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as883"></bdo>

    <div id="as883"><span id="as883"><button id="as883"></button></span></div>
  • <dl id="as883"></dl>
    <address id="as883"></address>
    1. 金庸小說作品全集 > 金庸小說 > 金庸小說修訂版 > 射雕英雄傳 >
    射雕英雄傳

    《射雕英雄傳》修訂版

    本書作者:金庸

    版本:修訂版

    出版時間:1980年

    出版社:三聯出版社

    小說簡介:

    《射雕英雄傳》是金庸的代表作之一,作于一九五七年到一九五九年,在《香港商報》連載?!渡涞瘛分械娜宋飩€性單純,郭靖誠樸厚重、黃蓉機智狡獪,讀者容易印象深刻。這是中國傳統小說和戲劇的特征,但不免缺乏人物內心世界的復雜性。由于人物性格單純而情節熱鬧,所以《射雕》比較得到歡迎, 被拍成各種語種的電影和電視劇在全球眾多國家和地區熱播。本書為修訂版《射雕英雄傳》小說。其他版入口:舊版《射雕英雄傳》小說、新修版《射雕英雄傳》小說。

    南宋寧宗慶元年間(1195-1200年)的一個歲末,隱居臨安郊外的忠良之后郭嘯天、楊鐵心家遭橫禍,被與金國王子完顏洪烈勾結的南宋官府害死,已懷身孕的郭夫人李萍、楊夫人包惜弱也雙雙失蹤,噩耗傳來,郭、楊的好友全真教道士丘處機怒不可遏,對殺害郭、楊的兇手進行了追殺。他惦念失散的朋友家眷,在臨安一帶四處奔走打探未果;接著又因受奸人蒙騙在嘉興與江南七怪發生沖突,兩敗俱傷。事后,丘處機與江南七怪識破奸人陰謀,釋兵言和,丘處機相約江南七怪一同尋人,由自己去救助楊鐵心妻子包惜弱,江南七怪去救助郭嘯天妻子李萍,并各自將兩家的孩子教養成人,十八年后重會嘉興。江南七怪義薄云天,慨然應諾。

    郭妻李萍在丈夫遇難后,先受到南宋軍官段天德挾持,后又為金兵所俘,一路漂流到了蒙古大漠,懷胎十月后產下一子,李萍依丈夫遺言為孩子取名郭靖。

    光陰飛轉,轉眼郭靖已經六歲,這一年他因舍命保護……

    看網友對小說射雕英雄傳 金庸小說 / 金庸小說修訂版 / 射雕英雄傳 的精彩評論

    不知名的狗子:
    驚喜是梅超風也不是完全面目可憎的惡人,歐陽鋒有時候也挺可愛,出場不多的尹志平竟是蠢萌小道士的屬性。郭靖似乎和哈姆雷特有一樣的延宕模式,那個記掛社會國家的面貌在那么一瞬間還劃出了列文的模樣!
    急促的奔跑起來:
    三本下來,進益顯著。不僅把之前的群像改為了一條貫穿始終的主線,而且人物的個性鮮明。壞也壞在個性鮮明上,人性好壞不能單一決斷,在這里卻可清晰劃分。這種純粹簡單,也是武俠吸引人的地方。小時候看我并不如何懂得黃蓉的好,甚至覺得他們并不合適,只是主角光環沒法抵擋?,F在再看,心態全然不同 ,他們是很好的,甚至是恰到好處的那種好。
    志明:
    太太太好看了,看到無法自拔。
    快去練雙截棍:
    小說是好看的,文風大氣,自成一派,人物形象鮮活,情節跌宕起伏,但是感覺故事情節中的巧合還是比較多的,很多情節是靠人物腦子抽風來推進的,再有就是很多人都不是正常人,行為邏輯都不太理解。郭靖得知黃老邪殺了自己的師父,氣得要報仇,但是真相大白,得知兇手是歐陽鋒楊康,他倒不計較了???????
    將翱將翔:
    20世紀中文小說100強 No.29
    肥兔:
    很多笑點.完美的愛情
    John Smith:
    郭靖,俠之大者
    時間.世界:
    【看過電視版】
    240*115*53:
    不得不看的經典武俠!
    在逃黃油啤酒:
    喜歡黃老邪和黃蓉!還有洪七公!
    了了的世界:
    郭靖有一位非常偉大的母親。
    阿爾蒙德薩:
    大二的期末季讀完了第一套金庸。小時候看電視劇的時候還挺討厭黃蓉的,但小說里的她聰明靈動活潑可愛,確實招人喜歡啊~ 最驚嘆的還是金庸對故事情節的展開和對節奏的把握。不僅是整本書的故事引人入勝,每一章節也都張弛有度、令人欲罷不能。
    ladbat:
    老邪哥一個帥~~
    Apollo:
    楊康也是我的心頭好,或許因為他最像個真實的凡人。相比后期作品,《射雕》更像一場鬧哄哄的戲劇,靠誤會打斗走完全程。當然也留下了幾個赫赫有名的角色,東邪西毒南帝北丐,各有各的性格命運。哎,最羨慕自然是周伯通咯。
    登山觀海:
    黃藥師的情節修改的真是莫名其妙……重讀了一遍之后,發現所有的射雕影視劇都無法還原書中的黃蓉。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