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as883"></bdo>

    <div id="as883"><span id="as883"><button id="as883"></button></span></div>
  • <dl id="as883"></dl>
    <address id="as883"></address>
    1. 金庸小說作品全集 > 金庸小說 > 金庸小說修訂版 > 笑傲江湖 >
    笑傲江湖

    《笑傲江湖》修訂版

    本書作者:金庸

    版本:修訂版

    出版時間:1980年

    出版社:三聯出版社

    小說簡介:

    《笑傲江湖》是作家金庸1967年開始創作的一部作品,1969年完成,屬于其后期作品,最初連載于《明報》。“笑傲江湖”源自吳承恩著《西游記》中的一句詞。該書沒有時代背景,“類似的情景可以發生在任何朝代”。笑傲江湖折射政治斗爭,同時也表露對斗爭的哀嘆,具有一定的政治寓意。本書為修訂版《笑傲江湖》小說。其他版入口:舊版《笑傲江湖》小說、新修版《笑傲江湖》小說。

    《笑傲江湖》中,主角令狐沖本著自己的天性行事,對于外界的評議,一概置之不理,我行我素,為自己活著,不為他人的評議而活?!该T」令狐沖和「魔教」任盈盈相戀,卻「千秋萬載,永為夫婦」;魔教妖女大獲全勝,江湖道統大敗虧輸,這是《笑傲江湖》的主旨?!缎Π两窙]有任何歷史背景,純敘江湖上事,在一連串的曲折、奸謀之中,逐漸暴露偽君子的面目,解決了正、邪的真正意義,這是一部寫盡人性的小說。

    看網友對小說笑傲江湖 金庸小說 / 金庸小說修訂版 / 笑傲江湖 的精彩評論

    常玉的貓:
    第一次看武俠,第一次不期待感情情節,但還是對武俠不感冒。越看越覺得自己也是一枚俠女。
    黑丁訶德:
    金庸小說里最喜歡的一部。無數次地凝望:令狐與儀琳的流螢夏夜、劉正風與曲洋的廣陵絕響、風清揚與令狐沖的獨孤九劍、莫大先生的衡山云霧滅費彬及瀟湘夜雨、令狐癡等小師妹的落寞背影——“若非空山寂寂,便是陸大有佝僂著身子快步強崖的形象”、
    好好吃飯:
    我實在不算認真..
    Outman斯靜:
    看過兩遍,不算多。 令狐沖對小師妹的深情,令人唏噓不已
    Hilfert:
    盈盈是個好姑娘。
    肚小皮:
    令狐沖是金庸筆下最慘的男主吧 無爹無娘 長得也不帥 從頭病到尾 從頭一直很倒霉 苦戀小師妹 得來一身好功夫最后也是歸隱了 最后是娶了大美女 但是心中最愛依然是小師妹即使她死了 對盈盈的感情也是“她待我如此情深意重,我自當為她粉身碎骨” 哎哎哎哎哎哎哎 看完之后依舊無法自拔 令狐沖啊令狐沖啊 哎
    未央不睡:
    大師珍本要重溫。
    咸魚:
    功力深厚,且比古龍略高一籌
    清風劍:
    每次看的感受都不一樣?,F在看覺得是一般比較強的網絡小說,里面還是有些地方寫的不夠細膩。比如里面的桃谷六仙,就有點網絡小說里用來撐字數的意味。再比如任我行,他一天不死就會搞的盈盈和令狐沖不和,致盈盈以不孝不義,于是安排一下自然死亡,于是大團圓結局。令狐沖內力不強,劍法無敵,感覺好bug,一碰上去就吸收內力。。。
    筱堂:
    從前武俠讀得太少,此次算是補課,斷續看完,殊覺蕩氣回腸,愛不釋手。書中的令狐沖不知是否金庸最喜歡的角色,在我看來,確是光明磊落,俠骨柔情,令人欽佩。此外女子如盈盈、儀琳、岳靈姍,男子如風清揚、方證大師、桃谷六仙等,都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東方不敗、岳不群、任我行三人,都算得是一代梟雄,可惜收場有些草草。原是正邪勢不兩立的世界,到后來幾乎掉了個頭,可知善善惡惡并非那么簡單。值得注意的是,這本小說還有寓意深刻的一面,說什么千秋萬載、一統江湖,大概離政治專制不遠,令狐沖的反對,頗有抗爭的味道。大儒孟子說過“物之不齊,物之情也”的話,西哲羅素也主張“參差多態乃是幸福的本源”,東海西海,心理攸同,此在今日看來,尤覺意味深長。儒者以文亂法,俠者以武犯禁,殊途而同歸,無非是為這濁世鳴不平罷了。筱堂記于望岳樓
    十二烷:
    岳靈珊死的時候我想結尾怎樣也無所謂了,華山上朝夕相對,嵩山頂同生共死,可惜原來緣分真的是用來證明,你還是不愛我這件事情。
    9:
    讀的是這一版,還記得當年讀完恍若隔世的感覺。我想要的自由金庸給我了。
    Crystal:
    政治影射明顯,有大量對現實的直白諷喻。
    偶陣雨:
    笑傲江湖和天龍八部是我最喜歡的兩部了~
    石汗:
    潑辣的男性視角;故事好長看了我15個小時;只覺得是男性視角,讀得不甚舒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