
    穿風衣的貓:
    是本權謀mba的案例書。
    已注銷:
    浪漫主義的愛恨情仇真的是很精彩!
    克拉拉加蘇爾:
    滿紙江湖恩仇,道盡魏晉風流。
    Frankie早:
    一共40章,任盈盈在第14章才出現!難怪影視化時改編得如此嚴重,不然女演員豈不是薪酬來得太容易,觀眾大概也會耐不住性子……第一次讀《笑傲江湖》原著,發現任盈盈才是我最喜歡最欣賞的金庸女主
    [已注銷]:
    中學那會非常著迷
    蛋殼計劃:
    令狐沖學到絕技之前沒什么意思,勉強著努力了幾次讀下來了還是非常不錯的。特別是后半部分高潮迭起,很過癮。金庸鐵桿粉絲的閨蜜說這本是講人性的。人么,都不過如此。我打一開始就看岳不群不是什么好餅,但是直到今天讀完,還是不敢理直氣壯的批評任何一個人物。有什么資格去評價呢?我也不是君子??!平時也經常反思自己的所作所為所想,有時也覺得自己卑鄙,但是我想我能有勇氣面對自己的卑劣本身就是一種進步吧。我不太喜歡盈盈,為岳靈珊可惜,期待東方不敗出場,沒想到幾下子就死了……其余的沒什么想說的了。
    阿巴廝:
    想要做令狐沖這樣的人,哪怕沒有半點功夫。東方不敗黑木崖死之后,好像劇情有點不夠精彩,總覺得結局不夠高。
    不良生:
    幼時最喜天龍,眼花繚亂好不熱鬧;少年時又偏愛神雕,通篇一個情字了得;現如今三十有加,終了才愈覺笑傲最佳。寫政治,寫盛衰,寫陰謀,寫權欲,寫人心,寫人性,整本笑傲都抵達極致之境了。又及,儀琳才是我最喜歡的金庸女性角色了吧。令狐沖心中,岳靈珊是一聲嘆息,任盈盈是一份慰藉,儀琳之于他,大抵是懸空寺上一縷淺風,曾清涼無憂罷了。
    Mr.Chaos:
    金庸的書最喜歡的就這部
    ksbingp:
    經典啊,TVB呂頌賢那個還原度還挺高的
    7!1107us!0Ro0n:
    要有智力。。然后。。要有一顆正義的心。。哈哈。。。
    阿玖:
    金庸作品里最愛的
    Vo:
    前三本極好看,結局一本倒是平平。最動心的仍是那一夜,儀琳小師妹睜著水靈靈的眼睛望向令狐沖,瓜田里累累生滿西瓜,那是一個人能給另一個人獻上的,最珍貴的禮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