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as883"></bdo>

    <div id="as883"><span id="as883"><button id="as883"></button></span></div>
  • <dl id="as883"></dl>
    <address id="as883"></address>
    1. 首頁 > 金庸大全 > 人物大全 > 笑傲江湖

    白二白二

    笑傲江湖 人物大全    作者:金庸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白色 選擇字體: 宋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 恢復默認

    中文名:白二

    別稱:無

    所屬書籍:笑傲江湖

    出現次數:16次

    屬性:人物

    書中描述

    【1】五騎馬一出城門,少鏢頭林平之雙腿輕輕一挾,白馬四蹄翻騰,直搶出去,片刻之間,便將后面四騎遠遠拋離。他縱馬上了山坡,放起獵鷹,從林中趕了一對黃兔出來。他取下背上長弓,從鞍旁箭袋中取出一支雕翎,彎弓搭箭,刷的一聲響,一頭黃兔應聲而倒,待要再射時,另一頭兔卻鉆入草叢中不見了。鄭鏢頭縱馬趕到,笑道:“少鏢頭,好箭!”只聽得趟子手白二在左首林中叫道:“少鏢頭,快來,這里有野雞!”

    【2】五人在林中追逐鳥獸,史、鄭兩名鏢頭和趟子手白二、陳七湊少鏢頭的興,總是將獵物趕到他身前,自己縱有良機,也不下手。打了兩個多時辰,林平之又射了兩只兔子,兩只雉雞,只是沒打到野豬和獐子之類的大獸,興猶未足,說道:“咱們到前邊山里再找找去?!?/p>

    【3】若在往日,店主人老蔡早已搶出來接他手中馬韁:“少鏢頭今兒打了這么多野味啊,當真箭法如神,當世少有!”這么奉承一番。但此刻來到店前,酒店中卻靜悄悄地,只見酒爐旁有個青衣少女,頭束雙鬟,插著兩支荊釵,正在料理酒水,臉兒向里,也不轉過身來。鄭鏢頭叫道:“老蔡呢,怎么不出來牽馬?”白二、陳七拉開長凳,用衣袖拂去灰塵,請休平之坐了。史鄭二位鏢頭在下首相陪,兩個趟子手另坐一席。

    【4】這時史鏢頭也已和那姓賈的動上了手,白二將鄭鏢頭扶起。鄭鏢頭破口大罵,上前夾擊那姓余的。林平之道:“幫史鏢頭,這狗賊我料理得了?!?/p>

    【5】史鄭二鏢師大驚,便欲撇下對手搶過來相救,但那姓賈的拳腳齊施,不容他二人走開。趟子手白二提起獵叉,向那姓余的后心戳來,叫道:“還不放手?你到底有幾個腦……”那姓余的左足反踢,將獵叉踢得震出數丈,右足連環反踢,將白二踢得連打七八個滾,半天爬不起來。陳七破口大罵:“烏龜王八蛋,他媽的小雜種,你的奶的不生眼珠子!”罵一句,退一步,連罵八九句,退開了八九步。

    【6】史鏢頭心下尋思:“福威鏢局三代走鏢,江湖上斗毆殺人,事所難免,但所殺傷的沒一個不是黑道人物,而且這等斗殺總是在山高林密之處,殺了人后就地一埋,就此了事,總不見劫鏢的盜賊會向官府告福威鏢局一狀?然而這次所殺的顯然不是盜賊,又是密邇城郊,人命關天,非同小可,別說是鏢局子的少鏢頭,就算總督、巡按的公子殺了人,可也不能輕易了結?!卑櫭嫉溃骸霸蹅兛鞂⑹着驳骄频昀?,這里鄰近大道,莫讓人見了?!焙迷谄鋾r天色向晚,道上并無別人。白二、陳七將尸身抬入店中。史鏢頭低聲道:“少鏢頭,身邊有銀子沒有?””林平之忙道:“有,有,有!”將懷中帶著的二十幾兩碎銀子都掏了出來。

    【7】史鏢頭帶著白二、陳七,將尸首埋在酒店后面的菜園之中,又將店門前的血跡用鋤頭鋤得干干凈凈,覆到了土下。鄭鏢頭向薩老頭道:“十天之內,我們要是沒聽到消息走漏,再送五十兩銀子來給你做棺材本。你倘若亂嚼舌根,哼哼,福威鏢局刀下殺的賊子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再殺你一老一少,也不過是在你菜園子的土底再添兩具死尸?!彼_老頭道:“多謝,多謝!不敢說,不敢說!”

    【8】趟子手陳七道:“白……白二死了?!?/p>

    【9】林震南吃了一驚,問道:“是誰殺的?你們賭錢打架,是不是?”心下好生著惱:“這些在江湖上闖慣了的漢子可真難以管束,動不動就出刀子,拔拳頭,這里府城之地,出了人命可大大的麻煩?!标惼叩溃骸安皇堑?,不是的。剛才小李上毛廁,見到白二躺在毛廁旁的菜園里,身上沒一點傷痕,全身卻已冰冷,可不知是怎么死的。怕是生了甚么急病?!绷终鹉虾袅丝跉?,心下登時寬了,道:“我去瞧瞧?!碑敿醋呦虿藞@。林平之跟在后面。

    【10】到得菜園中,只見七八名鏢師和趟子手圍成一團。眾人見到總鏢頭來到,都讓了開來。林震南看白二的尸身,見他衣裳已被人解開,身上并無血跡,問站在旁邊的祝鏢頭道:“沒傷痕?”祝鏢頭道:“我仔細查過了,全身一點傷痕也沒有,看來也不是中毒?!绷终鹉宵c頭道:“通知帳房董先生,叫他給白二料理喪事,給白二家送一百兩銀子去?!?/p>

    【11】一名趟子手因病死亡,林震南也不如何放在心上,轉身回到大廳,向兒子道:“白二今天沒跟你去打獵嗎?”林平之道:“去的,回來時還好端端的,不知怎的突然生了急病?!绷终鹉系溃骸班?,世界上的好事壞事,往往都是突如其來。我總想要打開四川這條路子,只怕還得用上十年功夫,哪料得到余觀主忽然心血來潮,收了我的禮不算,還派了四名弟子,千里迢迢的來回拜?!?/p>

    【12】這時又有幾名鏢師、趟子手奔進廳來。一名鏢師皺眉道:“鄭兄弟死在馬廄里,便跟白二一模一樣,身上也是沒半點傷痕。七孔既不流血,臉上也沒甚么青紫浮腫,莫非……莫非剛才隨少鏢頭出去打獵,真的中了邪,沖……沖撞了甚么邪神惡鬼?!?/p>

    【13】這時天色已黑,林震南教人提了燈籠在旁照著,親手解開鄭鏢頭的衣褲,前前后后的仔細察看,連他周身骨骼也都捏了一遍,果然沒半點傷痕,手指骨也沒斷折一根。林震南素來不信鬼神,白二忽然暴斃,那也罷了,但鄭鏢頭又是一模一樣的死去,這其中便大有蹊蹺,若是黑死病之類的瘟疫,怎地全身渾沒黑斑紅點?心想此事多半與兒子今日出獵途中所遇有關,轉身問林平之道:“今兒隨你去打獵的,除了鄭鏢頭和白二外,還有史鏢頭和他?!?/p>

    【14】陳七膽子大了些,插嘴道:“白二用鋼叉去搠那家伙,給他反腳踢去鋼叉,又踢了個筋斗?!绷终鹉闲念^一震,問道:“他反腳將白二踢倒,又踢去了他手中鋼叉?那……那是怎生踢法的?”陳七道:“好像是如此這般?!?/p>

    【15】林震南向崔鏢頭道:“老崔,你以為怎樣?”崔鏢頭道:“我看史鏢頭、鄭鏢頭、與白二之死,定和這一老一少二人有關,說不定還是他們下的毒手?!?/p>

    【16】林平之于是將日間如何殺了那四川漢子、史鏢頭又如何死在那小酒店中等情一一說了。白二和鄭鏢頭暴斃之事,王夫人早已知道,聽說史鏢頭又離奇斃命,王夫人不驚反怒,拍案而起,說道:“大哥,福威鏢局豈能讓人這等上門欺辱?咱們邀集人手,上四川跟青城派評評這個理去。連我爹爹、我哥哥和兄弟都請了去?!蓖醴蛉俗杂资且还膳Z火爆的脾氣,做閨女之時,動不動便拔刀傷人,她洛陽金刀門藝高勢大,誰都瞧在她父親金刀無敵王元霸的臉上讓她三分。她現下兒子這么大了,當年火性仍是不減。

    一秒鐘記住本站網址:http://www.dwyspamba.com,金庸小說全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